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县】上海大学新闻学子走进浙江德清新闻实践录

朱鹮守望者“老许”:情定朱鹮,半生守候

2019年06月30日19:1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一个水桶、一把扫帚、一顶草帽撑起了他半百的时光;他也曾血气方刚,离乡闯荡;也曾胸怀大志,想要衣锦还乡;他出走半生,意外和朱鹮结缘,从此开始了漫长却坚定地守望。

下渚湖湿地

浙江省德清县境内的下渚湖湿地,是江南地区最大的天然湿地,绝佳的生态环境使得这片湿地水草丰茂,鱼虾肥美;星罗棋布的岛屿上白鹭成群,百鸟飞翔,被誉为“中国最美湿地”。在这钟灵毓秀之地的深处,下渚湖湿地朱鹮繁育基地正坐落于此。

沿着嘎吱作响的竹桥,踏步在泥泞的小路,路的尽头,一道铁门两侧挂着八个蓝底白字的大牌子:国宝基地,非请勿入。这道铁门背后,就是老许和他的朱鹮们生活的地方,每天早晨8点,穿过这道铁门,新的一天就从这里开始了。

老许注视着朱鹮

老许,全名许连松,是浙江省德清县沿河村的一个普通村民,也是浙江省德清县下渚湖湿地朱鹮繁育基地的第一位饲养员。自基地成立之初,他就一直坚守在这里,从事朱鹮养殖11年有余,见证了德清朱鹮异地保护的全过程,练就了几乎仅凭借叫声就能分辨出每一只朱鹮的“听觉神功”。

老许在泥鳅房为朱鹮精心挑选食物

打扫卫生、投放泥鳅、哺育雏鸟、野外监测,年年岁岁,三千多个日夜,他雷打不动地重复着这四个过程。工作时的他总是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一个人洗桶;一个人喂食;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盯着监控,一看就是一下午;一个人骑电动车跑很远的路,只为找一个朱鹮巢穴。

可每每谈起自己的工作,老许的眼睛立刻就亮了,满面红光,说起话来手舞足蹈、神采奕奕,滔滔不绝。在他心里,从不觉得做饲养员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经历整个过程,付出了不少,有一种成就感。”越是上了年纪,老许对养朱鹮越发乐在其中:“到了60岁以后,只要你有一份想做的工作、能胜任的工作,把它做下去,这样的状态就已经很好了。并不是一定一个月要挣多少钱,有一份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让生活和工作融为一体就很好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

老许年轻的时候,也像其他同村的孩子一样,渴望外面的世界,“当时年轻,农村各方面都比较闭塞,也想到外面去看看”。初中毕业后,他在家做了2年农活就自己报名当了兵,在南京打隧道修铁路,从此,这个农村孩子闯进了他少年时满怀好奇的世界,开始了他半生的逐梦与漂泊。

复员后,年轻的老许又先后到企业上了四五年的班,承包过池塘、跟风养殖过珍珠……他说:“当时年轻,想着多尝试一下”,抱着这种想法,他继续只身在外漂泊。1995年,他坐上了去云南的火车,决定做些小生意,那时坐火车出行的条件并不好,没有座位就只能坐在过道上,近40个小时的车程,虽然艰苦,但一颗想要干出一番事业的心,却支撑着他挨过了一切苦难。那时的老许,如同现在的许多青年一样,满怀雄心壮志,想要闯出一番事业,想要小有所成,想要衣锦还乡。

一面之缘,十年相守

老许第一次见到朱鹮是在电视上,那时的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鸟类,初次见面,年少的老许就被它美丽的外表深深吸引住了。这个生活在闭塞山村里的少年,对朱鹮的诞生和生活习性充满了好奇。那时的他不会想到,将来有一天自己将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近朱鹮,并在这种堪称“鸟类中的大熊猫”的身边,一呆就是十一年。

浙江省德清县沿河村

47岁的老许,人至中年开始安定下来,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回到家乡沿河村。阔别几十载,重返家园时,老许看到了家乡的高速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并驾齐驱,产业发展日新月异,但简单却淳朴的人际关系,在乡村振兴的现代化潮流中却从未改变。

贪恋于这一方土地的质朴单纯,他在家乡承包起了鱼塘,做起了水产养殖,本以为后半生的岁月就将这样平平淡淡、安安稳稳地渡过。就在这时一条消息传到了老许的耳中——当地要引进朱鹮。他简单斟酌后,觉得养朱鹮或许是一种不错的尝试,“毕竟是国家的一种保护动物嘛,尝试一下,挑战一下,看看这个工作有什么难度,假如把这个工作做好,把朱鹮养好也有一种成就感、荣誉感。”

2008年4月,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他加入了下渚湖朱鹮繁育基地,成为了德清县第一个朱鹮饲养员。得到这份工作可把老许高兴坏了,每一个值得回忆的瞬间,老许总让儿子拿来相机,拍成照片放进手机相册里,一有空就拿出来反复品味。

基地成立之初,从陕西周至县楼观台引进了十只朱鹮,即便规模不大,朱鹮养殖对刚入行的老许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喂养大鸟没有经验,老许就踏踏实实向身边的技术人员学习;孵化雏鸟没有设备,老许就自己动手,用身边最普通的纸板和灯泡做了一个简易的保温箱。虽然孵化率不高,但好歹这个“土味保温箱”还是起作用了。

下渚湖湿地朱鹮

2009年4月,德清县人工繁育的第一只朱鹮雏鸟破壳而出,用他的话来说,“仿佛自己的一个孩子出生了,看到小鸟出来肯定是一种惊喜,从孵化到喂大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基本上和带一个小孩差不多。”

每年四五月份是朱鹮的繁殖季节,也是老许最忙碌的时候,他天天守候在孵化室里,观察记录朱鹮蛋的孵化情况,“天天待在孵化室里,与朱鹮宝宝同吃同住,连续好多周都没有回过家,就待在孵化室里”。回想起当初的日子,老许满是感慨,“当时的条件没有现在那么好,走的都是泥巴路,工作的房子是大棚房。”可是能够看着朱鹮雏鸟平安降生,老许对此无怨无悔。

在其位,谋其职

老许在野外投食点投放泥鳅

喂养雏鸟时,老许总是坚持把泥鳅打碎,再用吸管一点一点喂给小鸟吃,每天喂食四到五次,喂食的时间也必须精准把握。为了不耽误给小鸟喂食,老许和同事们总是匆匆吃完午饭就赶忙返回基地,害怕稍有耽误,雏鸟就会饥肠辘辘。在喂食之前,老许总要先把垫在小鸟下面的卫生纸换掉,他总担心,如果不及时清理可能引发疾病。此外,雏鸟生活的环境必须严格灭菌,隔两三天就要对整个孵化环境进行消毒。

除了照料雏鸟,面向游客展示的成年朱鹮也让老许放心不下。由于基础设施不完备,游客可以零距离接触饲养成年朱鹮的鸟笼,老许担心游客的喧闹声会惊吓朱鹮,于是就写了一个牌子,放在竹林旁,提醒游客不要大声说话,惊扰朱鹮。即便是已经放归大自然的朱鹮,老许也总要忙里偷闲,每天抽空到野外去“拜访”。

老许用相机拍摄的鸡与朱鹮同框的照片

背上林业局配备望远镜,拍拍肩头挂着的照相机,相机里存满了十一年来老许为他的朱鹮们拍摄的数不清的照片,他昂起头,还是满脸的兴奋,冒着大雨又出门了。

“每天都要去巡查,观察它们的活动情况,特别到繁殖期比较忙,要去到它筑巢的地方来观察它们筑巢、卧巢、育雏的过程。”刚放飞的朱鹮常常会有一种应急反应,会一直往前飞,不进食也不休息,最远一口气飞了20公里。有些个别的朱鹮由于没有觅食的习惯,趴在降落的地方。每每说到这些,老许的眉头都会有些紧锁。

如今,59岁的老许,儿孙满堂,退休之期将至,但守望的旅程还将延续,“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每一个年龄段的想法不一样,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去考虑做一番什么事业,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条件允许,他希望能够一直做下去,不退不休,用绵延不绝的陪伴,作为自己这一生对朱鹮的告白。

作者: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蒋希源 段昕霖 李海珍

(责编:葛俊俊、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