在線教育站到了“風口”?創業者:其實很難

2020年04月22日15:20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在線教育站到了“風口”?這位少兒音樂創業者說“其實很難,唯絕地求生”

  摘要:疫情總會過去。與其這時候花大價錢進行流量爭奪,不如把課程設計好,切實提高用戶轉化率。

  這是沈彥樹第二次創業。

  他自小便是琴童,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學系科班出身。此前,他做過公務員,卻難舍相伴一路的音樂。2014年下海之后,他成了VIP陪練的早期投資人之一。這是一個由郎朗代言的,真人在線一對一樂器陪練。

  項目發展到了一定規模以后,沈彥樹卻有了新的想法:“有沒有可能設計出自己的音樂產品和課程?”經過多番研究和考察之后,他的最新創業項目vipSing,一個真人在線互動少兒綜合音樂教育平台在今年3月18日正式上線。

  疫情之下,孩子們停課不停學,各類在線教育需求大增。身邊有很多人對沈彥樹說:“這下你們站在‘風口’上了”“正是發展的好機遇”……他卻對此非常冷靜:“機遇當然有,但對於我們初創企業來說,困難其實遠大於你們的想象。我們隻能絕地求生。”

   創造一個全新在線少兒聲樂課程體系

  當孩子准時打開vipSing后,音樂老師如約而至——

  短短的35分鐘音樂課,在舞台模式中,他們可以跟著老師隨心而唱﹔在課件模式中,老師更注重歌曲的趣味講解﹔在白板模式中,老師書寫五線譜上等樂理知識,他們可以跟著畫,還能互相比對、隨時修改﹔在樂器模式中,他們可以跟著老師,在Ipad等客戶端彈出美妙的音符。

  老師採用標准化課件,進行一對四的教學。沈彥樹說,目前效果達到了預期:vipSing正式上線不到一個月,體驗課導流的成單率達到近60%。

  對於為何要採取這樣的音樂學習模式,沈彥樹先講了自己的故事:“我有兩個兒子,一個7歲一個5歲,都是4歲起開始學琴。於我而言,都覺得孩子學琴困難重重。音樂啟蒙,真的隻有學琴一條路嗎?”

  這也讓他想通了一個問題:“音樂學習主要分為聲樂載體和器樂載體。相對而言,器樂的初期學習更需要面對面的指法等練習,而聲樂門檻較低,以此作為切入點更符合音樂學習的規律,且初期接受過聲樂學習的學生,更容易切入到器樂學習。一款性價比較高的在線聲樂教育產品,應該會更容易被中國家庭接受。”

  基於這樣的理念,他和合伙人、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系的葉婷一拍即合。“vipSing不是簡單的聲樂教育,而是創造一個全新在線少兒聲樂課程體系,這也是國內目前缺乏的。課程由少兒音樂教育學者、作曲家、心理學家、專業插畫師共同研發,通過節奏念謠、自然歌唱、體態律動、戲劇表演、樂器合奏、即興創編、名曲欣賞、樂理認知等內容,幫助孩子們漸進式地學習音樂,也融入了各大主流音樂考級的內容。”

  沈彥樹(右)與合伙人葉婷

   至今沒有相似產品,卻隻能小步快跑

  受到疫情影響,全國2億中小學生紛紛涌向在線教育。一時間,在線教育行業烽煙正起,成為在線經濟新的增長點。但是對於類似vipSing這樣的初創企業,其實困難遠大於此前。

  由於疫情,當時很多員工沒法回上海。技術研發人員不能正常到崗,產品無法線下推廣,合作單位沒有正常復工……所有這一切,都對成本端造成重要影響,也讓此前從未擔心現金流的沈彥樹著急起來。

  順理成章地,融資被更早提上了日程。然而,受經濟低迷的大環境影響,投資人也變得更加謹慎起來。“以前是投資人追著你聊,現在是你得追著投資人聊。”沈彥樹坦言,“原本想在用戶教育期做得更完善,慢慢做到爆發點,現在隻能小步快跑,更多採取融資的打法。眼下,正在進行pre-A輪的千萬級融資。”

  更顯而易見的,是大量在線產品擠入教育跑道。“當大量的在線教育產品同時擺在孩子面前的時候,家長會選擇什麼?顯然以語數外為主的學科教育以及成熟的教育品牌佔優。但即便這樣,在線教育產品普遍先打免費體驗牌,究竟能有多少人轉化成有效用戶的效果也存疑。”

  在沈彥樹看來,被迫殺入戰局的vipSing最大的優勢便是:至今沒有相似產品。由於中國人口基數大,在線教育在細分賽道上的絕對人數仍然很多。

  為了幫助企業渡過難關,vipSing所在的江灣鎮街道和虹口團區委牽線搭橋投融資機構,幫助企業解決現金流問題﹔通過“虹口江灣”公眾號,搭建線上招聘平台,幫助尋找適合企業發展的優秀青年人才﹔還聯系彩虹灣白領公寓,為企業員工解決住宿問題。“這些措施很實在,也幫助我們捱過了最困難的時候。”沈彥樹說。

   音樂教育不能功利化

  在採訪的過程中,沈彥樹一點也不避諱自己的“理想主義”情懷。

  “我特別反對把音樂教育功利化,它應該是一種伴隨孩子們一生的素養。在我的身邊,有太多這樣的例子:學音樂就是被迫考級,十級考出來之后,孩子厭煩地連鋼琴也不要碰了。”沈彥樹說。

  也因為此,vipSing上線的歌曲,都是他與合伙人葉婷原創的。按照要求,這些原創歌曲的風格既要適齡化也要國際化,包含多種語言並融合民族特色,涵蓋古典、流行、爵士、搖滾、hiphop、國風等風格。截至目前,他們已創作了39首歌曲,其中16首已申請了知識產權保護。

  vipSing所有的老師都要經過嚴格培訓才能上崗,初期的12位老師均來自上海音樂學院和上師大音樂學院,基礎較好,培訓期一般是兩周,隨著課程的增加以及老師隊伍的擴容,未來老師的培訓時間將達到3個月。而課程的標准化設置,讓老師的個體化發揮空間不超過10%。

  在沈彥樹的設想中,目前vipSing推出的線上音樂教育屬於第一階段,主要針對3—7歲孩子,打好孩子的音樂基礎,並為孩子學習樂器做好准備,長遠的課程規劃針對3—14歲孩子,在明年初的第二階段,將把線上和線下音樂教育資源結合,針對孩子適合的樂器做匹配服務,到了第三階段,還將推出少兒作曲編曲的課程,讓孩子真正延伸音樂的表達。

  他相信,隨著5G時代的來臨,線上音樂教育將迎來大幅增長。“今后我們還將提供MR增強現實下的上課場景,比如當聽到意大利兒歌時,戴上特制眼鏡看到的就是意大利風情。也會加入更多人工智能元素,部分替代真人老師,從而降低課程成本,打破時空限制,進一步提升教育公平。”

  “疫情總會過去。與其這時候花大價錢進行流量爭奪,不如把課程設計好,切實提高用戶轉化率。”沈彥樹說,“線上課程遠遠不是線下課程的簡單復制,用戶最終隻會為效果買單。”(圖片均由 沈彥樹提供)

(責編:嚴遠、軒召強)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