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集中隔离点里的那些暖心事

王文娟、刘琦

2020年04月02日16:1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感谢你们这14天的关心,这是我的一点心意。”1号集中隔离观察点外,刚刚解除留观的赵女士手上捧着一箱70套防护服,感谢辛苦付出了14天的公安民警、医务人员及工作人员。

浦东作为上海最重要的口岸地之一,已经在浦东机场逐步建立健全航班专场停靠、分流专用通道、筛查专业检测、转运专车接送等闭环机制,42个集中隔离观察点就像是一道道防疫“水坝”,由公安民警、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共同守护。

“心理咨询师”的漫画工作包

8号集中隔离观察点有一点特殊,这里的工作人员,无论民警、医生还是护士都随身背着一个工具包。集中隔离观察点内一直需要穿戴防护服,由于没有口袋,携带东西不方便,浦东医院的富医生就地取材用帽子和蛋糕盒上的带子为每个人配备了一个工作包。

民警在隔离点的手工漫画包

民警们工具包尤其抢眼,上面都是警察的漫画形象,这是金杨社区医院的丁护士画的,她说这里的医务人员和民警关系非常融洽,称呼也很特别,她们都叫民警“心理咨询师”,而这就要从一件小事说起了。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家的猫主子都一个月没见着我了!”3月11日,民警陆续接到医务人员反映留观人员有些“躁动”,常常为了一些琐事与他们发生言语冲突。

当天负责值守的是浦东公安分局度假区公安处民警顾有韬,他随即电话联系了几名“重点人员”,本来抱着要“告诫”的心,听了一会儿顾友韬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这些人根本就是“憋”坏了,变着法地找人聊天呢,接到他的电话高兴得不行。

在迪士尼练就了一身“大小通吃”的沟通本领,顾有韬秒变“心理咨询师”,开始挨个“话疗”,一人一刻钟,半天功夫很快过去,集中隔离观察点内“躁动”也安分了下来。

“你别说,还真收到了有点道理的建议。”顾有韬立即找到工作人员提出推迟早广播时间,毕竟很多人都有睡懒觉的习惯,其他民警纷纷效仿开展“话疗”,久而久之这里的民警就变成了医务人员口中的“心理咨询师”。

集中隔离观察点的离奇“窃案”

随着境外疫情愈演愈烈,入境人员大幅增加,原本人均仅100多人的各集中隔离观察点平均人数陡然提升到了300多,集中隔离观察点内秩序维护、后勤保障等各项工作压力骤增。此时,本应固若金汤的集中隔离观察点却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幸好最终查明只是一个“忙中出错”的误会。

3月21日16时30分,平静的10号集中隔离观察点突起波澜,医务人员急匆匆地联系民警,说酒店里发生了盗窃案。原来酒店内一房间门口堆放的医务人员帮忙转递的物品不见了,据失主反映里面是一个名牌包还有一些贵重的护肤品。

集中隔离观察点内的留观人员都单独“宅”在房内,工作人员也是固定的,很快民警便找了拿走东西的人,对方是负责该区域楼道的早班清洁工。“我没拿过,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没想到的是,对方却矢口否认拿走了别人的东西。

民警翻垃圾找回隔离人员的贵重物品

“该不会是当垃圾扔掉了?”民警想到了一个荒唐的可能,便立即行动起来和医务人员们一起穿着防护服赶到垃圾堆放点,开始“翻垃圾”。“不是…不是…这个也不是…找到了!”几百号人每天产生的垃圾数量非常惊人,一群人翻了足足60多个垃圾袋终于找到了失物。

“我还以为这是丢门口的垃圾呢。”得知这些物品的价值,清洁工吓了一跳,原来他患有白内障,视力不好,所戴的护目镜起雾后更加看不清东西,还以为房间门外这袋也是需要处理的垃圾,所幸东西已经找回,误会也已经得到澄清。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却给大家敲响了警钟,在民警的帮助下,医护人员进一步规范留观人员相关物品的转交流程,“贵重物品对接到人”等新规定的设置,为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提供保证。“‘破案’还是民警最专业!”事情得以圆满解决,驻点民警迅速、果断、沉稳的表现得到了集中隔离观察点内所有人的一致认可。

与酒店现场工作人员协调、与机场工作人员对接、准备充足的防疫物资、全面掌握隔离场所的所有进出通道、合理安排防控点位,集中隔离观察点上的每一天都是忙碌的,在常规工作以外,一些突发状况也时时考验着驻点民警。(图片均由上海警方提供)

 

(责编:王文娟、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