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上海频道

我在上海做“团长”——来自上海社区的抗疫故事(上)

董志雯、葛俊俊、陈晨、王文娟、马作鹏、唐小丽、沐一帆、龚莎、轩召强
2022年04月15日12:14 |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小字号

当前,上海疫情形势依然严峻,这座城市承受着前所未有的保供压力,基层工作人员严重人手不足。怎么办?
    此时,有一群人自发站出来,用自己的热情和特长,与居委、物业、商家同心协力,帮助众多市民及时缓解了生活上的燃眉之急, 成为城市保供体系的有力补充。
    疫情前,他们有着财务、律师、全职妈妈、大学生、教师等各色社会身份。如今,他们有了统一的昵称——“上海团长”!他们,已成为当下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做“团长”需要具备哪些能力?组织团购时又遇到过哪些困难和挫折?近日,人民网上海频道联系到几位曾经或依然坚守在一线的“团长”,且来听听他们的苦与乐。

故事1

“杰哥!什么时候开团?”

坐标:浦东新区曹路镇

团长:张杰 银丰苑小区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

“太疯狂了。”4月11日晚上9点半,张杰在业主群里发起了牛肉团购,仅仅30秒,60份牛肉一扫而光。没抢到的业主望肉兴叹,称刚犹豫就与牛肉失之交臂。

张杰是小区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

张杰,一位85后,目前是上海爱元通公司的高管,是银丰苑小区里的“元老级”业主,也是小区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近期最知名的身份就是“团长”。从3月30日至今,他已成功组团18次。

团购的蔬菜到货。 张杰摄

“一开始没有经验,难免手忙脚乱。”不过,接下来张杰很快就对小程序运用自如,开团、统计、下单……每天都很忙。如何成功组团?张杰总结为四大要素:信任、质量、效率、实惠。

“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在组团的过程中,我直接把交易记录发给大家。对方什么价格,我就给大家什么价格。”这一公开透明的关键之举直接稳固了张杰“团长”的地位,但也成功让他首单亏本。

原来,初期大家对鸡蛋和蔬菜的需求都非常高。通过浦东发布及新曹路公众号,张杰很快找到了物资提供平台。蔬菜和鸡蛋的组合套餐,张杰直接以43元的进价开团,很快173人下单并成功收货。

沉浸在喜悦中的张杰在首单结束后,才注意到平台需要手续费。开团即亏损的局面如何扭转?小区志愿者人手紧张,如何解决最后100米配送难题?为释放运力,他在群中发起征询,提出开团每单增加2元配送费给到志愿者、超过一定金额增加提现费的建议,得到了业主一致认可。

成团记录

以牛奶为例,一箱牛奶成本价50元,加2元运费,再加0.5元提现费,张杰以每箱牛奶52.5元的价格开团。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后,张杰又相继开了不少团,三黄鸡、羊肉、猪肉、蔬菜包、色拉油等团购先后成团。

在开团中,有蔬菜因提前打包,导致部分菜受热发芽。“由于菜品问题,对方补偿每单20元。”第一时间与对方联系,并急速退款,张杰可信度再度跃升。“后面只要是我开团,大家都会积极跟进。”

作为“团长”,张杰一度特别不想碰蔬菜类团购,原因也很简单,有些商家拿胡萝卜、土豆、洋葱来充分量,但这样的蔬菜团却不是业主们真正想要的。结合大家对时令蔬菜的需求较为强烈,4月6日,经过多轮筛选,他再度开启蔬菜团,里面包括了卷心菜、韭菜、辣椒、西红柿等新鲜蔬菜。此次也是跟团人数最多的一单,高达305单。

时令蔬菜成团。 张杰摄

小区曾发生过团购物品送到封控楼下丢失的情况,张杰默默自掏腰包解决问题。有业主曾问他,你怎么开团老亏钱。“可能是我账算得不好吧,”张杰笑着回应:“挣邻居的钱,我良心过不去。一旦开团想的是挣钱,就不会有好的质量;如果想做好事,一定会考虑大家拿到手的是不是好东西。”

“不是刚需,我不碰”“商家出发点有问题的,我不碰”“需要提前打款的,我不碰”…… 在张杰“几大不碰”原则的坚持下,他多了很多“死忠粉”:“杰哥什么时候开团”“最近有啥好东西吗”……瞧,群里的需求又来了!

故事2

“误打误撞,我成了小区里最年轻的‘团长’!”

坐标:徐汇区徐家汇街道

团长:安薇(化名) 徐家汇街道某小区居民

我1999年生,土生土长的上海小姑娘,正在一家公关公司实习,目前正在找工作,其实我还没有真正走向社会。

我住的小区在徐家汇,一共有三栋楼,500户居民。封控以来,家里和邻居都出现了物资紧张的情况,主要是电商平台的菜抢不到,我就开始在平台寻找靠谱的买菜供应商。找到后,通过查询资质,发现是一家比较大的供应商,我就发给了邻居群,就这样我误打误撞成了一名“团长”。

对我个人来说,选择正规的供应商和货品类非常重要,我都会提前核查好相关资质。因为,对于我的“团友”来说,他们最大的诉求是收到物资,最担心的是上当受骗。

我的第一个团是猪肉团,6斤多八个品种,合计268一套。下单后我先垫付了8000块钱,接下来是统计信息、做表格。虽然我平时工作也经常做这些,但是真正做了“团长”,这项工作非常琐碎、耗时间。因为居民的年龄层次不一样,在群里接龙经常会出现一些错误,还有些年纪大的邻居,不知道如何接龙,我需要不断回答和解释。清明假期,从早到晚,手机的信息一直没有停止,我一直在整理大家的团购信息。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邻居们开始不断有新的需求。我因为年轻,性格热情,便决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帮大家团购。我成了小区里最年轻的“团长”。

安薇制作的图表

我们小区团过水果、肉、米、油等物资,每次都要依靠保安、志愿者来分发,工作量非常大。最近,物资相对没有那么紧张了,我和其他“团长”商议,在小区发放了一份《社区团购建议书》,号召大家团购的物资要与居住需求匹配,欣慰的是大家都很理解。

社区团购倡议书

当“团长”过程很辛苦,许多困难和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承担。很多时候,一天都在核对表格、打电话,一遍遍确认和回复群友的消息。但是,当“团长”的经历,让我看到了很多好人好事:统计错误时善意的理解、帮隔壁老人团购的热心居民、互相交换物品的邻居……也经历了让人无奈的事情:团购货物迟迟未到的误解、团购物品到货被禁止分发烂了的……

但我不一点都不后悔,就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当我回忆起这段时光,我一定会记得大家努力生活积极向上的样子。

故事3

“七妈,这个饭很好吃!”

坐标:浦东新区张江镇

团长:王小燕 汤臣豪园二期居民

我叫王小燕,微信昵称七妈,家中共六口人住在汤臣豪园小区。我曾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做表格这件事对我来说得心应手,这也为我成为一名“团长”帮了大忙。目前,我是一位自热饭、方便面、方便米线、预制菜等快速食品的“团长”。

我本人现在身处电商行业,发起小区团购的初衷,一方面是我手头有供应链资源,另一方面是了解到楼栋里的小年轻们连碗筷都没有,烧饭对他们来说确实有些困难,因此对方便食品的需求量非常大。为了能帮助这些年轻人群体一起挺过特殊时期,我下决心成为一名“团长”。

为居民团购的物资到达小区门口

找供应链对我来说不是难事,但是我并非什么都团,而是以小区居民的需求为核心,同时兼顾到产品的品质与价格。经过一番挑选,我列出了清单并快速商谈好数量、价格、运送方式、运送时间等细节。团购的消息放出后,很多人都参加,形成了一个200多人的大群。群拉起来之后,我便在“快团团”里上传详细图片、文字,设定价格,并通知大家去拍。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团了800份左右的方便食品。

做“团长”很大的一个挑战是如何保证流程的有序与安全。发起团购事关居民利益,又有金钱往来,我不敢冒失。早在促成第一个团之前,我便按照小区居委会的要求进行了详细报备。居委会很负责任,要求“三齐全”,不仅需要提供车辆通行证、核酸检测报告,还要查看所有相关人员的绿码,审核完毕后才会通过申请并同步公示,保证信息透明公开。我自身的要求也很高,每到48小时快结束时,就赶紧催促供应商更新核酸检测报告。我深深明白安全对于团购的重要性,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所有居民进入我的群后都能收获一份安全感。

群内截图

身为一名新兴“团长”,我还在不断摸索和学习中,但有一条原则是我一直秉持的,就是不会为了利益去团,我期盼的是付出心力和劳动力,为小区居民带来切切实实的好处与方便,从而收获精神上的愉悦。

这两天,很多我服务过的居民都在微信群里晒照片并@我说:“七妈七妈,这个饭真的很好吃!”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都会让我觉得很有意义。

故事4

“当了‘团长’,楼里100户居民我都认识了!”

坐标:浦东新区花木街道

团长:巴耳(化名) 花木街道一小区居民

做“团长”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总的来说,跟大部分工作一样,有收获,有被误解。在上海这座城市当“团长”,更多的还是收获了邻里之间的温暖。

我家在浦东新区花木街道,小区自3月28日开始要求“足不出户”。从那天起,作为一名党员,我便申请成为志愿者对接了小区里的联华超市,负责整栋楼的小区超市采购业务。

志愿者在分配物资

我们的货源基本是从小区里的超市里去拿,比起其他“团长”,不用担心会被供应商骗了钱,至少都不是第一次和小区里的超市打交道了。

团购的第一步困难是统计信息。因为我们对接的是超市,不是某一两种品类的要求,一栋楼里大概有100户,根据大家的要求,我能总结出几百个品类的采购,比如说买肉,有肋骨、小排、猪里脊等等不同的位置。这是个很耗时间、琐碎的工作。如何快速收集居民的需求?我把在工作中经常用的小软件拿出来,发到群里,每户提交订单,我可以后台得到一个excel表格,核对无误以后打印出来给到联华超市。

当“团长”一定要有奉献精神。作为一名党员,封在小区也一定要冲在一线,要做表率,做“团长”,绝不赚差价。这就像做一个项目管理,从项目需求到品控,再到打印每户的小票金额,确保价格公开透明,最后送货到家。公开透明是基础,这样的“团长”才能得到邻居们的信任。有了信任的基础,后面发起的团成功概率会更大一点。

第二个问题是运力的问题。什么时候可以到货,几个人去拿,这个需要跟商家反复沟通,哪些货今天到不了,因为疫情期间会有很多变化,所以要一直关注最新进展。

第三个问题是现在小区群跟风接龙太多。有些邻居并不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价格多少,自己对所购买的商品并没有清晰的认知。收到货以后可能会存在不满,你需要花很多时间耐心的跟他解释。所以,也在这里提醒大家,购买的物品一定要仔细看,要与自己的需求相匹配。欣慰的是,最后邻居们都可以理解。

当“团长”的经历,会偶尔出现“状况外”,比如约定好的物资说没有通行证到不了小区。也有很累的时候,比如拖着成箱的水果在居民家门口分拣。但是,楼里100户居民我都认识了!因为帮到了别人,所以个人的满足感也是很强的!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故事5

“小事一桩,大家有需要,我可以团到底!”

坐标:浦东新区曹路镇

团长:陈伟 银丰苑居民

我叫陈伟,当“团长”实属机缘巧合。3月22日小区封控后,我大概有一个多星期没吃上肉,整个人都不好了。趁着清明节假期,我联系了网上的供应商,正式开启了疫情后成团之旅。

团购物品抵达,开始分配

我的网名是“不胖十斤不改名”,头像是一片大海,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我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实际上,我是一名95后,上海赢他网络有限公司 “IT男”,迄今已成功组团3次。

“我是做IT的,对肉类批发不熟,对团购软件也不了解,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开始了第一次组团。”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我一遍遍和供应商核对肉的品类,了解肉的质量。

微信群也各种状况频发:大家对“团长”不熟悉,持怀疑态度;高度关注肉的品类,不断提问;老人不了解接龙软件,需要“团长”下单;截单后,依然还有不少人要求加入。

我统计好接龙小程序,手动统计成excel,再一一核对,并按照下单顺序给到大家序列号。因为涉及到钱,我肯定要负责到底的,我就多核算几遍。在没有新增单子的情况下,半个多小时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整理结束。首单计划30份成团,结果远超预期,实现56次跟单。

组团成功后,特别开心,有成就感。第一次团完后,说实话我不想团了。因为很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需求。但大家在一直有这方面的需求,而我也恰恰有这方面的能力,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励。清明节后,我白天上班,晚上开团。

组团五次,成功三次。和供应商本来商量好了团挂面,在等待收货时出了岔子。我从下午5点催到晚上9点,本来老板说已经准备好了,结果临时变卦,说没货了。我只好取消此次团购,并将第一时间款项退还给大家。当发现货品缺失或者配错货的情况,我会与老板商议,差价双倍补偿。

面条团失败,陈伟在群中致歉

组团最开心的一刻,当属物流车到达时,也是群里最热闹的时候。我一声吆喝,大家都沸腾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互相帮忙。我对“团长”这一称呼很满意,说如果大家还有需求,可以一直团到底。

在上海战“疫”进入最关键的攻坚时刻,挺身而出的“团长”们,与广大业主、志愿者、社区工作者们一起,共同守望相助,成为这个城市保供体系的有力补充。“团长”们的付出,拉近了邻里关系,更拉近了人心,让疫情下的小区泛起温暖的微光,构筑起上海基层抗疫的强大力量。(除署名外,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提示:

团购物品如何正确消杀?

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付晨介绍,市民在收取团购物品、快递包裹时,建议采取无接触式收货;尽量避免与志愿者、配送员当面交接。取货时,务必戴好口罩、手套。

对于外包装,可使用消毒剂喷洒消毒或消毒湿巾擦拭消毒,作用10-30分钟。纸箱、包装袋等尽量留在门外,放入垃圾桶,不要带入家中。如果家中没有消毒剂,也可将物品放在阳台通风处放置一段时间,利用通风、阳光照射的作用也能达到一定的消毒效果。

对于蔬菜、水果等生鲜食品,不要使用化学消毒剂消毒,以免影响食品安全及口感。如不放心,可佩戴好口罩后,使用慢速水流冲洗或浸泡清洗,擦干、沥干后存储即可。

处理结束后,别忘了洗手,使用流动水和洗手液,按照“六步洗手法”清洗双手。  

 

相关链接>>>

我在上海做“团长”——来自上海社区的抗疫故事(下)

(责编:严远、轩召强)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