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义工是缓解心理压力的好方法!

2020年02月11日21:21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日期:2020年2月10日

地点:武汉金银潭医院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仁济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 查琼芳

今天不用上班,但室友上的是凌晨4点到8点的护理班,糊涂的我记成了8点到12点的班,迷糊中她出门去上班,迷糊中觉得她已经走了很久,一觉惊醒,以为很晚,匆忙爬起才发觉只是早上6:30。上海医疗队的护士们在隔离病房内的班从最初的6-8小时改成了现在的4小时一班。这是得益于护士长从轻病房调员和上海增援护士后才有的改观。隔离病房的4个小时完全是对体力的极大考验,闷在不透气的隔离衣和防护服中,出来时她们总是浑身湿透伴随着湿漉漉的头发,双侧脸庞上刻着深深的口罩印迹。说是4个小时,她们都需要提早一小时出发,到医院后,换衣服再套上一身防护也至少需要半小时。凌晨3点夜深人静,她们总是结伴而行。

昨天下午刚刚新增的床位晚上还是收病人了。因为条件限制,只能收重症新冠肺炎的病人,即仅需要吸氧和用药的病人(在我们的眼里,他们只能算是轻病人了)。可即使如此,还是给医护工作增加了一些压力。新收的病人只能用钢瓶氧气,因为任务突然,氧气钢瓶表头有限,医院来不及调拨那么多氧气表头,所以只能一个表头接双通管,给两个病人同时用氧,这样下来一个钢瓶的氧气还不够一天用的,需要护士反复更换,这给护士增加了护理以外的工作量。

对于重症病人来说,看着那么多危重症病人躺在床上,通过呼吸机呼吸,肯定也有一定的心理压力。甚至有病人当场表示,他的病情只需要住进方舱医院,他不想住在我们病房。可是,吸氧对他的病情肯定有好处啊。这些病人坐在我们隔离病房的走廊里,吸着氧气、刷着手机、关注着我们医护人员的一举一动,这对我们的工作也像是一种更大的监督。或许,等病人好转出院了,他可以写一本书叫《我在隔离病房的日子》?

下午继续做义工,这是缓解心理压力的好方法之一,可以顿时让心情放松起来。今天的任务是登记房间号,分发手术衣。看到大家拿到物资时脸上洋溢的笑容,我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没人来的时候,跟一起发放物资的小伙伴聊聊天,八卦一下周围发生的事情。人是群居动物,憋得太久容易心理出问题。看着新搭建的帐篷,里面堆满了物资,看到其他地区医疗队的队员过来询问,我们的物资管理老师自豪的告诉他们,我们是上海医疗队,我们的物资是上海在后方对我们的支持,如果他们缺乏,请找我们的领队商量,我们满满的自豪!

群里在呼唤,门口的桔子是陆军军医医院给我们共享的,可以自行领取,真是军民鱼水情啊!实际上多天以前,我们的苹果和加多宝已经在酒店餐厅跟所有的援鄂医疗队共享了。在这特殊时期,我们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近啊。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董志雯、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