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股票诞生——开市鸣锣交易所

2018年12月04日14:47  
 

欢笑伴着泪水,每天随着K线跌宕起伏的股民们,可还曾记得28年前的那一响锣声?

从无到有的上交所

为什么上交所股票挂牌上市时敲锣而不是敲钟?为什么不用口头竞价而是选择电子交易系统?股价放开前竟然存在黑市?交易所的筹建方案中为什么一定要办张报纸?一起走进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前世今生。

点击进入专题

【对话者】

姓名:上海证券交易所

年龄:28岁

户籍所在地:黄浦路15号 浦江饭店

居住地:浦东南路528号 上海证券大厦

对话者: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 尉文渊

对话者:时任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

法制工作负责人 范永进

对话者: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授 李猛

对话者: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秦畅

秦畅:我们现在所在的黄浦路15号浦江饭店,是一栋有着170年历史的老建筑。这栋老建筑创下了很多的第一。比如:中国的第一部电话和中国的第一只电灯以及第一次放露天电影,都出现在这栋建筑里。最重要的是,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也诞生在这栋大厦一楼的孔雀厅。

“上海证券交易所”:孔雀厅面积500平米,天花板挑高10米,汉白玉柱顶天立地,脚下是大型拼花地板,当年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老尉,有一个问题这么多年一直想问你,你是怎么想到把我家安在浦江饭店的?

尉文渊:说来话长,当年我找过汉口路上海交易所的旧址,黄浦江和苏州河沿岸的旧仓库,看了北京东路的火车站售票大厅和金陵东路的船票售票大厅,都不满意。有人说北外滩的浦江饭店有个大厅,这个饭店是一幢已有150年历史的欧式建筑,以前叫礼查饭店,于是我顶着正午的烈日,步行来到浦江饭店,看到这里的孔雀厅很气派,适合你的身份,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坐落在上海黄浦路15号的浦江饭店

秦畅:如今的浦江饭店即将转身为国家证券博物馆,让我们更细致地窥见28年前的那场变革。

“上海证券交易所”:我和浦东开发开放同岁,可以说浦东开发开放是我的“催产师”。因为,浦东开发开放需要解决资金筹措问题,这就需要资本市场,需要交易所,于是这样一个国家制度体系建设呼之欲出,翻开了新的一页。

尉文渊:所以一方面利用证券交易所这样一个资本市场强大的融资功能,聚集资源,投入到浦东开发开放的过程,同时它也形成了全国性的市场,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

1984年,飞乐音响成为改革开放后

上海第一只公开发行的股票

秦畅:筹建这样一个全新的事物,过程一定不会是平坦的。

尉文渊:那个时候我是在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工作,我的部门恰恰负责证券市场这块业务。在证券交易所没开业之前,市面交易的主要是国库券,股票的数量做的比较少,但是已经引起了上海市民极大的热情和兴趣。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市民的商业嗅觉太灵敏。为什么我们改革开放40年发展得这么快?民众整体素养尤其是经济知识的提升、对于商业的敏锐度都是社会发展的基础。

1991年10月在上交所门前排队

办理股票账号登记手续的市民

李猛:哪个地方的产业基础、经济基础最扎实,哪个地方就对金融有更大的需求。所以从全国来看,当时上海毫无疑问是产业基础最扎实的地方。所以成立这样一个新的金融的形态既满足了企业的需要也满足了老百姓的需要。

秦畅:上海证券交易所在1990年的12月19日正式鸣锣成立,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上交所的筹备时间仅仅只有几个月。

尉文渊:1990年6月,在海外访问的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向全世界宣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将于年内开业。只有半年的时间,那时我只有35岁,根本不懂交易所是怎么回事儿,就想着我们年轻人吃点苦去,仅此而已。

“上海证券交易所”:原来我是一名“早产儿”。

秦畅:只有短短5、6个月,你们是怎么筹备的?

尉文渊:我们是从一张白纸开始起步,其实我心里很紧张。现在回想起来,刚开始至少一两个星期我都找不到感觉,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方的、圆的、长的、短的,连个参考对象都没有。那时候我们一个班子才5、6个人,我是7月接的任务,一直到了11月中旬才有机会到香港考察。去的时候我忐忑不安,因为离年底开业只有一个月了。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顶层设计,是典型的摸着石头过河。

秦畅:应该怎么弄,领导没有给具体的指导意见吗?

尉文渊:领导也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当时大家想的是:上海要抓住机遇,大胆地试、闯,鼓励大家去探索。无知者无畏,我敢做不是因为我懂,恰恰是因为无知才敢去做!

李猛: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容错机制。当时那种容错机制是非常好的一种机制,是非常鼓舞人的一种动力。大家都认识到,不改革没有出路,宽容改革、容错,是非常重要的。

范永进:我感觉到我们的法制建设两个方面实际上是最彻底、最通透的。一个是资本市场的法制建设,因为它涉及到千家万户,利益息息相关。第二就是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他要和国际上的大佬打交道,应该说上海的领导和上海的干将硬生生地闯出了一条血路。

秦畅:现在一只股票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必定会有一个敲锣的仪式,老尉,这又是你从哪里学来的?

中国证券交易第一锣

尉文渊:交易所开业的时候要有一个标志。当时,我们在电视中间注意到美国的交易所开业是“当”一下敲钟,我们就敲锣,就把这个事基本上定下来了,后来就满大街去找锣。

“上海证券交易所”:那个时候还没有淘宝,不然正好赶上“双十一”,可惜可惜。

尉文渊:结果在开业前没多长时间,在十六铺小商品的市场里面发现了一面铜锣,有点丑,就好像是个出土文物一样的又笨又重。我拿起来敲敲声音稍微有点闷,但是很浑厚,当时我一问多少钱?600块,咬咬牙买了,它就成为中国股市第一锣了。

秦畅:历史的锣声,1990年12月19日,就在我们这栋浦江饭店里敲响。没想到的是,上交所还成为了全球第一个在证券交易所里边实现无纸化电子交易的交易所。

尉文渊:这是一段难忘的历史,可以讲,一直到今天为止,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技术体系是全球最先进的。我自己总结中国金融改革证券市场的发展经验就有一条:“大胆地拥抱现代高科技”。

“上海证券交易所”:给你们爆个料,老尉是一个技术盲。

秦畅:什么?技术盲提出大胆拥抱高科技??靠谱吗?

尉文渊:不怕你们笑,我现在也就是学会了用微信收发消息而已。当时,除了我们没见过谁有电子交易系统。在交易方式的选定上把电子交易写进方案后遭到一致反对。没有理由不反对。要知道上个世纪90年代银行年终总决算都是打算盘,全上海都是这样子。大家都反对,但我很坚持。筹备的时候没钱,我们向人民银行借了500万,从中拿100万做电子计算机交易,输了我来承担责任。

范永进:实际上当时都是感觉到不可行,与法律也有冲撞。尉总的坚持很多东西都是靠他不怕丢掉乌纱帽也要做成的决心。当然领导也是很开明的,他说:“中国到了这个当口,我们共产党就是要为上海的发展为中国做点事情,如果有问题,把我撸掉就是了。”

李猛:尉总说对于个人电子产品没有特别的爱好和兴趣,但并没有影响他把电子交易系统引入到他的事业中来,这恰恰反映了一种开放的心态,你不要因为自己今天的这点经验和见识,就束缚了你对趋势的判断和选择。开放的心态背后更是一种真正的自信,这恰恰是我们今天非常需要的宝贵精神。

秦畅:当时放开股价,也是开放的一种具体表现。但这是具有极大风险的事情,有没有想过,证券交易市场可能面临被关掉的可能性呢?

尉文渊:大家现在看到中国股市涨跌停板是10%。那个时候多少呢?一开始是5%涨跌,后来3%、2%、1%,越管越严,后来不光管价格还管流量。从交易所开业第一天开始一直到1992年的6月21日,对股价采取了严格的价格涨跌停板的限制。结果股票交易被管死了,黑市诞生了。因为需求被限制住,涨不起来它就得非法交易。后来就和有关部门交流,必须放开股价,让市场做主。这一放开当天指数翻了一番,那时候我记得600多点涨到了将近1200多点。

李猛:我觉得尊重市场规律非常重要,这句话放到什么时候都不过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可能在两方面,一方面,市场是失灵的,市场不起作用的。第二方面,可能政府更有效。除此以外,政府这只手我认为不应该乱摸的。

尉文渊:因此要想证券市场今后二三十年健康发展,需要我们解放思想、更新理念,需要我们去摒弃那些阻碍市场发展的自以为是的东西,相信市场,把市场还给市场,不要揣在口袋里,尊重市场,这是我的深刻体会。

李猛:改革都是问题导向!过去解决引进来的问题,现在多了走出去的挑战,比如说贸易保护主义,怎么去化解?其实金融还是有很大作为的空间,我认为接下来我们要锁定三个小目标,第一个小目标:要解决动力的问题,经济全球化,驱动力其实是科技创新,所以金融怎么更好地为科技创新服务,这是我们应该锁定的第一个小目标。第二个小目标就是载体问题,走出去的载体是什么?还是咱们的企业。第三个小目标是我们的群众基础问题。怎么样让我们所有的股民和中小企业有更多的获得感。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的基础夯得更牢,改革开放的步伐才会迈得更稳健。

秦畅:其实,老尉的脑洞还不止这点。1991年4月,在他的领导下,上交所终于创办了内刊《上海证券》,也就是《上海证券报》的前身。那时候《上海证券》是每周一期的对开大报,首期印了5000份,结果星期六清晨一出版,就被股民们一扫而光,短短几个月后发行量就超过了十万份。在他们这批人身上有着太多的“第一”。如今,28年过去了,我们一回头猛然发现,当时改掉的那些东西在某些领域当中走了二三十年之后又变成了新的羁绊和束缚。所以今天可能我们更多地从他们这批人身上学到的是面对那种沉重的壳,怎么成为一个心潮澎湃、满怀激情的愿意担当之人。

“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只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节目录制现场

(来源:上海新闻广播)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