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丽东:生态养羊致富经

2019年07月19日17:27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德清县新安镇,与杭州市余杭区仅一河之隔,田地和鱼塘规整排布。枇杷旺季过后,农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青虾、水稻的养殖。

一行人来到一座白色围墙围起的院子,在当地大片鱼塘、田地和草棚中显得格外亮眼。若非刻意了解,并无人看得出这是一个羊场。

现年31岁的孙丽东就是“三羊生态牧场”的负责人,目前,其羊场规模已达15亩地,最高可容纳4000头羊。

近日,孙丽东正在忙碌羊舍的扩建工程,“扩建后羊舍的规模可以达到25亩,能够容纳6000头羊,是德清县上最大的一个养羊场。”

他介绍称,扩建后的羊舍将会铺设轨道,以便日后利用自动喂养机进行喂养;随着羊群数量的增加,日前闲置的大型谷物粉碎机也将被提上日程。

目前闲置的大型谷物粉碎机

除却羊场场主的身份,如今的孙丽东还在村里担任团委副书记的职务。

顶着“大学生回乡创业”的身份,孙丽东凭借生态养羊的理念,在湖羊养殖领域颇有建树,成为真正的 “领头羊”。

“阴差阳错”成“羊倌”

出生于1988年的孙丽东,一直梦想成为一名警察。2010年从江西司法警官职业学院毕业后,却接连经历两次公考失败。

前途迷茫之际,孙丽东关注到当时热议的“假羊肉”事件。“那时候新闻上报道出很多烧烤店的羊肉串都不是真的羊肉,好一点的也是用羊肉的边角料以次充好。”

黑心商家的行为,点燃了他心中未能实现的英雄梦。“别人能养羊,我也能养好”,抱着试试的心态,孙丽东在从事畜牧养殖业的亲友帮助下开始了他的羊倌生涯。

2011年恰逢德清县响应浙江“五水共治”决策,严查养殖污染。新安镇上一个2000多平米的猪圈被勒令拆除。孙丽东抓住机会,租下废弃的猪圈。同时他向周边的养羊散户购买了5只种羊,正式开启了他的养羊事业。

羊舍外景

然而实践远没有想法来得简单。即使自认做了充足准备,小羊出生后不高的存活率让他措手不及。孙丽东主动请教经验丰富的村民,并及时改进。看着刚出生的健康乳羊,孙丽东真正对养羊产生了兴趣。

即使身边少有人鼓励支持,他毅然决定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一次性购入100多头种羊。彼时,为了更好地照顾羊群,他甚至搬到羊舍居住。

孙丽东抱着出生不久的小羊(受访者提供)

湖羊养殖事业初有起色,销售渠道成为重点难题。“那时候到处跑,一家一家地去问,推销自己的羊,”孙丽东回忆道。为了建立沟通,他时常光顾一家新疆烧烤店,在保证羊肉品质的前提下,成功成为这家烧烤店的供应商。

目前,他的客户遍布淮南地区,例如河南、安徽等地。孙丽东曾自己一个人开着车连续赶500多公里的路给顾客送货。因其羊肉品质过硬、货源稳定,他的客源逐渐稳定,湖羊养殖事业步入正轨。

环保领头羊

大学生的身份一度让父母和村里人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父亲仍旧希望我考公务员,稳定一点。”村里的其他农民也并不看好孙丽东能够在农业创业这一块有所突破。

2013年,孙丽东把握时机,利用羊肉价格的陡增,赚到了第一桶金,这令他扬眉吐气了一番。“我用赚的钱买了辆宝马,给大家都看看,”孙丽东自豪又有点害羞地笑了,“我做人挺高调的。”

乘胜追击,孙丽东想要真正干出一番事业。

在湖羊养殖技术上,孙丽东采取询问村民、买书自学、请教相关领域专家——浙江大学叶均安教授等多种途径解决难题。他自主搭配营养均衡的环保羊饲料,以回收村里废弃的植物秸秆为主,混合豆腐渣、啤酒糟等其他谷物,制作成天然饲料。

堆积的玉米秸秆与啤酒渣

2015年,德清县下达“浙江省青年创业创新行动扬帆工程扶持”项目,提供无息贷款10万元的项目补助。同年,政府对于规范化养殖场扩建项目资助半数金额。

借着政策扶持,孙丽东进一步扩建羊舍,肉羊数量翻了一番。2016年底,德清县着力于农业环境建设。孙丽东由此开始改造羊舍环境,外墙刷新、门口重造、绿植新种,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三羊生态牧场”。

肉羊

为进一步提升农场环境,孙丽东引进“自动刮粪机”,成为当地“环保畜牧第一人”。其羊舍下方悬空一米,底部用水泥浇灌铺平,以便机器通过“刮走”,取出羊群的粪便。

这样的技术可确保干燥天气下的羊粪快速集中售卖,而类似羊尿以及雨天湿润的粪便能够第一时间清理干净,集中烘干晒干,减少渗透性水质污染,达到更高标准的“雨污分流”。

孙丽东在传统农业的基础上,逐步引进环保技术,成为当地生态农业的先行者。

他介绍说,扩建中的场地还规划有一个羊粪贮藏仓库,不仅可以有一片空地专门用来晒干羊粪,还可以在阴雨天气储存羊粪,基本清除污水渗透引起的污染问题。此外,孙丽东还在尝试建立污水处理池进行围水处理,进一步解决水质污染问题。

羊粪作为销售品,多用于花果种植,常常供不应求;加之羊粪的打包加工几乎零成本,在环保卫生的基础上,羊粪销售也为孙丽东带来不少的收入。

“现在很多人喜欢在办公室里养多肉,多肉的种植需要有机肥料。羊粪仓库建好后,我们可以加工羊粪,做成有机肥料再卖出去。”

雨天用塑料布遮盖的羊粪

作为规模化农业养殖的楷模,他被村民推举当选为新安镇舍西村村委委员,并成立湖羊养殖合作社。在社内交流时,孙丽东发现散户不便购买饲料,于是每次他在订购的一卡车的饲料原材料中,分出一些给散户购买。

羊场工人在为肉羊接种疫苗(受访者提供)

“因为年轻,我们输得起”

随着湖羊养殖事业的不断做大,加之光环在身,孙丽东俨然成为县里的名人。他与妻子就是在一次媒体报道中结缘,他的妻子曾是前来采访的记者,现在两人已结婚并育有一子。

提起妻子,一向紧张腼腆的孙丽东,突然像是放松了下来。“我做什么她都支持我,”他语气里满满都是幸福

相比妻子的全力支持,在孙丽东看来,父母仍旧不太支持自己的事业。羊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却是为了事业对家人少有陪伴。

当初不顾家人的阻挠,孙丽东一意孤行,从事湖羊养殖。2018年,湖羊价格再创高峰。那个秋冬,孙丽东每天凌晨两点起床,把羊送去屠宰场屠杀,切块分好后送到饭店,以满足商户6:00拿到货品的要求。在家人看来,即使小有成就,不赞同的原因只是不想他那么辛苦。

孙丽东回忆道:“那段时间,和家人打个照面的时间都没有。凌晨出门时,妻儿还在睡觉,晚上忙完回家后倒头就睡了。”孙丽东的妻子在一旁补充说:“他每天都很辛苦,早出晚归,也见不到孩子……但我还是理解他的,毕竟做生意,要打好基础。”

“确实是没怎么陪他们,”孙丽东抱歉地看了眼妻子。过度的操劳导致孙丽东患上鼻腔囊肿,动了手术。他本人对自己的疾病毫不顾及,反倒是家人在不断替他操心。

孙丽东的父亲一面埋怨他的养殖事业,一面却也在帮忙分担羊场的工作。姐姐也在去年开始帮衬羊场工作。手术过后,孙丽东反思了自己前期的工作状态,开始进行事业上的转型。

工作人员在进行羊粪装袋,右一为孙丽东的父亲(受访者提供)

羊场规模扩大,自动化机器逐步引入,孙丽东正在尝试合伙,分担羊场管理的工作,腾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此外,他还在投资一些副业,形成前期物料到后期加工的产业链。

看着丈夫的转型举措,妻子说:“我支持他。年轻人就该自己闯一闯,坚持自己的事业。因为年轻,我们输得起。”

在绿水青山中打造“生态牧场”

孙丽东的规划始终保有自己的频率。他积极关注相关政策,顺势而为进行一定的改革扩建;同时,他慎重考虑本身实力和客观风险,不盲目跟风。

“养羊要还是要稳定一点,一步一步地慢慢来,”他的每一步看起来都顺风顺水,殊不知这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一步步执行的。

孙丽东始终认为自己在创业之初就拥有一个废弃猪圈是幸运的。此外,人才回流的身份与环保意识的输出给予孙丽东更多的政策福利。除去最高免息10万元贷款的青创项目,当地大学生回乡创业的补助也在今年从5000元上涨至10000元。

尝试转型的孙丽东一直在为营业执照等证件奔波。“想要以加工成品的形式卖出,向第三产业靠拢,就需要通过层层审核获取证件。”

孙丽东近期准备扩建的相关内容资料

然而,由于畜牧业相关政策的严格实施,畜牧场地、雨污分流等技术、刮粪机等自动机械,均使大部分散户无法实现规模化养殖。

以场地资源为例,依照《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第五条规定,要求动物饲养场选址距离城镇居民区、文化教育科研等人口集中区域及公路、铁路等主要交通干线500米以上。

“有些羊场因为选址问题就不能进行扩建。即使想要扩建,还需要政府批准设施用地,”孙丽东解释道。

父母从事湖羊养殖的 90 后青年小金说:“我们一直想做产业升级,打造可持续

休闲型农业,但拆除补助少、政策不太明确,我们不敢贸然投资发展。”

土地资源对于动物饲养业尤为重要,德清县畜牧局副局长周烈说:“当前农业农村部正在考虑修订《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将根据风险评估结果确定合理的选址范围,从而扩大养殖用地的选择范围。此外,德清县农业农村部门和自然资源规划部门也在积极商讨设施农用地备案事宜,以解决养殖业发展所需土地受限问题,扫清湖羊产业兴旺发展的根本障碍。”

此外,孙丽东所在的德清湖羊养殖联盟也一直在讨论建立生态牧场,“社区集中化的养羊方式可以给更多散户规模化养殖的可能。”

“三羊生态牧场”的羊舍内部

“这么多年一步步走过来,羊场已经成为我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如今,凭借着规模化养殖的理念,孙丽东已经将“三羊生态牧场”发展为德清县最具规范化的湖羊养殖场。近十年的创业旅程不仅为孙丽东个人积累了经验,也为德清县的其他农户作出了表率。

尽管经历了不少艰辛,孙丽东也算是苦尽甘来。“养羊我是肯定不会放手的,”他像往常一样微微颔首,却语气坚定。(作者: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刘歆妍,顾欣怡,朱佩佩)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