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又“暖心”!看海关人如何守国门

唐小丽

2020年04月19日08:13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今年3 月以来,境外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大流行。严防境外疫情输入,成为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口岸就是一线战场。海关作为国境卫生检疫行政执法部门,坚决守卫口岸卫生检疫第一道防线,责无旁贷。

上海口岸拥有5个旅检监管现场、7个货轮停靠口岸,疫情发生前日均监管进出境人员达13万人次,高峰时达16万人次。其中,浦东国际机场是全国出入境旅客数量最多的机场。3月以来,上海口岸日均入境人数仍保持在1万以上。境外疫情防控压力在口岸,上海就是主战场。

对上海海关而言,这场战斗,也是海关机构改革后对新海关履职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

守在国门一线的海关人,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工作?入境旅客从飞机落地那刻起,需要经历哪些流程才能离开机场?近日,人民网记者来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进行了全流程采访。

一句“欢迎回家!”让归国学子暖心泪目

“3月开始,英国的疫情开始变得严重,有扩散的趋势。与此同时,国内的疫情从新闻报道和父母的反馈来看,感觉已经得到了控制。当时身边已经陆续有同学开始回国,起初我并没有回国的打算,认为英国的疫情没那么严重,错过了购买机票的最佳时机。”英国萨里大学留学生LISA说,紧接着,由于英国形势的更为严峻和父母的催促,她下定决定开始想办法回国。

由于机票紧张,LISA咨询了很多身边的同学,不少人是从英国伦敦先到埃塞俄比亚,然后从埃塞俄比亚再到上海,全程超过48小时。“对我来说,这是最后的选择,因为担心疫情传染问题,在飞机和转机过程中,不进食是最安全的,48小时对我来说实在有点难以接受。”

埃塞俄比亚机场 LISA供图

LISA我从3月4日开始抢订机票,当时直飞上海的机票价格在2万人民币左右,是平时的两倍。尽管如此,LISA在3月4日到15日之间买的3次机票最后都被取消了,因为中转国全境封锁。无奈之下,LISA只好选择了和同学一样的路线,从埃塞俄比亚转机回国。

“我从同学那里购买到一身简易防护服,准备了一些干粮,带了尽可能少的行李,3月28日终于踏上回国路。飞机上,很多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中国留学生,甚至有不少看上去只有初中年级的学生也是独自一人,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到达埃塞俄比亚是下午两点左右,机场里人不多,免税店也正常营业,但没人逛商店,都在长椅上休息,尽可能节省体力,等候转机。”

LISA到达上海是3月29日晚上6点左右。“一下飞机,听到了熟悉的普通话,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等待出关检查时,休息处有24小时提供的皮蛋瘦肉粥和红糖姜茶,我吃了满满两大碗。填写入境申报单的时候,每个工作人员面前的桌子上都写着:欢迎回家。瞬间泪目,只觉得安全了,终于到家了!”

每张工作桌上都摆放着“欢迎回家”的桌牌 唐小丽摄

的确,这些天,上海迎来了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像LISA这样的留学生。“这个时候,很多人回来是抱着一种避难的心态回来的,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回到祖国。所以我们每张桌上都摆放了‘欢迎回家’的桌牌,希望他们一下飞机,就能看到祖国对他们的欢迎和热情,知道自己回家了,心安了。”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从上海邮局海关前来一线支援的关员曹明斌告诉记者。

防控措施层层升级,上海海关扎牢“篱笆”守紧国门

“周科,航班上发现有旅客出现干咳症状。”

“去过境外重点地区么?”周银漪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快告诉我!”

“有的,韩国。”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周银漪语气沉稳下达指令:“就地对该旅客进行重点排查,安排他及机上密接旅客与其他旅客分开下机,走专用通道去做流调,减少接触,要快!”紧接着,周银漪又拨通了检疫处理单位电话,落实航班卫生处理事宜。

这是一个普通的凌晨,也是疫情早期浦东机场海关抗疫一线的缩影。周银漪作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值机处值机三科的科长兼党支部书记,从一开始,就站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

这段时间,国内疫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与此同时,境外多地却出现了疫情暴发的迹象,防止疫情从境外输入成了工作的重点。海关,成为了这个战场的重要力量。

疫情期间的浦东机场 浦泉耀摄

当前,我国已采取最为严厉的口岸防控措施,包括进一步调减国际客运航班,暂停外国人来华签证及居留许可入境等。

根据国务院相关文件精神,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决定,所有在上海口岸入境人员一律在沪集中隔离14天,一律取消在沪中转。

随着入境防控措施的不断升级,上海海关也在不断调整相关对策。眼下,需要对所有国家航班及入境人员实现3个“100%”,即100%核酸测试、100%健康申明卡审核以及100%体温监测,对重点国家航班及入境人员实现5个“100%”(另加100%登临检疫以及100%流行病学调查)。

口岸正面拦截与地方管控兜底层层把关,口岸疫情管控严密衔接,有效阻断传染源,最大限度降低境外疫情输入风险。

“现在入境人数比之前少了很多,但由于新的风险点的增长,比如机组成员发现了确诊病例,所以现在的工作量没有减少,工作质量和要求反而比之前进一步提高。现在每一位入境人员都要做核酸检测,全线进行防控防范,为后面的安全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支援浦东机场海关一线的关员杨隽告诉记者。

如杨隽一般,上海海关已经抽调六七百人支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与周银漪们并肩作战。他们与原有的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从事综合工作的七百名海关工作人员一起,构成了上海这一重要口岸的防疫检验力量。

飞机落地到离开机场,旅客需要经历些什么?

或许不少网友会有此疑问,从境外归国落地上海到离开机场,需要经过哪些环节,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在记者的实地采访中,上海海关相关人员对此进行了详细解答。

据介绍,上海海关对浦东国际机场落地航班乘客的检疫流程包括:登临检疫、流行病学调查和健康申明卡核验、对所有入境旅客开展核酸采样检测、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严格的体温监测、根据前道环节筛查结果对相关人员实施体温复测等医学检查。

旅客在领取采样瓶 韩庆摄

登临检疫环节(约需15-30分钟):对来自重点防控国家的航班实施严格的100%登临检疫。对登临检疫环节查发的有发热等症状的入境人员,同步开展医学排查和流行病学调查,并立即安排120车辆转运至指定医疗机构采样及诊疗。

流行病学调查和健康申明卡审核环节(约需5-10分钟):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100%健康申明卡审核、来自24个重点国家和6个非洲高风险国家入境人员开展100%流行病学调查,最大限度挖掘有症状或高风险的重点人员。

采样环节(约需3-5分钟):通过联防联控机制,启动检疫区现场采样作业模式,对所有空港入境旅客合作开展100%核酸采样检测,并将检测结果及时通报地方卫生健康部门。对于采样地点选择、采样工作环境规划、个人防护措施采取、采样具体操作、空气地面物体表面消毒、手卫生和废弃物处置等口岸采样工作,严格按总署规定执行。

工作人员对旅客进行咽拭子采集 海关供图

测温(医学巡查、申明卡收验)环节(约需5-8分钟):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严格的100%体温监测(两道测温)。

医学排查环节(约需15-20分钟):根据前道环节筛查结果,对相关人员实施体温复测、咽部检查、肺部听诊等医学检查。

绝不漏放也不错留,旅客道一句“辛苦”,再累都值

“你从哪儿来”“你到哪儿去”“你是干什么的”,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旅检一科四级主办王姝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海关人的‘灵魂三问’,事实上,流调没有这么简单。”

“自己感觉有什么症状吗?比如感冒、发烧、咳嗽、腹泻,有没有?”“最近14天接触过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吗?接触过感染者吗?”“接触过野生动物吗?”“有从事生物学研究或者医学工作吗?”……在流调现场,支援浦东机场海关一线的关员曹明斌一连串的发问,果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旅客在境外所从事的工作很重要,有位旅客在屠宰场工作,工友里面有发病的,鉴于这些,我们对他进行了采样,结果是阳性。”曹明斌说,有些旅客虽然没有明显症状,但对于从事餐馆、超市、美容美发等行业的,接触的人多,被感染的风险就大,“稍微发现点蛛丝马迹,都会送去做检测。”

旅客在流调环节填写健康申明卡 韩庆摄

“新冠肺炎的典型特征就是‘不典型’,除了发烧之外,轻微腹泻、鼻塞、咳痰,甚至头晕,或者完全没有任何症状,最后检测结果都有可能是阳性。”王姝婷说,这项工作需要的就是耐心,不能放过心中的任何一个疑点,“而且要把疑点放大,想办法去弄清楚这个疑点,我们问得越细,后续判断的参考依据就越多。”

绝不漏放,也不错留一个旅客,这是上海海关始终秉持的原则。“一定要将有风险的人群控制到我们可触及的范围,不能让他们汇入茫茫人海里。”与前期出于各种原因旅客或多或少有隐瞒不同,王姝婷发现,这段时间回国的留学生群体恰恰相反。“他们除了个人防护做得很到位不说,巴不得把所有情况都告诉你。一下飞机,看到我们,他们觉得很踏实,有很强的倾诉欲。”王姝婷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很多95后的留学生小朋友都是通过转机回来的,一路上起码要担惊受怕三四十个小时。”

称呼归国留学生是“小朋友”,讲流调工作头头是道,看着面前全副武装的王姝婷,谁能想象得出这也是一位90后的小朋友。今年的4月24日原本是王姝婷与同在旅检处工作的男友举行婚礼的日子,如今双双奋战在防疫一线,婚礼不得不推迟。

王姝婷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韩庆摄

事实上,王姝婷只是众多海关一线关员中的一个缩影。疫情发生以来,数以千计的上海海关人,坚守在国门一线,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守护国门安全默默付出。

“我所在的岗位是医学排查岗,需要根据前道环节筛查结果,对相关人员开展深入流行性病学调查及医学排查,通过对流行病学史及症状体征综合判断,对符合疑似病例的人员转送指定医疗机构。”作为有医学背景的检疫老兵,崇明海关副关长陈家正第一时间响应号召,从崇明奔波100公里驰援浦东国际机场,参与旅检一线阻击战。“到了旅检科就是一名兵,听科长安排,不论职务高低,令行禁止,一切行动听指挥!”

“现在航班收缩,上座率控制在75%,入境旅客相比之前少了很多。从登临到流调,到采样,到测温,到健康申明卡收验,我们尽最大努力让大家尽快通关,现在平均下来大概在半个多小时。为了节约防护服,大家经常四五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旅客也很体恤我们,说‘你们好辛苦’,听到这样一句话,感觉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上海海关综合业务处副处长胡俊彦感慨道。

采访当天中午,来自中国台北的长荣航空BR712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旅客陆阿姨和老伴儿经上海转机到内蒙古,“流程很顺利,感觉时间长了些,但能理解,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嘛!”

旅客陆阿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浦泉耀摄

走完所有流程,在最后的收验健康申明卡环节,一位台湾旅客告诉记者,“流程很多,台湾都没有这么复杂的流程,上海毕竟是国际大都市,这样很好,比较放心。”

疫情期间的机场 浦泉耀摄

“现在入境客机少了,但运输防疫物资的货机成倍增加,目前浦东机场24小时内约有110余班货机降落,海关对所有高风险航线和航班实施100%登临检疫,所以登临检疫的工作量并没有下降。”尽管如此,值机一科副科长关灵还是觉得如今的浦东机场太冷清了,“很期待再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飞机在这里起起落落、人潮熙熙攘攘的场景。”

(责编:唐小丽、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