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上海會客廳專訪系列之:

黃天威:區塊鏈技術產業融合仍處初級階段

陸雪苑

2020年04月28日21:52  來源:人民網-上海頻道
 

編者按:自從區塊鏈被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區塊鏈技術在我國迅速發展並與許多行業深度融合。在這個新的風口,區塊鏈技術確實能創造很大的價值,但一些風險也不容忽視。區塊鏈行業健康發展,亟須科學監管。

區塊鏈有哪些實際應用場景?區塊鏈的應用面臨哪些安全隱患?區塊鏈標准的競爭時代,會否造成市場混亂和泡沫?人民上海會客廳邀請到了時代集團董事長、深圳市信息服務區塊鏈協會常務副會長黃天威針對以上這些區塊鏈熱門話題進行深度訪談。

記者:作為一個早期進入區塊鏈行業的人,您對區塊鏈有什麼看法?

黃天威:我是2013年的時候進入到這個行業的,當時區塊鏈還在一個非常早期的階段。從2013年開始,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它從完全不懂區塊鏈,甚至妖魔化區塊鏈,到逐漸有一知半解,到現在大家重視、正視它,這個過程裡其實是有很多曲折的。

為什麼一個新的產業會引發這麼多爭議?區塊鏈它是一個靠技術驅動的產業,它跟別的產業不一樣。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我們的汽車產業、無人駕駛產業,大家都非常好理解,老百姓一看就懂。所以這些產業它在發展的時候,它所面臨的爭議,大家對他的不理解是比較少的。但是像人工智能、區塊鏈這些產業,大家對他的爭議就大很多。

今天有些人說,區塊鏈好像離我們的生活很遠,沒什麼太大的關系,大家也不理解這個東西。但為什麼它會被上升為國家戰略?其實,它看似離你的生活太遠,但實際上已經有很多的生活中的環節正在應用區塊鏈做嘗試,它只是還沒有普及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只是在還停留在一些新產品新應用的測試階段。比如說,可以用區塊鏈來賦能征信行業。以前我們來做征信都是中心化記錄的。一個數據庫、一台電腦記錄下來你每個月的征信記錄,然而這種記錄方式天生就有很多缺點,可以進行一些數據的篡改。但如果基於區塊鏈的一個系統,通過智能合約捕捉到你在其他鏈上或者其他的系統裡面的行為,任何人包括開發者都沒有辦法去修改。這些聽起來可能很美好,但是,產生的人性爭議卻也很大,是不是真的把你所有的劣跡都記錄下來,不讓你改,就一定是好的?我們是否要給人類一些改錯的空間?這又涉及到倫理哲學上的一些問題。所以,這種系統我們隻能先在實驗室裡面去小范圍試點,再一點一點往前推進。

毫無疑問,區塊鏈它是一個一旦使用,就能夠對社會規則產生顛覆的一項技術,技術本身就像一把雙刃劍,好與壞要看你怎麼去用。

記者:2019年10月24日,區塊鏈被上升為國家戰略,成為中國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在產業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大環境下,眾多企業開始在區塊鏈領域尋找業務突破口,希望以產業化的思路來尋求轉型升級的機會。您對區塊鏈產業化有何理解?

黃天威:現在很多企業它在區塊鏈的產業化上做了很多嘗試,但是,目前來看,這些嘗試還是很初級的一個階段。有一些企業在做的區塊鏈的系統,對區塊鏈還需要有一個學習和理解的過程。為什麼要做區塊鏈系統?只是為了響應國家號召嗎?還是說它確實能夠解決企業本身的問題?有些企業它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但是它不知道區塊鏈如何能解決他的問題。有些人他懂區塊鏈,但是他不知道別的行業的企業問題所在。

汽車也是一個很龐大的領域,新車的生產、維修、保險,二手車的流轉平台,還有汽車抵押、貸款等的一系列環節形成了一個很龐大的生態。在這套生態裡邊就會有很多問題。懂區塊鏈的人可能他不懂這個行業裡面的問題,在這個行業裡面深耕了幾十年的人可能對區塊鏈毫無了解,這個就是區塊鏈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磨合、去探討的一個地方。現在就有一些企業,在每個垂直化的產業裡邊去探討和摸索。

比如說我剛才講的汽車領域的產業,跟區塊鏈有什麼關系?首先,汽車保險的保費是根據你的汽車的裡程數來決定的。理論上來說,汽車開的次數越多,出事故的概率就大,那麼交保險就理應交多一點。那麼,根據什麼來定義這台車開的多還是不多?車上的公裡數表隨便一個修車工都能調﹔每台車上要裝的GPS定位上的數據其實也是可以調的。區塊鏈在這個場景裡面就可以很好的解決這些問題,讓你的數據一旦產生就修改不了。再比如說,區塊鏈可以給每一台汽車建立存檔。現在二手車市場繁榮,但很多二手車它又有很多問題。這台車有沒有出過事故?有沒有被水泡過?是不是屬於翻新車?這些問題現在好像無據可查的,純靠信用擔保。在整個區塊鏈的系統裡面這一部分的信息可以快速幫助完善的,一旦車聯網跟區塊鏈相結合,每一台車他的“平生”都會被記錄的很完整,隻要車主授權,就可以把它調取出來,那麼在汽車貿易的領域上信用度就會加強。

我們在鏈上是可以看得到很多信息,可以給你提供很多的保障。但是區塊鏈的產業推進的步伐沒有那麼快,因為它難免會觸及到一些既有模式——既有商業模式、既有參與者的很多利益,還可能還會有一些爭議,但是大家會不斷磨合著往前走。

記者:全國各地都出台了一系列關於區塊鏈產業的政策。但是監管也隨之而來,你覺得這對區塊鏈產業的發展會產生怎麼樣的影響?區塊鏈產業應如何迎接政策監管?

黃天威:理論上來說,區塊鏈的本質上是一項技術而已,跟我們的安卓技術,跟我們的人工智能技術,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區塊鏈是基於共識算法的非對稱加密的一套技術,我認為技術本身其實是不需要監管的。但是,因為區塊鏈的概念很新,很多人就拿著區塊鏈的技術去招搖撞騙,因此才需要必要的監管。

現在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招搖撞騙有哪些呢?比如通過區塊鏈的概念去做一些傳銷,投資項目承諾高返利、高回報,這種是最常見的。比特幣算是區塊鏈的第一個應用,很多人就會去模仿,也去做一種類似的幣,想要將來和比特幣比比誰更厲害。這些背后,甚至連區塊鏈的技術都稱不上。所以區塊鏈,我覺得它本身是不需要監管的,要監管的是利用區塊鏈做的這種違法亂紀行為。現在我們國家對炒幣、炒期貨、炒合約這種方面打壓的比較厲害,但是在對區塊鏈技術領域的探討上是非常支持的。

記者:區塊鏈目前有哪些應用落地?能解決我們哪些問題?

黃天威:區塊鏈的應用有很多,比如說農產品的溯源、醫療設備的溯源等。今年也在疫情期間,有些商家販賣假口罩,一點防護作用都沒有,最多隻能防灰塵。如果區塊鏈溯源技術在前兩年已經普及了,這種情況就會大大減少。一個口罩是真是假,它上面有個二維碼,直接掃一掃就知道了。這個區塊鏈防偽溯源技術也在很多領域已經落地了。比如說在農產品領域有很多落地的案例。

我再舉個例子,我們買酒的時候很怕買到假酒,打開酒盒子往往會有一個密碼區,裡邊就有一串數字或一串二維碼,用手機去掃二維碼一掃會鏈接到官網,告訴你這串數字是官方的,以此來辨別真偽。但是在這種防偽的過程裡就有很大的漏洞。也許造假分子會自己做出來的一個“真”的系統給你看,因此區塊鏈在打假的方面就會有很大的應用場景。

另外,彩票也是一個很好的落地案例。如何打消彩民們對福利彩票是否公正的種種疑慮,區塊鏈是一個最好的解決方案。開獎時,你可以不用去搖球,通過鏈上的值,通過加密算法可以算出來一個結果,那個結果是人為也無法左右和預測的,大家可以看到目前深圳還在試點。總之,我們身邊能夠接觸到的區塊鏈的應用,肯定會越來越多。

記者:區塊鏈仍然距離標准化發展的成熟階段尚遠,還沒有經歷市場和行業的充分檢驗。諸多所謂區塊鏈標准的競爭時代,會否造成市場混亂和泡沫?

黃天威:現在很多人都想做區塊鏈標准的制定者。不光是民間的企業想參與,各地的協會也想參與,也在召集專家導師團,大家來共同商議這個東西。現在要光說標准,我們國家現在至少已經推出了至少50套,都是各個單位自己定的,沒有一個統一的權威標准。

我們至今也不知道區塊鏈這個產業到底歸哪個部門管?好像跟哪個部門都有關系,但是又好像沒有哪個部門來主管。網信辦關注的是區塊鏈本身的一些信息類的方面的應用﹔工信部現在關注的是區塊鏈的技術標准對我們國家的互聯網、通信有什麼影響﹔金融辦關注的是區塊鏈在金融犯罪這些領域上的風險﹔央行關注區塊鏈跟數字貨幣的關系......很多區塊鏈的標准,因為制定的人站的角度不同,思考模式不同,可能沒有考慮到是否能在更多的行業適用。

雖然我在這個行業裡面待了7年,但是我對這個行業的未來到底能到多大的高度,能走向何方還也在不斷的學習當中。我沒有辦法去評判現在的標准哪些好與不好,我非常尊重每一個人,他們能從自己的專業視角去探索問題。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講,看到現在社會上這麼多的標准在推出,觀點在不斷的碰撞摩擦,這是我比較喜歡看到的局面,這樣會進一步加大對區塊鏈行業規則的探討力度,進一步加深對區塊鏈的理解。

記者:區塊鏈在安全方面有哪些要注意的問題?

黃天威:區塊鏈的溯源,防止你去篡改,防止所有的人去動裡面的數據,它靠的是什麼呢?靠的是它的加密算法。加密算法是一個不可逆的技術。但是我們要明白,所有的加密算法今天不可攻破,不代表著未來一定不可攻破。理論上來說,所有的加密算法都會有被攻克的那一天。一旦攻克,所有基於區塊鏈所建設的社會體系就會瞬間崩塌。誰擁有攻破他的能力,誰就能任意篡改裡面的數據。

當然,區塊鏈技術它自己也會革新,這個也是我覺得區塊鏈所面臨的最大的一個問題。我們看到區塊鏈在全球范圍內的發展越來越好,人們越來越重視它的同時,也有科學家擔心,一旦我們認可了它的好處,開始在社會上廣泛推行區塊鏈應用的時候,突然之間算法被人攻破。所有算法都不一定是完美無瑕的,不一定是絕對安全的。隨著科技的進步,隨著計算機運行效率的提升,有很多原本看似安全的算法可能就已不再安全。這是區塊鏈它所面臨的最大的一個安全問題。

如果回到民生的領域,區塊鏈需要重視的安全問題那就更多了。從各種新聞裡看到,現在很多黑客仿佛“無所不能”。比如說我們也知道央行推出了數字貨幣,它跟傳統的貨幣又不太一樣。以前是銀行卡之間的轉賬,如果被騙了,可以趕緊打電話報警,同時把卡凍結掉。但是在數字貨幣的時代,這一方面的權限會縮小。比如說,現在比特幣就凍結不了。現在的老百姓在使用銀行卡的時候還是相對安全的,有國家的政策在保護你,但是在數字貨幣的領域裡面,一旦你的資產出去了,想追回的難度比現在要大得多,這個是老百姓所要面臨的挑戰。

數字貨幣一旦普及,需要面臨很多問題。我們區塊鏈從業者在推進的時候,也不能夠太冒進,要考慮好可能會產生的一些負面影響。

(責編:實習生、軒召強)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