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再出发,上海制造新征程”系列报道

外高桥造船:“海洋石油981”诞生地 打造深海领域的“定海神针”

王文娟、实习生徐玲玲

2018年10月31日13:09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编者按:在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为铭记上海产业在艰难中起步,在探索中发展,在新的起点上扬帆再启航,传承上海产业工人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的精神,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党委与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广播电台、解放日报社,联合推出“改革开放再出发,上海制造新征程”主题报道活动。活动贯穿全年,在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党建网、“上海经信委”、“人民网上海”微信公众号、上海广播电台990早新闻、《今晚》栏目等平台陆续推出。

“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最大作业水深3000米、最大钻井深度10000米、拥有9000吨可变载荷……这些数字让“海洋石油981”犹如南海礁盘上的主权碑一般,成为中国在这片海洋存在的象征。

从无到有,“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自2008年4月28日切割第一块钢板,到2011年11月30日完整性交付,大约1000天的建造、调试完工过程,不仅凝聚着中国人对海洋的梦想,更提升了中国在海洋开发中的话语权。

从建造到交付,作为 “海洋石油981”的诞生之地——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历经重重挑战和考验,完成这份光荣的历史使命。

圆满完成海试任务 启航远赴南海开钻

“急、难、险、重” 试航遭遇海上台风

2007年,“海洋石油981”开始进行前期规划,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联合中船集团第708研究所与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进行联合研制,生产建造由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总包完成。

“当时国内在特大型深水海洋工程装备制造领域处于空白期,这个项目对外高桥造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生产建造的过程中遇到过意料之中的问题,也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困难。” 当时负责推进器安装检验的蔡文回忆道,在试航过程中,团队齐心协力,克服了“急、难、险、重”的推进器安装任务,为项目按期交付打下了坚实基础。

单个推进器最长可达6米多,重达65吨,因水深限制,无法在外高桥造船公司的码头水域安装,必须拖航到舟山附近30米深的海域才能完成安装作业。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在海上进行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的推进器水下安装作业。

“海洋石油981”拖离码头前往试航锚地

先由浮吊船将推进器吊入水下21.5米处,然后潜水员将推进器上的牵引钢丝绳拉到浮箱下的提升缆绳上。这样再用浮箱上的机器通过提升缆绳将推进器拉近,最终对位进去浮箱下的开口。

2011年5月26日“海洋石油981”向海上出发,蔡文介绍,当时“急”呀,主要因为即将进入台风高发期, 但交船日期不变,原安装方案多次实验无果。原定方案认为在平潮间隙安装不会出现问题,但实际上,因为浮吊船较小,即便最小的风浪,在吊装过程中晃动也会非常大,推进器和船体都是金属的,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船底撞出一个洞,项目经理当机立断,将原方案推翻,把吨位较小的浮吊船换成三千吨的“大力号”。

蔡文与三千吨“大力号”

“难”在于,为了防止在吊的过程中对船的撞击,制作了四个木制的半圆型垫板贴在船体上,因为木制的比较轻且具有缓冲作用,但由于木头具有浮力,木制的四个垫板靠蛙人拿下去有点难度,只能通过在蛙人身上负重的方式潜入水中。不仅如此,蛙人还必须在短时间内将推进器的绳索进行拆装,为了防止在水下体力不支的情况,蛙人必须频繁入水,才解决了安装的问题。

海上鏖战 安装推进器

“险”在于,推进器相当于钻井平台的脚,是整个船前进的动力,与时间赛跑就是与台风期赛,如果安装前遭遇台风就相当危险,突破技术难关后,不巧的是在装第二台推进器时就出现了险情,台风即将来临,浪开始逐步变大,为了完成水下作业,调试人员将12条锚链抛到海里,再根据潮汐表,每次利用平潮的几十分钟间隙期来完成工作。在安装过程中,大浪突然袭来,1名检验工程师差点卷入大海。

“重”在于, 整个平台共有8台推进器,即便采用了新的安装工艺,如何在短时间内将滞后的时间赶回来对项目管理团队来说是巨大考验,否则将会处于台风高发期,时间紧,任务重,项目经理和整个安装团队24时待命,多点协调,包括台风影响,最终在四周内完成所有推进器的安装任务。

“台风‘梅花’撤离之后,当拖轮靠近的时候,整个平台还在,但在月池的隔水管张力器液缸已经七零八落,六根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这个系统在撤台前已经完成了96%的调试工作,主要部件的80%都损坏了,看到同志们历尽艰辛取得的成果就这样被破坏殆尽,修复工作还需要将这些40几米长、十几吨的油缸从一米五的井口运出拆下运走,安装就位、系统连接、内部管路清洗投油、安装调试需要再重新来过,又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想到这些,心疼的我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当时负责调试的支贞回忆。

台风中的“海洋石油981”

历练队伍 核心骨干超负荷工作 力保交船节点

在历时3年多的建造过程中,“海洋石油981”遭遇了诸多意料之外的挑战和困难,但更塑造了一支年轻的海工团队,这一团队有60%的人员是2006年至2009年才离开学校的新人,他们平稳有序地推进了“海洋石油981”平台的设计、建造、调试和海上安装、联合调试。

“这种国家重点项目对于人才的培养和人心的凝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外高桥海工项目拔尖的核心管理团队基本都是981项目锻炼出来的。” 外高桥造船海工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王春雷回忆,“这个平台上从项目的开始设计到建造,很多参与这个项目的人都全力投入其中,克服种种困难。试航时,整个平台的信号很差,长时间不在陆地上会产生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不良反应,因此旁边会有两到三条船舶作为保障。派拖轮隔两周带回一批人。一个多月之后,大都适应了这个环境。”

对整个外高桥建造的四百多个海工项目和民用船舶来说,“海洋石油981”建造的周期和投入的人力是最多的,接近四年。一般建一条散货船,一年算多的,包括现在造的自升式钻井平台也就两年时间。外高桥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光是在船坞里就待了十个月,一边摸索,一边创新,一边优化,最终造出“海洋石油981”。

“在整个180天的试航时间里,我在上面待了120多天,负责协调电气、轮机、管系和船体安装质量的检验任务和团队工作。当时我们是24小时三班倒待命,因为一天只有几次的潮汐时间,所有调试人员、检验人员、安装人员睡的床头放置一个对讲机,随时听总指挥,及时协调各方,要保证四个点信息通畅,断断续续加起来用了一个月时间把八台推进器全部安装完成,在九月份正式进入全船最核心的推进系统和定位系统的调试。” 蔡文说。实际上整个试航过程中像蔡文这样超负荷坚守岗位,为保证交船节点的工程师大有人在,正是他们这群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组成了项目管理和技术的骨干力量。

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手并创建了“支贞劳模创新工作室” 的在船唯一女性支贞说,“工作的时候从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女的,当时我担任钻井工作的调试主管,是钻井工作的关键部分,由于钻井系统都是第一次接触,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做边学。在组织配合钻井设备系统的供应商AKER MH 进行所有设备和系统的调试工作。中海油规定,最长允许在平台上待的天数是42天,一般是28天倒一次班,由于钻井调试还没结束,只能盯着,违规过几次,从981平台离开外高桥造船码头到调试成功,外高桥造船人员全部撤离,除了两次撤台和倾斜试验下来了十天左右,总共在船天数是163天。”

“海洋石油981”完工调试

“海洋石油981”平台不仅是一种历练,更是一种文化底蕴的沉淀和象征。参与项目的人员正是具备了这种海工情结,无论后来接到任何项目都竭尽全力,团结一致,对后续的人才的培养和人心的凝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自主设计 我国首座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

“海洋石油981” 属于863计划的国家重点项目,是我国首座自主设计、生产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具备3000米水深作业能力以及DP3和锚泊系统两套独立的定位方式。中海油总公司在2006年立项,组建了项目组,上海外高桥造船在2007年的10月18日与中海油总公司签约,项目金额达2亿美金,整个平台建造达6亿美金,外高桥造船重点负责所有平台的设备安装、完工调试。

“海洋石油981”使用了当时是最先进的动力定位DP3,能够在三千米的作业水深进行打井作业,它的钻井深度是10000米,也就是说在3000米的作业水深还能打井打下去10000米,在现在来说,作业的水深一般在1000多米,3000米已经算很深的作业水域了,“海洋石油981”建造的最初定位也是为了中国南海,这种生产式平台相当于流动的国土,它的基本战略意义大于作业的实际意义。

2012年9月,“南海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及装备”验收,它的成果集中在深水油气资源勘探、钻井和完井、海洋工程和安全保障三个方面,“海洋石油981”名列首位。至此,中国人获得了在3000米深水进行油气勘探开发的技术能力,以及4000米深水海洋工程试验的能力。

“海洋石油981”平台的成功建造也为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的发展“添砖加瓦”。 1999年,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还是一个新厂,2008年到2010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外高桥造船凭借自身的综合实力,逆流而上,保持高速增长。“海洋石油981”从2012年的5月打第一口井到2014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成为中国海洋油气开发装备的“大明星”。王春雷表示,面对着荣誉和奖励,外高桥造船只会“扬帆远航”,在深海领域继续打造属于中国的“定海神针”,做中国海洋装备制造领域发展的“推动器”。

2012年5月9日,“海洋石油981”在南海东部海域正式开钻

“海洋石油981”在海工装备领域的发展是一个全新的突破,从平台的整个运行性能来说,目前在整个海上油气的勘探技术上基本突破,整个海油工程的业务量较大,从钻井的勘探装置到油气的生产装置,覆盖面广,延伸到浅水、深水;从国家意义来说,中国已经突破了建造的关键技术,推动中国船舶行业从原来低附加值到海工装备大发展的的产业转型,解决了中国从设计能力、研发能力到建造项目管理能力的整体突破,打开了中国后续进入到持续化和产量化的海工装备制造的新局面。

(图片均由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提供)  

(责编:严远、轩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