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突宣布闭园让家长措手不及

2019年01月11日08:33  来源:新闻晨报
 

■原因是与房东存在合同纠纷被判败诉

■家长对园方措施及后续安置都有不满

见习记者 荣思嘉

松江创意幼儿园在九亭片区小有名气,园区总共300多名学生,家长们对其办学质量也是颇为认可。可就在8日,家长从幼儿园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这样信息:由于幼儿园和房东之间存在合同纠纷,双方进行了民事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幼儿园败诉,要求幼儿园10天之内搬出,因此幼儿园告知家长从1月18日开始闭园。

这个突然的消息让所有的家长措手不及,大家纷纷质疑:幼儿园为何会如此突然地宣布闭园?这300多名孩子应该如何安置?

■家长叙说

幼升小

关键时刻面临“失学”

孙女士的儿子在松江创意幼儿园就读国际班,今年大班了,正是面临幼升小的关键时刻。然而,1月8日,孙女士在松江创意幼儿园的公众号上看到幼儿园宣布:因为官司败诉,所以1月18日就要彻底关园了。

孙女士告诉记者,其实家长们对于幼儿园方面和房东的合同纠纷,早在2018年夏天的时候就有所耳闻了。当时一帮家长也都去询问过幼儿园园长:“当时园方就告诉我们说他们的合同到2024年的,幼儿园是肯定会办下去的,后期可能会跟房东打官司,但是幼儿园也一定会胜诉的。”孙女士说,后来幼儿园方面还在学校张贴了相关的说明,也在公众号上发布了几次说明,而且新一学年的招生也在正常进行。

种种举措,都让孙女士吃了“定心丸”:“特别是去年报名的时候,这个学校很热门,供不应求,那我们肯定是觉得没问题的呀”。哪知道,到了今年1月8日,孙女士和一帮家长等来的消息,是幼儿园方需要在10天后马上闭园。

对这个消息,孙女士感到非常吃惊又非常愤怒——

自家孩子从小班开始就在这里读,现在已经第四个年头了,幼儿园怎能说关就关?

幼儿园为什么不提早通知,而是到最后关头才进行告知呢?

之前幼儿园明明承诺和房东的合同持续到2024年,那幼儿园和房东的官司又为何会判幼儿园方面败诉呢?

全分流

或打断孩子培养规划

除了对幼儿园方面的做法感到质疑和震惊,孙女士对于后续的解决方案同样非常苦恼。

“当下最要紧的问题是,寒假还没到,孩子就没学上了,马上又要过年了,我们家长又得想办法联系新的幼儿园,事情这么突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孙女士说。

除了眼下的问题,家长对于孩子的未来规划也因这次闭园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创意幼儿园有三种班级,国际班、双语班还有普通班,我儿子读国际班就是想跟以后的双语学校衔接的,我们一换学校整个计划都会被打乱,如果教育局来做分流,分到普通的中文班去,很大可能之后就没办法去读双语学校了。”

而从情感角度考虑,自家儿子在创意幼儿园四年了,身边的同学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很有感情,幼儿园的这一决定意味着下个星期,有的孩子之间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读了几年一个说法都没有就再见了,真是个很大的遗憾。”

眼下未来都是问题,然而孙女士和一帮家长却认为幼儿园方面的态度非常消极:“有人告诉我们说幼儿园上诉可以再争取一些时间,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大班就毕业了,小班中班的也可以有时间过渡,找更好更适合自家孩子的学校,不用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园方就是一点上诉的意愿都没有,这种态度我们家长很不满意。”孙女士表示。

含糊回复

让我们难以接受

1月9日,松江创意幼儿园已经举办了家长会,就上述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但幼儿园方面和松江教育局对此的说明和回复却不能得到众多家长的信服。

“具体的处理措施,会不会上诉,能不能分流全都是不确定的答案,幼儿园的这个回复我们是不接受的。”一位小班学生的妈妈说道。

“幼儿园和房东的纠纷为什么到如今这个地步才告知家长这个消息?是否有更优的解决方案?有没有保留幼儿园的可能?”一位中班学生的爸爸问道。

除了面向幼儿园的问题,也有家长将疑问抛给了教育部门——

教育部门对于幼儿园的开办是有监管作用的,幼儿园和房东的合同是否有在教育部门备案?

幼儿园关闭需要提前向教育部门报备,教育局方面对此又是否知情?如果知情又为何不告诉家长?

教育局是否对此次事件存在失职、监管不到位的情况?

现场一位大班学生的爸爸将一系列问题抛给了松江教育部门。9日当天,无论是园方还是教育部门,对家长的问题都没有现场做出答复。

■园方表态

第一次沟通 想送给房东经营但联系不上

1月9日下午3点,记者跟随孙女士来到了松江创意幼儿园,当天下午幼儿园将举行两场家长会,分别面向中小班家长和大班家长。

一名家长委员会成员告诉记者,在上午早些时候,家委会、幼儿园以及街道、教育局工作人员进行沟通。

园方解释称幼儿园和房东之间的纠纷源于双方签订过两份合同,一份合同到期为2024年,但要求租金逐年递增。而另一份合约则是到2018年到期,租金固定。园方认为2018年到期的那份合同是前一份的补充合同,应该是以前一份合同的到期时间为准,但法院在判定时却认为那份合同并非补充合同,而是实际执行合同,因而判决幼儿园方面败诉。

在沟通过程中,教育局和街道方面也给出了一定的分流方案,告知目前九亭的幼儿园有600个生源位,能够满足创意幼儿园生源分流的需求。

在家长会上,幼儿园园长以及松江教育局信访办工作人员相继汇报了相关情况。

幼儿园李园长表示:同意向董事会提出向法院提请上诉的要求,为所有人争取时间来妥善解决此事。同时安排创意幼儿园董事会与教育局,街道,家委会继续商议法院上诉问题。同时园方也提出“愿意无偿把松江创意幼儿园送给房东继续经营,以确保300多位全体师生不产生任何变动”的提议,但无奈联系不上房东本人。

李园长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受聘人员,其实也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们幼儿园每年的综合评分都在80分以上,有一年还是90分,这很难得的,我们真的是全心要做好这个幼儿园,但是现在发生这个事情,我也觉得很无奈,也没有办法”。

松江教育局方面的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对此不做回应,只是针对12315投诉进行情况说明及回复。

第二次沟通 争取开到今年6月30日

昨天,松江创意幼儿园就“幼儿园突然关园,300多名学生难以安置”的问题再次与家长展开沟通。

下午1点,记者再次来到幼儿园,学生们此时正在午休,众多来到幼儿园的家长们也都显得很忧虑。“到底是个什么说法呀?幼儿园是不是真的马上就要关门了呀?”一位妈妈愁容满面地说。

松江创意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部分成员首先与松江区九里亭街道教育办、松江区托幼办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松江创意幼儿园的法定代表人展开了沟通。

“学校到底能开到什么时候?”有家长首先抛出了这样一个大家最为关注的问题。

“我在这里跟大家保证,我要让幼儿园开到6月30日,我已经去跟房东谈了,我要为家长和孩子负责,在这里也向大家道歉。”幼儿园法定代表人王总当场向家长代表表态,而后松江区九里亭街道教育办及托幼办的相关工作人员也支持了王总的说法,表示职能部门会积极推动双方协调沟通,争取幼儿园能开到2019年6月30日。

最后,职能部门表态将在14日之前让幼儿园和房东面对面协商,并对“6月30日”这一时间节点签订书面协议。

而针对中小班更为关注的“分流择校”问题,有家长提出分流后如何收费?

松江区托幼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幼儿园的收费是在教育局备案的,不存在坐地起价、乱收费的情况。

对于接收幼儿园的收费问题,教育部门会做出协调,给出指导性意见。不过,最终收费还是由接收的幼儿园方面决定。

(责编:陈晨、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