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航天:远行,只为肩负的使命与心中的梦想

2020年03月06日13:4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疫情来袭,闭门不出是最安全的选择。但不少航天人却毅然前行,远赴大漠,只因承担着特殊使命。

一辆车,两个司机,六千公里往返,目的地:酒泉!

千里走单骑 使命必达

2月15日清晨7点半,一辆“考斯特”从上海闵行的航天城里缓缓驶出,车上是八院前往酒泉的六名试验队员以及赶往北京的三名队员,此外,还有两名司机,方斌和胡佩杰。由于发射场实行严格的防疫措施,乘坐公共交通的外来人员必须隔离14天,为了尽早开展试验任务,上海航天八院控制所决定派专车前往。方斌和胡佩杰便是所里经过慎重考量之后派出的两名经验丰富的司机。

16日凌晨,由于山东境内大雪,到达北京的时间比预计晚了两个小时。经过一夜的休整之后,一大早,这支小分队再次启程。不管是对司机还是队员,这都是一次难忘的旅程。

“这大概是我坐过最久的一次车了。”试验队员方圆说,“因为防疫要求,一路上所有人不能下车食宿,所以,出发时车上备足了食物、水、消毒用品,以及用于御寒的保暖装备,车子就是我们的大本营。”

日夜兼程 日暮不赏

沿京藏线一路向西,驶向酒泉。越往西走就越明显感觉气温在降低。

17日,正好赶上全国大降温,内蒙古境内的夜间气温达到了零下19摄氏度。“车上空调全都开着也顶不住严寒,幸好所里想的周到,准备了保暖睡袋,不然队员们要是冻感冒了就麻烦了!”司机方斌说道。

自北京启程后,方斌和胡佩杰两个人交替驾驶,从日出东方到落日西沉,从繁华都市到戈壁沙漠,车上的试验队员们不时被沿路的风景吸引,拿出手机记录旅途,而两位司机师傅心里只有一件事:平安将试验队员们送达发射场。

由于车上条件实在有限,旅途的后半程,大家明显没有了刚出发时的兴奋,方斌和胡佩杰更是腰酸背痛,胳膊僵直。

图片拍摄 邵添羿

“最难受的就是睡觉,因为不能完全躺下,经常会被麻醒,有时候因为睡姿变形,一觉醒来动也动不了,要缓好一阵。”年纪最大的胡佩杰师傅说道,“累是肯定累的,但是从事的就是这份工作嘛,特殊时期,只要所里有需要,咱就得说走就走,绝不含糊。”

18日下午,经过接近四天三夜的长途奔袭,车子终于到达了酒泉。完成了交接手续,方斌和胡佩杰没有过多停留,又踏上了返程之路,并于20日抵达上海。(陈葆娟)

(责编:唐小丽、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