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张信哲、开设照相馆、抖音直播…浦东非国有博物馆“走出”馆外“飞上”云端

2020年05月19日13:57  
 

 疫情之下,非国有博物馆要活下去,更要活得好。5月18日是第44个国际博物馆日,全区共有14家博物馆参与免费及门票半价优惠活动。其中,震旦博物馆、上海观复博物馆这两家非国有博物馆,在当天正式恢复开放。

小布了解到,全区共有18家博物馆,9家为非国有博物馆,其中有7家宣布开放。多家非国有博物馆的负责人坦言,经历疫情闭馆的考验,他们的复工意愿更加强烈,也促使他们在传统的展览展示之外,思考如何更多元地拓展业态,“走出”馆外、“飞上”云端。

 靠实力,更要靠情怀

 “好久不见!感谢这特别的相遇!”5月15日中午,震旦博物馆在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发布了这条言辞殷切的推文,也“官宣”于5月18日结束118天的闭馆期,重新敞开大门。该馆还通过“沪游码”预约渠道,当日推出500个免费入馆名额。

 由震旦集团创办人陈永泰一手打造的震旦博物馆,以中国古器物收藏为特色,在2013年正式开放,这也是陆家嘴第一座非国有艺术博物馆。“为了迎接5·18,我们准备了许久,一直在修炼‘内功’。”震旦博物馆执行长黄圣智介绍,过去一段时间里,该馆每日开展防疫消杀工作,重复演练开馆后的各种情况,力求以高标准迎接复工后的首批观众。而为了缓解因疫情造成的客流及财务损失,该馆也在积极拓展线上服务,如在微信公众号上线身临其境的“数字展厅”,在淘宝上开设官方店,销售出版物及文创衍生品。未来,还将通过抖音、小红书等平台,向更广泛的年轻人群进行推广。

 在寸土寸金的陆家嘴,震旦博物馆并不孤单,这里也是浦东非国有博物馆最集中的区域。在上海中心大厦的37层,有收藏家马未都创立的上海观复博物馆。在交银金融大厦47层,则建有交通银行博物馆。而在闹中取静的浦东大道288号,去年2月,“小而美”的上海有恒博物馆在此开馆,近400平方米的展厅内,展陈以老上海历史风貌与民间生活样态为特色的近千件藏品。3月17日,有恒博物馆率先恢复开放,每日限流50名观众,成为浦东首批复工的博物馆。

 “我馆刚刚开放1年,品牌效应刚刚打响,疫情确实对运营产生了极大影响。”有恒博物馆馆长陈败表示,该馆一直是免费开放,但在闭馆期间,场地等硬件成本却一直需要支付。因此,该馆就在相关部门指导下,及早做好防疫复工等工作,调整营运推广方案。“没有大企业、大财团的资金支持,创办运营一家博物馆,在旁人眼里看似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尤其在当下。”陈败笑道,支撑他走下去的,除了对文化的热爱,“更重要的还是情怀。”

 而在浦东腹地的宣桥地区,有一座建筑面积达2万平方米金刚博物馆,这也是沪上体量最大的非国有博物馆。5月17日,该馆以“中国茶·活画展”恢复开放,推出100个观众预约名额,远低于额定人数30%的限流要求,保持更大程度的审慎。“尽管我们落户在远郊地区,但是并不会阻碍热爱传统文化的人们关注我们。”中国茶文化推广大使、茗约文化创始人、金刚博物馆执行馆长鲍丽丽介绍,闭馆期间,该馆积极开展文创产品、文化课程线上销售,此次亮相的“中国茶·活画展”还在抖音上直播,点击率超过10万人次,“高点击率不仅冲淡了限流影响,也给我们在传统文化领域坚持下去的信心。”

 请进来,更要走出去

资料显示,上海首座非国有博物馆,是1993年经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批准建立的四海壶具博物馆。此后的27年中,非国有博物馆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让民间收藏有了归宿。其中,既有成为文化风景线的“网红”地标,也有一些博物馆却因经营不善而关闭,沦为昙花一现的“历史地名”。

 潮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震旦博物馆开馆之时,是中国非国有博物馆的创馆高峰期。如今,业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成长期。”黄圣智认为,以商业角度观察,如果在馆藏、展览、运营模式上无法突出特色与差异性,吸引足够的目标群体,那么这家博物馆就难以在市场上立足。除了从政府、企业中寻求必要的支持外,一家非国有博物馆能否永续生存下去,更重要的是必须要找到一条“自我造血”的路径。

 本馆办展条件有限的有恒博物馆,就走在了前头。近期,该馆即以出展品、设计、宣发方案,豫园出场地以及其他技术支持,在豫园举办“重回屋里厢——时光里的上海人家”沉浸式体验展,详情→神还原!浦东这家博物馆和豫园合作,邀你去感受3个年代的上海人家。配合沉浸式的老物件陈设,“有恒照相馆”面向观展的家庭,推出拍照留影的文创消费服务。展览还以第三方品牌合作的形式,特设上海手表展区,汇聚过去数十年的经典款式。陈败介绍,这个展览作为上海“五五购物节”的重点活动,取得不错的人气与经济效益。未来,该馆还将继续馆外合作,不仅计划在金茂大厦常设“有恒照相馆”,并推出另一品牌“有恒美术社”,复刻老文具,创意开发全新文创产品。通过不断拓展可持续运营形式,力求在三五年之后基本实现“自我造血”。

 今年下半年,震旦博物馆将在现有馆体旁,开辟全新的展览空间,注重展示当代艺术与“古今对话”。其中一个展览现已确定,馆方将与歌手张信哲合作,举办其个人收藏展。黄圣智透露,很多人并不知道,张信哲还是一名大收藏家,藏品包括大量具有老上海风味的物件,包括美女月份牌、装饰主义风格的家具、海派旗袍等等,很适合在上海进行展示。

 除了合作办展、线上服务与文创衍生品开发外,震旦博物馆还将开展一些“轻资产”运作,从“输出展览”进一步升级到“输出模式”。黄圣智表示,震旦博物馆7年来的运营及服务,培养了一批业界人才,并积累了丰富的展览展示与管理经验。该馆不仅在市民中打响了知名度,同时也在业界倍受认可。因此,该馆计划将面向他馆及其他机构提供管理顾问服务,协助他馆如何“更好地办一座博物馆”。黄圣智认为:“博物馆的文化艺术,不能与商业离得太远,唯有实现‘自我造血’,才能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益。”

 远郊的金刚博物馆,则将着眼于文旅融合进行业态拓展。鲍丽丽表示,金刚博物馆所在的泰会生活文化园,是4A级景区。文化园占地60余亩,移建了6座徽派古建筑,集艺术博览、茶文化、古建筑、园林等元素。未来,博物馆将依托这一优势,开发吃、住、行、玩于一体的文旅产品,为市民带来更加丰富的沉浸式传统文化体验。

(来源:浦东发布)

(责编:陈晨、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