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最严控烟令实施两年半,无烟上海还有多远

2019年09月05日10:01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最近,一则“公交车站劝阻吸烟挨打事件”,在上海媒体和网络上刷了屏:一位年过花甲的男子在公交车站排队等车时吸烟,市民王先生上前劝阻,此人不听劝,一支烟吸尽再点一支,王先生无奈报警,结果反遭殴打。打人者“理直气壮”:公交车站没有“顶”,可以吸烟的,他凭啥不让我吸?他没想到的是,最终被警方刑事拘留。

今年是上海以地方立法推动控烟的第十年,也是“天花板下全面禁烟”的最严控烟令实施第三年。不论是第三方调查还是市民感受,上海公共场所吸烟行为都有明显下降。

然而,东姐近期两次跟随执法人员赴酒店、餐饮场所、棋牌室和娱乐场所参加控烟集中执法活动,吸了不少二手烟,也深切感到,虽然上海一直走在国内控烟城市前列,但“无烟上海”,离我们还有点儿远……

现场执法检查,一查一个准儿,违规机率有点高

8月29日晚,静安区文化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在娱乐场所检查控烟情况。 蒋小威摄

8月29日晚8点,西藏北路大悦城南区6楼汤姆熊游艺城,不少父母带着孩子在玩儿。东姐还在看热闹,上海静安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两位工作人员已开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营业时间未设置吸烟劝阻人员或者劝阻吸烟的志愿者,违反了《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第九条第(一)项。

同一座商场10楼的好乐迪大悦城店,迎门有显眼的禁烟标识,店经理和6名服务员都戴着“控烟督导员”胸牌。执法人员随意打开黑着灯的203室,检查包房内禁烟提示、吸烟设施,却发现满室烟味,桌上一只碗内赫然是余烟未了的两截烟蒂。店长解释,他们发现客人吸烟,客人不听劝阻,已被要求结账离场。这次,执法人员开具了调查询问通知书,要求对方调取店内监控视频截图等证据,到执法大队接受进一步调查,核实是否确有积极劝阻。执法人员提醒店经理,劝阻顾客吸烟过程要做好记录、拍照、录音、视频等,做到劝阻留痕。

当晚9时多,公兴路88号2楼一家棋牌室,客人不少却并无烟味,店经理说自己不吸烟、也坚决支持控烟措施。不过,执法人员最终还是留下一张责令改正通知书,原因是店内没有一位员工戴有劝阻吸烟袖章或胸牌,意味着“未落实劝阻吸烟人员或劝阻吸烟志愿者”。

连跑三家店,家家都有“通知书”,可谓一查一个准儿。这机率,有点高。

这次执法,是由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办公室与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合作,针对全市棋牌室和娱乐场所开展的控烟集中执法活动的一部分。从8月26日至30日,各区根据棋牌室和娱乐场所营业特点,调配执法力量,对至少3家不同类型场所开展错时执法,边执法、边宣传、边教育。

食药监执法人员在对控烟不力的餐饮场所发出整改通知。姜泓冰摄

前一段,东姐跟踪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总队联合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针对大型饭店开展的控烟突击执法活动,同样是3家店,同样一查一个准儿。

用餐高峰,普陀区顺风大酒店的禁烟标志很醒目、室外也设置了吸烟区,但酒店走道餐具盒内烟蒂清晰可见,走访中也看到有客人正叼着香烟,经执法人员劝阻和宣教才掐灭;长寿路上新南华大酒店,约三分之一包房内,或有顾客正在抽烟,或烟味弥漫,或是桌上就有烟盒。

控烟宣传投入多声势大。控烟执法见成效,违法现象还有回潮

上海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在“世界无烟日”主题活动上。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供图

一位执法人员说,做飞行检查,多是选择群众反映的控烟重灾区。最近娱乐场所集中执法活动中,截止8月28日,文化执法部门查处问题娱乐场所20家,对13家问题场所责令改正,对7家问题场所拟立案处罚,拟处罚款金额16000元。

以通知中要求的每区至少3家娱乐场所计算,一次集中执法查出的问题场所比例有多高,不难推测。联系到“一查一个准儿”的现场感受,东姐认为,上海的控烟现实有点严峻,不容乐观。

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的最新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上海发放各类控烟宣传品90万余件,投放公益视频40万余次,举办各类主题活动近6800次,参与人数近48万人次。各监管执法部门共检查单位121391家,处罚单位588家,较去年同期增加10.7%;处罚个人554人,较去年同期增加42.4%;罚款总金额1451820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1.7%。

这张“成绩单”,亮点突出:控烟宣传投入多、声势大;控烟执法有力度。

餐饮、娱乐场所大堂里大都有禁烟标志,吸烟者大大下降。包房情况却不容乐观。 姜泓冰摄

但在6月初上海多部门联合控烟执法活动中,有关部门透露,餐饮、娱乐、连锁酒店、出租车行业和公交、轨交站点等人群聚集地方,违法吸烟现象时有反复,有些回潮较为严重。

“视而不见”,还是“多管闲事”,决定了难题是否有解

上海一直是全国无烟城市建设领跑城市之一。2010年3月1日,上海出台我国内地第一部由省级人大颁布的控烟法规,催生了人类历史上首个“无烟世博会”。2017年3月1日,被称为最严控烟令的新版《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全面禁止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吸烟。

今年8月发布的国内24个控烟立法的城市执法情况及信息公开透明度排行榜,上海排名第一。北上广深四城用于制作禁烟标识和宣传经费的控烟经费都在100万元以上。

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相关人士表示,控烟成果来自于坚持宣传、执法两手抓。集中执法、专项执法与日常执法并重,采用“场所自律、行政监管、社会监督、人大督导、专业监测、舆情评价”等“六位一体”的推进机制,夯实无烟环境建设的共治格局。

志愿者在网吧宣传、劝阻吸烟者。 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供图

以东姐跟随控烟执法所见,“人人参与,社会共治”的控烟局面,形成尚早。公共场所普遍存在未依法依规设立明显禁烟标志、设立控烟督导员或劝阻吸烟志愿者。一些烟民面对禁烟标志熟视无睹,有法不依,照样吞云吐雾。酒店、娱乐场所包房被很多人视为独立空间,经营者劝阻未必奏效,还会被指责“多管闲事”,监督往往演变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手有限、难得一见的专业执法活动,则存在取证难、执法难。

曾经轰轰烈烈宣传的“最严控烟令”,很多条款规定大众还是一知半解。“公交车站劝烟挨打”事件中,被举报的男子恼火打人,认定“上面没有顶,就可以抽烟”,却不知《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明确规定,在人群聚集的公共交通工具等候区域禁止吸烟。他更没意识到,条例还规定,个人在禁止吸烟场所吸烟且不听劝阻的,除了罚款,还可能接受治安管理处罚,乃至被追究刑事责任。任何个人都可以要求吸烟者停止在禁止吸烟场所内吸烟,要求禁止吸烟场所所在单位履行禁止吸烟义务,并可以对不履行禁烟义务的单位,向监管部门举报。

“无烟城市”建设需要社会共治。人人努力“多管闲事”,杜绝执法处罚高举轻放,公共场所吸烟的治理难题才可能有解。“无烟”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中。

(责编:邬迪、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