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昆曲王子张军: 昆曲的未来,靠演员更靠观众

2019年03月08日15:53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3月8日电(陈晨)“100岁的越剧,是妈妈们在看;200岁的京剧,是爸爸们在看;但是600岁的昆曲,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在看。” 近日,“昆曲王子”张军携《我,哈姆雷特》走进上纽大,与上纽大艺术访问助理教授科里·沙利文展开了一场特别的艺术文化对谈。

 

“开到荼蘼恨春去,萧萧落叶恼秋来。凭谁看破春秋事,不过歌台与泉台!To be,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当扎着辫子、青春活力、身着上海纽约大学卫衣的潮男“昆曲王子”张军唱出《哈姆雷特》著名台词时,台下的师生、粉丝都被带入了哈姆雷特的世界中,回报以如雷般的的掌声。

据了解,《我,哈姆雷特》是为纪念莎士比亚与汤显祖诞生400周年,由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推出的原创作品。《哈姆雷特》非常复杂,又是用古汉语来表演,怎样让观众都能看懂这出戏呢?为什么要选择保留“to be or not to be”?面对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张军认为,外国观众更能理解《我,哈姆雷特》。他还记得自己曾在莎士比亚诞辰,面对一群身着礼服的观众,在大英博物馆的展厅中演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表演中,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个人特征和情感,“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观众也能从角色身上看出不同的映射。按照一般规律来说,昆曲都是用古汉语演绎,而to be or not to be中所传达的彷徨情感让他没法忍痛割爱,就选择了保留。

长久以来昆曲被称为“水磨腔”,是因其曲调细腻婉转,唱词典雅华丽,故称“水磨腔”。好似古代水磨漆器,中国传统打磨家具的制作工艺叫做水磨法。需要用水贼草反复打磨,使它的外表异常光滑。因此用水磨腔来形容昆曲,是因为昆曲唱腔外表听起来柔美雅致,但内里却蕴藏着极大的力量。现场,张军不仅普及了昆曲曲牌、唱腔、角色、身段等知识,还就昆曲的传承、创新等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昆曲,不应该留在博物馆里。”张军在唱完最后一个音符后,观众的掌声连绵不绝,“昆曲的未来不仅仅是靠演员,更靠观众。”

(责编:陈晨、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