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但愿我所消毒过的房间不再有人住

2020年04月05日12:56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时 间:2020年4月4日

地 点:上海市奉贤区集中隔离观察点

记录人:奉贤区胡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燕照熙

今天是我们在集中隔离点值守的第十天。这一天,我们迎来了追思怀远的清明节。这一天,是全国的哀悼日。上午十点整,随着防空警报响起,全国人民停下了匆匆的脚步、放下手头的工作,此时此刻,我们在集中隔离点工作的五个大白整齐地站成一排,默哀三分钟,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表达深切哀悼。

这三分钟里,在漫天鸣笛声中,一大批白衣执甲的医护人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们以“逆行”践行使命,用生命守护生命。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念他们。三分钟的默哀转瞬即逝,就在外面的防控警报声、汽车鸣笛声停下的那一刻,我意识到作为一名公卫医生,我们除了悼念和追思,更应该要传承白衣铠甲战士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战疫精神,把使命扛在肩上,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胸有大志、心有大我、肩有大任、行有大德的青年医生,继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投身到战“疫”中去。

记得报名参加集中隔离点值守的时候,我自豪的说:“2003年非典时,我还是个孩子,是医生保护的对象。如今长大后,我变成了医生,换我来保护大家了。”今天也是我在隔离点值守的最后一个班,即将离开时,我终于可以自豪的说:“在值守的日子里,穿成大白的我,也正是就像大白一样保护着楼里的每一个人。”

工作期间,我除了要参加每天的接待新人入住、测体温、询问症状以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消毒房间、楼道和处理医疗废物等。每当我们完成一轮测体温后,我都会对楼道、电梯等公共区域进行常规消毒;当有人隔离期满离开后,我还要对所住的房间进行终末消毒。装满消毒药水的喷雾器连带电池一起差不多有三十斤,我每次都要背着这重重的装备从七楼一直到十三楼进行全面消毒,一轮下来,满身大汗,很是疲惫。可每当听见有人说“谢谢医生。”“辛苦了!”我又会“满血复活”。

有一次,在送一位新入住留学生小姐姐进房间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十分谨慎的问道:“这个房间是不是有人住过,干不干净呀?”当我胸有成竹的告诉她:“放心吧,我们对每个入住过的房间都会进行彻底认真的消毒,您现在所住的房间是干净安全的,请安心入住。”“谢谢!”小姐姐终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在隔离点,我不仅要做送快递的“跑腿小哥”,有时还要兼职“修理工”。前几天“倒春寒”时温度下降厉害,我们在测体温时,一位留学生小妹妹,轻声告诉我房间的窗不知怎么的关不了。由于酒店的工程人员不能进入污染区的隔离房间,我只能硬着头皮化身为“修理工”。还好不是什么大问题,经过我的琢磨和捣腾,终于把问题解决了,窗户能够正常开关了。关上窗的那一刻,小妹妹说:“谢谢大白哥哥帮我把严寒挡在了窗外!”

从寒冬,到春天,多少人用生命守护生命。如今,我所做的和在战“疫”最前线的白衣战士相比,真是微乎其微。冬已尽,春来到,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但愿我所消毒过的房间不再有人住。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葛俊俊、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