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中学”上海高复班被叫停市教委:已商请相关部门核查

2019年07月24日09:58  来源:新闻晨报
 

毛坦厂在上海招高复班,首招300人,一年4000-5000套试卷,早6点20分进教室,晚10点50分离开,手机没收,403分以上一年6万元学费……“毛坦厂中学”来沪招高复班学生,引起沪上家长关注。记者昨天上午暗访位于闵行区的招生报名点获悉:该招生已经遇挫,主要因为其属于跨省招生,这一招生方式是否被允许受到了质疑。招生方表示:目前招生暂停,要等上级部门通知,才知是否可继续招生。就毛坦厂涉嫌在上海招高复班一事,上海市教委昨天傍晚表示:凡是在上海开展非学历文化教育培训活动的,都应当经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后方可实施,目前正商请相关部门核查。据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消息,对该企业涉嫌虚假宣传的行为,正进行进一步调查。同时,毛坦厂中学所在的六安市教育局和金安区教育局也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到毛坦厂中学调查。

事件进展

上午还在招生下午突然“剧情反转”

就毛坦厂涉嫌在上海招高复班一事,上海市教委表示: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法规与政策文件的规定,“办学许可”针对的是具体的办学活动。无论是上海本地还是外省市的社会机构与自然人,凡是在上海开展非学历文化教育培训活动的,都应当经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后方可实施。

目前闵行区教育行政部门已商请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予以核查。对于经审批设立的文化教育培训机构,教育行政部门将对其教育教学活动进行监管,督促指导其依法规范办学。同时,此事涉及中介服务和学生赴外省市就学,提醒家长与学生需高度重视安全风险。

对于招生点声称“521分上海考生也报名”的说辞,上海市教育考试院经过排查发现,上海中学521分考生均已被相关高校录取,不存有“521分落榜生”的说法。上海中学也表示,对于该机构不负责任的夸大宣传行为,将保留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

与此同时,安徽当地联合调查组也在调查毛坦厂中学开上海高复班。金安区教育局表示,招收高考复读生的不是毛坦厂中学,而是与毛坦厂中学一墙之隔的一家民办教育机构金安高级中学补习中心,且该项目已叫停,毛坦厂中学要求上海这家公司停止侵权。

22日下午,记者登录毛坦厂中学官网,一则《关于试点招收2020年上海考纲高考复读的通知》是这样介绍的:“六安金安高级中学是毛坦厂中学与六安市汇文中学依托毛坦厂中学优质教育资源,联合创办的一所民营高中。六安市毛坦中学是一所具有80年校史的省级示范高中……补习班将完全采用上海2020年考纲”“上海麦坚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2020年上海考纲高考补习班’项目的唯一授权招生合作单位。”

23日11点,记者致电六安金安高级中学招生办公室电话,接听的是一名女老师,当记者以上海家长的身份表示要报名高复班时,该名女老师表示:“我给你一个电话,关于上海那边的招生就联系这个人即可。”记者随后拿到一个180开头的手机号,查询发现是上海市闵行区闵虹路166弄中庚环球创意中心1号楼510室王小姐的电话。

然而,23日下午,记者再次登录毛坦厂中学官网,相关“招上海高复班”的通知已撤销,同时撤销的还有2019年秋学期补习招生简章。六安金安高级中学官网红色浮窗显著标明,“我校未在外设立任何招生机构”。同时,毛坦厂中学的官网已撤下了所有与金安高级中学有关的信息。

六安市教育局表示,当地已就此事组成了联合调查组。

代招机构

跨省招生被质疑暂停招生等待通知

昨天上午11点,在毛坦厂中学的上海招生点、位于莲花路地铁站附近的中庚环球创意中心T1楼的麦坚时信息咨询公司接待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个上午已经来了两三波家长了,“目前因为跨省招生的事情被质疑了,所以我们目前只能暂停招生”。

该公司门口贴着“欧洲导师与教练协会中国独家合作机构”等字样,里面的墙上还贴着鸡汤文字:“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生命不止,奋斗不停”……而从天眼查APP提供的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执行董事是余道江,而招生简章上的招生联系人也姓余,人称“余老师”。

一名刚走出来的家长说:“事情有变化了,余老师说招生暂停了,要等通知!”之后,自称是余道江的那位余老师称,自己就是毛坦厂中学的毕业生,负责此次招生。“因为这几天媒体报道铺天盖地,人怕出名猪怕壮,唉,目前因为跨省招生的事情被质疑了,所以我们目前只能暂停招生,下一步如何操作只能等主管部门的通知!”

此事引起了上海家长的热议和关注。许多家长都对这所“高考工厂”产生了兴趣。余道江称:“今天已经有100多个家长打来电话,但是因为招生暂停了,也没法接”。甚至有些中考生的家长也纷纷询问此事,表示要为孩子留条后路。

余道江告诉记者,还有521分的上海中学毕业生报名去“毛坦厂中学”高复班。记者问为什么?余道江的解释是:“这个孩子他要考北、清、复、交!”

因为目前招生暂停,余道江表示原定邀请家长去毛坦厂中学实地考察的事情,也成了未知数,目前只能继续等待主管部门通知。而对于不断来电咨询的家长,余道江均致歉称:“目前无法继续招生,请留下电话等信息等下一步通知。”

余道江还称,目前对于媒体宣传比较头晕,也怕记者去学校蹲点,“一出名,事情就复杂了!”他感叹道。

尽管目前招生暂停,但是这名余老师对于教学的信心不减,他多次承诺一年至少提分100分,“100-150分是我们的标配!”而对于要报名进入家长群参加访校的家长,为了排除不符合要求的人员,余道江提出了谨慎的要求:要出示高考成绩单和照片。

也有家长询问该公司和学校的关系,余道江称:“收费全部由学校收取,由学校开发票,所以家长可以放心。”

有家长询问:如果去学习,一年后考上海卷,老师的教学是否能胜任?余道江称:“教都是当地老师教,但托福等考试,中国老师都能完成,上海卷不是问题”。

教育业内

必须严格做到公办与民办独立办学

余道江向记者确认:毛坦厂中学高复班的学生并不在毛坦厂中学本校学习,而是在与该校一墙之隔的金安中学学习,但是该校是毛坦厂与另一所学校合办的民办高中。记者询问,为何不能在毛坦厂中学办高复班?余道江称:“那里政策不允许,是和毛坦厂中学的应届生分开的,和复读生都在一起。”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如果在上海办学,需有办学许可证;如果招的学生是到毛坦厂(金安中学)求学,合作招生机构则不需办学许可证。复读机构是能面向全国招生的,只要学生愿意选择。

他表示,目前毛坦厂中学上海高复班的核心问题有二:一是毛坦厂中学长期和金安中学公办民办不分办学。国家是禁止公办学校招复读生的,但金安复读中心一直以毛坦厂中学名义招生。二是高分复读现象。新高考允许3门选考科目两年有效的出发点不错,但由于最终按3+3总分进行排序录取。因此,有的三门选考科目等级高的学生,就会考虑复读提高语数外分数,以进更好的大学,这一问题需要引起重视。北京和山东在进行新高考改革时,选考科目的成绩规定只一年有效。

对昨天下午的毛坦厂中学招上海高复班剧情翻转,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毛坦厂中学的说辞,又玩以前一模一样的花招,把责任推给补习中心,还说侵权,事实是,他们一直公办民办不分办学。

根据教育部的规定,公办高中是禁止举办高复班的。因此,毛坦厂中学的高复班一直遭遇质疑,而针对质疑,该校解释称,学校并没有补习中心,补习中心是民办金安高级中学的。

最新报道称,毛坦厂中学所在的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教育局表态称,已叫停该项目,毛坦厂中学已要求上海这家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还有媒体称,这是“误读”,招生的不是毛坦厂中学,而是金安补习中心。对此,有质疑声音认为:这哪是什么误读,就是学校运作的手法,被质疑后,就把责任推给民办补习中心,而补习中心本来就是和自己一体办学的。这就属于公办民办不分办学,是公办中学绕开国家规定,以民办身份招复读班,同时打着公办旗号进行宣传。也就是说,按国家规定,只能以金安补习中心名义进行招生,而且具体办学时,要和毛坦厂中学独立开来。但从近年来的具体招生、办学情况看,毛坦厂中学大举招复读生的事实也被社会舆论所接受了,补习中心的学生和这些学生的高考成绩也被算在毛坦厂中学头上。

熊丙奇表示:必须严格做到公办与民办独立办学,不属于毛坦厂中学的金安中学、金安补习中心不能再以毛坦厂中学名义招生,更不能一起办学,必须分开独立办学,要利用这次机会,彻底进行整顿。

上海高中校长

上海学生复读少,不看好“毛坦厂中学模式”

上海学生选择读高复班的多不多?记者向沪上多位高中校长作了调查,发现报读高复班的学生寥寥无几。

什么样的上海学生有可能读高复班?不少校长表示,原本有希望考上名校、但没有发挥好进了普通本科的学生,较有可能选择高复班。而对于综合成绩较低、在本科线上下浮动的考生来说,很少会选择高复班的形式。

杨浦区少云中学是一所普通高中,校长郑旭峰表示,这几年来,只有极个别高三毕业生会选择读高复班。“上海的教育资源比较丰富,即便高考没有考上心仪的院校,考生仍有很多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不需要去挤高考的华山一条道。”郑旭峰表示,“甚至有些处在本科临界值的考生,即便考上外地的本科院校或本市的民办本科,权衡之下也会选择放弃,转而去一些更符合自己兴趣特长的大专或高职,通过2+2、3+1等方式实现专业对路的本科梦想,真正选择复读的学生极少。”

黄浦区大境中学是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校长卢起升告诉记者,这些年很少有学生会选择读高复班。“上海教育资源丰富,即便没有考上理想的本科,也还有留学、插班,或者考研等多种方式,为学生提供了多种出路,不是只有通过复读才行”,在他的印象里,“十几年前可能还有复读的,这几年很少见到了”。

假设一个上海考生高考发挥不理想,报读毛坦厂中学这类“刷5000份卷子”的高复班,会有多大的翻盘概率呢?

卢起升表示,对一些中高水平的学生来说,本身基础较好,通过一年的学习,弥补短板,确实有可能上一个台阶、考上心仪的院校。但对于基础较差的学生来说,效果则可能不那么明显。

郑旭峰则坦言,“这种强化训练的效果因人而异,对于本身基础好、学习能力强的学生,经过强化确实可以得到明显提升。但对本身学习能力较弱的学生而言,即便做10000张试卷,也是前做后忘、收效甚微。”

一位校长直言,“上海课标和全国课标不一样,毛坦厂中学的老师多年来教惯了全国课标,就算重新为上海学生独身定制一套教学方案,其有效性也需要经过实践证明。”

此外,异地求学的风险也不容小觑。不同城市的教学文化、生活环境都不一样,高中生正处于青春期,复读原本就有一定的心理压力,加上生活环境和教学方式的变化,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

“随着高考改革的推进,教育资源的丰富、对综合素质的进一步重视,毛坦厂中学这种纯粹刷题的应试教育可能效果会越来越差。”有校长表示。

代招生机构

对于为毛坦厂中学上海高复班代招生的上海麦坚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海)网站上查到了其营业执照信息,但是在教委的相关网站,查不到其办学许可证。目前高复培训并不在上海,这是否算违规?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上海麦坚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地在上海市虹口区,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成立日期为2016年4月6日。经营范围是:信息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文化艺术活动交流策划;计算机软硬件开发;会务服务;展览展示服务;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财务咨询,人才中介、代理记账(取得许可证件后方可从事经营活动)。经营范围中未涉及异地高复招生的资质,记者在相关网站上也没有查到办学许可证。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责编:龚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