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我是心理医生我来啦!我要把“乐观”带给武汉!

2020年02月21日23:01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时间:2020年2月21日

地点:武汉市新鸿运宾馆

记录人:上海市援鄂医疗队队员、奉贤区精神卫生中心 李超

我和我未婚妻魏嘉欣都是黑龙江人,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相识相知于齐齐哈尔医学院。

2019年8月末,我俩在结束了一阶段培训后。无缝衔接到了现在这个家-奉贤区精神卫生中心。医院的领导和同事在我们来的那天就都知道了我俩的关系,看到我们常常笑嘻嘻的跟我们说,“你们俩就是一起来的小俩口吧,挺好的,大家庭欢迎你们,生活工作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们讲。”工作做的很舒心,每天一起起床,一起上下班。哈哈,我的办公室就在她楼上,见面特别方便。

今年大年夜她去上班,我在家做了10个菜一起来欢度我俩第一次没有返回老家过的二人春节。新的一年我们要十全十美。可是在2019年底,新闻报道出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的肺炎感染。起初我们并没有过度关注,但是随着疫情进展,逐渐认识到这是个很严峻的事情,可能会对我们的生活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我俩一方面积极与亲朋好友联系,告诉他们一定要做好防护,不要出门,一方面时刻关注着疫情变化。

但是起初我感觉好无力,身为医务人员,在面对这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特别想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希望自己能够奔赴一线与战友共同拼搏。无奈专业受限,我俩作为精神心理科的医生,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奔赴前线。在新闻中看到全国各地的同行奔赴武汉,心中对他们由衷的钦佩和羡慕,他们是最美逆行者,他们实现了作为医者的荣耀。同时自己内心也焦急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让我们去疗愈他们的心里创伤。但我心里面是有谱的,我知道这些年来国家对于国民心理健康的关注。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待着国家的号召,同时我也在积极的补充着有关心理救援的知识。

2月2日,终于等到了通知,群里发出来通知,希望我们到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做心理支援。我兴奋地打开文件,但是看到了报名要求为1.主治医师;2.党员。但是我这两点都不是,当时真的特别沮丧。我想既然没有机会,我就在目前的病房里好好工作,治疗好我手底下的病人,也算是做出了一点特殊时期的贡献。

昨晚6:27,刚刚和女朋友吃完饭,这时候微信突然频频响起,拿起手机一看,援鄂两个字好像在我眼前突然被放大了。我点开文件快速滑到要求:职称不限!这时我退出文件计划报名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位同行报名了,我也赶快在文字框输入了“李超报名”四个字。然后抬起头看到了我的女朋友。她看我表情不对,问我怎么了。我说援鄂报名。她一愣,眼眶立马就红了。“报上就一定会去吗?”她问到。我说“也许吧,不一定。”“你想去就报吧,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

晚七点三十,群里接到通知,我被入选为第一批次的奔赴武汉的三位医生之一。

她抢过手机,拿到眼前仔仔细细的在看。然后豆大的眼泪就像决堤一样,止不住的流。我笑着说道:“你不是说都支持我的嘛,没事没事,这条路是一个医者一定要走的路。现在举国的医务人员都在和疫情拼杀,作为一个精神心理科医生,到了我该出力的时候了。我想走下去。”

她哭到:“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我就是心疼你,如果没有疫情这件事,咱俩本来是要这几天就回家领结婚证的。超超,你走了我自己在家,我得咋办啊?咱俩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这么长时间,我怕我受不了啊!”“没事没事,放心吧,我这么聪明,我很棒的,等我凯旋回来,咱们等疫情平稳就立马回家领结婚证。”嘉欣哭着说“你带我也去武汉吧,我不想一个人在这,我也要申请去武汉。咱俩一起去的话,我一点也不害怕。”“乖,咱家我去就可以了,你就在家好好呆着,这一个月不见你可别偷偷自己减了肥啊,我会不定时跟你视频抽查的,你要是敢瘦了,你就废了。”这一夜,我们基本无眠,她一直在哭。

今晨收拾好行囊,告别爱人,开始做奔赴武汉的铺垫工作。真得很感谢市里给提供了那么多基础物资,然后又给我们细致的讲解防护服的穿脱。心中很受鼓舞,也满是平安。背后坚固的后盾足以支撑我走下去。

不过,说实话我心中难免也会有担忧,此次行程未知太多,可能会被感染,可能生命受到威胁,当然最好就是平平安安返沪。不过我和未婚妻都是独生子女,双方父母都在东北老家,援鄂这件事我也没有告诉父母,开不了口也不敢开口,我相信国家既然把我借到武汉,就一定会把我好好的送到我家人身边。虽然忐忑,但我有勇气面对。

在刚刚登上飞机,临关机前,翻到了未婚妻发的朋友圈,这一刻我的眼泪也没有忍住,真的觉得好亏欠她,让她在家里独自承受这么大的痛苦。疫情结束后,一定立即回家,回家登记结婚,回家见见爸妈。

随着飞机播报的广播,已然成功抵达武汉。落地之后真好像是石头落地。武汉人民的热情扑面而来。伴随着一种接机人员。他们鼓掌一直呐喊着“欢迎上海!感谢上海!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感受到大家有这种决心和凝聚力,瞬间觉得疫情渺小了好多,中国人在危难之际更能彰显出民族大义。受到大家的鼓舞,我的心情逐渐缓和,我甚至和同组的同事开起了玩笑。不仅感叹啊,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尽快把我这乐观积极的态度传播给受苦受难的患者,让他们感受到希望的美好。我已准备好明天奔赴一线,展开心理救援!

最后分享一段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我也必将其作为座右铭而时刻鞭策自己。“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答理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 此役必胜!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严远、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