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海关大钟“多次走神” 正与英国原厂专家一同检修

2019年12月18日11:54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92岁海关大钟因老态和风筝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钟人:仍会尽力让它重锤敲醒上海早晨

  摘要:年事已高之外,还有风筝惹祸。

 

2019年12月17日12时50分,记者在外滩拍摄下的海关大钟走时准确。(李晔 摄)

  12月12日清晨,有市民路过外滩时,发现海关大钟的指针停在了12时45分。从2017年开始,年龄逾90岁的海关大钟多次出现停摆、走时不准等状况,除年事已高之外,还有风筝惹祸等因素。

  钟面内侧。(海沙尔 摄)

  记者从全上海最守时的男人——上海海关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处获得证实,12月12日当日海关大钟指针不动,是因为上海海关正与来自英国的原厂专家一同对大钟进行检测。今年3月,英国专家从上海海关钟楼拆下大钟的两大核心件——擒纵轮和弓架,并带回英国大修。今年12月2日,英国专家再次来沪,把经修复后的核心件重新装回大钟。然而12月2日至12月12日的测试显示:大钟依旧出现了走不好、走不准的问题。这个结果,令上海海关和英国原厂家不得不斟酌新的方案。

  上海海关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李晔 摄)

  上海海关大钟总造价高达5000多两白银,于1927年8月从伦敦运至上海。据史料载,当时将6.25吨重的大钟连同原包装木箱吊到72米高的钟楼时,这一吊装奇景引外滩马路行人无不停步观望。跨越世纪,海关大钟年过九旬,近年来愈发力不从心,经常没来由地停摆。魏云寺分析,原因有三。一在于其两大核心件机械磨损严重,导致大钟不时“走神”。原因之二,或在近一个世纪以来,上海地面难以避免出现了部分沉降,大钟摆位不准,也可能造成停摆。

  大钟机芯房(海沙尔 摄)

  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却来自人为——魏云寺从1991年接替守护之职迄今,多次发生指针不走“事故”,多因指针被风筝缠绕。大钟是这个城市的象征,当有游客或市民抬头发现时间不对时,多会主动拨打投诉电话或通知海关大楼的门卫。守钟没有AB角,魏云寺无论人在何处,都得第一时间赶去救场。

  旗杆上的风筝。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2017年7月29日。魏云寺一早上班时,便发现有风筝挂在了钟楼旗杆上,风筝线则纠缠在大钟表面的指针上。由于位置险要、取风筝难度系数较大,魏云寺不敢贸然行动,专门打电话向消防求助。最终,河南中路消防支队派出专业力量解决了难题。魏云寺告诉记者,外滩是不允许放风筝的,但总有不自觉的市民或游客任性作为,近两年内就发生过三次。

  消防员旗杆上取风筝。

  受风筝侵扰的大钟,本身年事已高,走时也时常出现状况。保险起见,上海海关研究出一套马达驱动、电子控制的备选方案。从2018年9月开始,大钟的整点钟声仍以发条带动重达135公斤的大方锤敲出,但报刻音乐《东方红》则为电子播放,一刻时为一节音乐,半点时是两节音乐,三刻时三节,整点就是一首完整的曲子。今年3月,原英国厂家来沪对大钟一番体检后,取走了擒纵轮和弓架,由此,连大钟的整点钟声也不再由重锤敲出,完全被电子报时替代。

  重锤敲大钟,声音最远可传至吴淞口。

  这么一来,魏云寺终于不必再3天一个轮回——坐电梯到海关大楼顶楼,沿着仅容一人通行的钢制螺旋扶梯,踩69级台阶,登上钟楼机芯房,给大钟上发条并校正时间,全程15分钟,“套牢”近30年,不能出远门。

  仅容一人通过的旋转楼梯走上69级,便可来到位于大钟心脏部分的机芯房(海沙尔 摄)

  曾经每3天一次,魏云寺就要上钟楼来给钟上发条、做保养(海沙尔 摄)

  然而魏云寺心里反而空落落的,因为无论于他自己,还是对所有上海市民,依旧偏爱具有历史厚重感的机械报时。道理很简单,“你说收藏家会收藏机械表呢,还是电子表?”而且,机械钟声与电子钟声在不同气候条件下回声也有差异,前者声音自然、温柔、宽厚,更有穿透力,也因此可以传得很远。海关志有云,大钟钟声最远可传至吴淞口。电子声音当然也能传送到同等距离,但势必加大分贝,恐怕周边百姓吃不消,要投诉海关扰民了。

  大钟机芯(海沙尔 摄)

  据透露,英国专家现已回国再行研究,12月2日至12月12日的测试显示,“大钟两大核心件经修复已无大碍,现在看来是钟面指针老化的问题,需要拆下来再行检修。但这个过程可能更繁琐,还有待英国厂家和上海海关综合定夺方案。”不过魏云寺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海关大钟今后的走时系统、报刻系统和正点报时系统,我们还是希望以机械运转为主,我们会尽最大可能,让机械的力量来叫醒上海的早晨。”(作者:李晔)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