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一道来

上海中心城区“绿宝石”:新江湾城街道垃圾分类实现三个“全市率先”

2019年07月09日11:2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你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的,我明明把外卖单撕掉了?” “侵犯我的隐私,我要投诉你们居委会!”每次在电话里听到这些,政立路第一居委会书记朱莉总是哭笑不得。

为了找到在“定时定点”之外乱丢外卖盒的居民,朱莉和社区的志愿者们不知在晚上九点后“蹲守”了多少个垃圾桶,练就了一身拼接破碎纸张的“好手艺”。

在新江湾城街道推进垃圾分类的过程中,撤掉原有垃圾桶成为居民的最大争议。许多居民觉得本来走到楼下就能扔掉的垃圾,现在需要专门跑到新设的集中投放点,十分不便,为了将垃圾桶再争取回来,投诉居委会的、躺在垃圾里撒泼的、故意随地乱扔垃圾的、将外卖单撕碎再乱丢外卖的、扬言有钱不怕罚单的……使出什么招数的都有。

要解决百姓的实际问题,光靠“堵”不行。

作为上海首批生活垃圾分类示范街镇,新江湾城街道针对部分居民和机构垃圾分类的意识不够强的情况,不仅成立了全市首支街道层面多元化构成的生活垃圾新时尚宣讲团,而且探索建立全市首支专业化垃圾分类指导员队伍,同时,还成立全市首个专门用于垃圾分类的公益基金,通过多种形式支持垃圾分类工作,不断提高生活垃圾分类实效。

垃圾分类初接触:遭遇各种“九九八十一难”

“古典名著《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遭受九九八十一难,最终取得真经,我们社区的垃圾分类工作也像是这样一个过程”,睿达路居委会负责人朱周军回忆起近两年的垃圾分类工作,笑称道。

“睿达路居民区的居民多是军队离退休团职以上的老同志及其家属,他们都是为祖国做出贡献的老英雄,一辈子在部队,如今到我们社区来养老,还要整日接受我们垃圾分类的宣讲教育,最初有不理解和不接受,也是在所难免的。”对于在工作初期遇到的困难,朱周军表示理解。

对于如何解决问题,朱周军打开了话匣子:“他们是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他们讲政治、有原则、党性强,我们居委会就抓住这一居民特点,主动对接江湾军休中心,通过组织生活会这一载体,进行垃圾分类的深入宣传,将‘新时尚’活动与党的组织生活有机结合,使老同志自觉接受”。

第一个问题刚解决,第二个问题又来了。

“居民建立起了垃圾分类的意识,但我们找不到指导员,贴出去的宣传海报,有回馈的信息寥寥无几,整整一个礼拜,只来了两位指导员”,朱周军无奈地表示。

面对第二个困难,睿达路居委会想到了社区里的物业,有了社区保安和保洁员的参与,社区指导员匮乏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不久之后,居民总是分错、投错垃圾,成了朱周军和同事们遇到的又一个问题。

睿达路居委会就请来街道的宣讲团到社区给居民宣传教导垃圾分类知识,同时,集结一批热心、有感召力的居民,利用讲人情、买面子的宣传方法,将垃圾分类知识“一对一、面对面”传播给社区居民。

面对困难不退缩,而是讲方法、有侧重地解决问题,这一点倒真是与《西游记》师徒四人不怕困难的精神相似。就这样,睿达路居委会在垃圾分类的过程中经历诸多磨难,最终成功地让居民参与到垃圾分类工作中。

遇到困难的不仅有睿达路居委会,银亿江湾邸也遇到过不少难题,撤桶初期,业主们还是把垃圾乱扔到原来的点位上。

为了解决矛盾,孙晓莉和同事们经过近半个月的上门走访沟通,终于了解到,居民对社区“定时”投放不满意,很多上班族经常下班到家后错过了垃圾投放时间,影响正常生活。为了将垃圾桶再“争取”回来,一些业主便故意乱丢垃圾。

为此,银亿江湾邸物业保洁主管孙晓莉说:“业主的诉求很正常,我们换位思考后将早晚的投放时间都推迟半小时,晚上更是多延长了一个小时,只要居民方便,我们辛苦些不算什么”。

苦口婆心从源头抓起:最难转变的观念杠上最无私的志愿者

住在政立路711小区的陈燕萍阿姨表示,从2011年新江湾城街道成为上海第一批推行垃圾分类的街道开始,她就发现,社区虽然积极进行垃圾工作,但居民的分类意识并没有做到全覆盖。

为提高居民的源头分类意识,让居民们增强垃圾分类意识,社区的志愿者们不是守在垃圾桶旁指导,就是在上门做示范。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居民不太配合。”陈阿姨告诉记者。在一次值班中,她就遇到了嫌垃圾袋脏、不愿破袋分放垃圾的居民。她好声好气的劝阻似乎并不受到居民欢迎,“这个垃圾袋很脏的,我已经给你分了,这活就是你干的”。面对居民脱口而出的话语,陈阿姨有些意外。

本着服务他人的志愿者精神,陈阿姨依旧好心地提醒:“7月1日正式实施后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或单位未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将面临处罚”,态度嚣张的居民更是扬言有钱不怕罚款。

其实,垃圾分类工作不被理解,这不是个例。

陈阿姨的同事就曾遇到过强词夺理、咄咄逼人不愿把外卖盒分好类再投放的年轻人。年轻人还要以宣传不到位、宣传海报字太小、志愿者们态度不好等理由投诉这些上了年纪、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志愿者们。

“做好生活垃圾分类,难就难在让居民转变观念,不被理解是日常,但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这是陈阿姨作为垃圾分类志愿者多年来的感受。

同是志愿者的孙晓文阿姨已经70多岁,在日常的工作中不仅要挨家挨户上门宣传讲解,监督每一位来扔垃圾的居民,每次值勤还要上下巡视三栋楼34户人家的垃圾分类情况。

政立路第一居委会书记朱莉告诉记者:“在一年365天中,志愿者们放弃了很多的私人时间,放弃了出去旅游的时间,哪怕有事情,也不愿耽误值班。而他们在工作中听了比我们更多的闲言碎语,受了比我们更多的委屈。阿姨们每日‘你是什么垃圾?’的灵魂拷问或许是大家的调侃,但他们的确是我们最值得尊敬的人”。

居民主动参与:从投诉抵触到微信群里变“大侦探”监督

“没有吃完的巧克力算什么垃圾?”

“剥了龙虾擦手擦嘴的餐巾纸算什么垃圾呀?”

“过期的酸奶怎么分类?”

“车库有袋乱丢的垃圾,请哪位业主认领下?”

“要评比了不能给咱们楼抹黑!”

……

“为配合做好垃圾分类的宣传工作,我们都会通过微信、QQ业主群等高效的通讯方式给业主发布生活垃圾分类知识。以前群里业主都在给物业提意见,搞投诉,现在的群里询问垃圾怎么分类成为了日常。”高丽国际物业有限公司尚浦名邸物业经理叶飞谈到垃圾分类工作中的变化时提起。

这样的变化不仅出现在尚浦名邸的微信群里,在孙晓文阿姨的“温馨之家”微信群里,讨论如何分类垃圾成为群里最热的话题。

“谁家的垃圾赶紧来认领一下,不要因为个人罚我们大家的款!” 这是上午11点多一位业主在车库发现乱丢的垃圾,在群里寻求大家帮忙的消息。不到下午两点,乱丢垃圾的业主就被大家找到了。

6月初还在面临着业主们撤桶后乱丢垃圾“难题”的孙晓莉,很难想到在如今的业主群里,人人都成为了追踪垃圾袋的“大侦探”。

如今,在新江湾城街道的社区群里不再有垃圾分类引起的矛盾和投诉,转而开始分享各种垃圾分类的小知识、小游戏,人人还成了“大侦探”。居民们面对垃圾分类也在潜移默化地从法规要求的“要我分”的法定义务变为“我要分”的自觉行动。

新江湾城街道杜娟书记指出:去年以来,新江湾城街道积极创建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示范街道,在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下,在区绿化市容局的指导支持下,通过党建引领、统筹协调;因地制宜、分类推进;建立队伍、培训督导;示范引领、社会动员四项探索,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目前,生活垃圾分类已在辖区内全部50个居民区、2万余户家庭和40家单位全面展开,居民区分类实效达标率达95%以上。

与此同时,虽然街道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但仍有进步空间。今年以来,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出台为契机,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再出发再动员,将机关干部自编自导自演的垃圾分类主题的小品等文艺节目送到社区、校区、园区、商区、营区;结合大调研常态化制度化开展,处级干部带头,机关干部、居委干部、物业人员一起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动员,做到“敲开门、面对面”宣传;启动各居民区分类实效排名制度,坚决打好垃圾分类这场攻坚战、持久战,为上海提高特大城市管理的精细化水平、为杨浦“三区一基地”建设、为把新江湾城建设成为宜居宜业宜创的示范社区作出不懈努力,让生活垃圾分类真正成为新江湾城这片热土上的社会新时尚。 

(责编:实习生、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