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病人呛咳很厉害,没有一个人躲开

2020年02月05日08:45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时间:2月5日

地点:武汉第三医院

记录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北部)护士长黄波黎

人生第一次剪短发(图片均由第九人民医院提供)

我这辈子,没有剪过短发,人生第一次剪短发就在武汉。

2月2日,住宿的酒店有理发师进驻,我第一个报了名。头发长了不方便,还有可能细菌感染,安全第一,为了让病毒沾染的机会更少一点,还是值得的。

作为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我目前在武汉第三医院隔离病房工作,四小时一班,按照到医院准备、消毒、穿隔离服,下班后再次消毒、脱隔离服、清洁的整个程序算下来,每次工作差不多要五六个小时。

出征前,集体宣誓

上班的第一天,我只吃了两顿饭,而且上班前不敢吃太饱,尽量少喝水,避免四个多小时里需要上厕所。隔离病房里目前还没有护工,病人所有的护理都由护士完成,包括换床单、为病人擦身、清洁大小便……四个小时,我们几乎没有坐下过,为确保及时监护,我们不停地巡视、操作。

因为反复的酒精消毒和长时间戴着橡胶手套,医护人员的双手已经发白、起皱。脱下防护服,耳朵和面颊都被勒出深印。

疫情当前,大家在繁忙工作的同时,也都在努力调整好心理压力。我比较能够克制住自己,从机场的离别开始,泪奔的时刻很多,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因为我们必须坚强。我见到过一个刚下夜班的护士,她也在等着理发,当时她哭得很伤心。但我还是忍住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坚强一点。

昨天在给病人做治疗的时候,病人呛咳很严重,而且没有戴口罩。当时,我们几个医护人员围在病人边上操作,没有人去考虑这个病人会高度传染,我们应该躲开,这就是医务人员的本能。也没有人说,这不是我的床位,我不去管。虽然事后回想也有点害怕,但当时不可能说,病人咳嗽了,往边上躲一躲,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医护的天职和本能让我们不会去躲避,就是要往前冲。不光是我一个人这样想,我周边的护理人员也这么想。

共产党员,更要起先锋模范作用,我有着16年的党龄,平时就应该这样做,这种关键时刻更要挺身而出。况且,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没有孤单的感觉,大家都在努力,后盾的力量很强大!(唐小丽 整理)

(责编:唐小丽、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