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花多少时间? 上海平均单程通勤时长59.56分钟

2018年10月06日09:34  来源:东方网
 

据《劳动报》报道,再过两天,职场人就要告别2018年最后一个法定假期———国庆节。与其在朋友圈里感叹“不够时间为祖国庆生”,倒不如利用最后两天的时间,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迎接今年最后三个月的工作与挑战。

说起每天准备工作前的第一件事,你首先会想起什么?是每天的职场穿着?是当天工作安排?还是职场的“一日三餐”?事实上,对于每一名职场人而言,搭乘什么交通工具上班、花多久去上班……诸如此类的问题已经逐渐成为了他们工作前的“第一件事”。近日,前程无忧针对30个省市的职场人,围绕过去一年的通勤状况以及满意度展开调查,发布了《2018职场人通勤调查》。

数据解读

平均通勤耗时59.56分钟通勤距离16.39公里

这份《2018职场人通勤调查》指出,虽然近年来新一线城市的崛起与相关人才户口落地支持政策吸引了部分职场人迁移,但一线城市北上广深的通勤压力并没有得到明显缓解。

数据显示,所有受访者工作日平均通勤半径为15.64公里,其中,北京以工作日平均通勤半径16.79公里占据榜首,而上海以16.39公里位居第二。在上海,有23.08%的职场人工作日通勤半径在25公里及以上,其中有7.69%的人工作日通勤半径在40公里及以上,为所有省市之最。

在通勤用时方面,上海平均单程通勤时长59.56分钟,位居榜首,超过第二名的深圳6.46分钟,相当于多乘坐了约2.5站地铁的用时。所有受访者所在的城市中,有22个城市的近8成职场人通勤时间低于60分钟,其中,长沙60分钟以内通勤时间的职工占比达98.64%,杭州占比达96.45%,苏州占比达94.30%,广州占比达92.72%,分列前四。通勤时间越长意味着职场人上下班时间也被无限拉伸,乘车拥挤和交通的潮汐式拥堵意味着职场人们需要更早地出门。报告同时也对职场人的上下班时间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51.61%的受访者选择在早上7:00-8:00间离家上班,22.58%的出门时间在6:00-7:00,仅有2.82%的人会在9点以后出门。

现状调查

“异地生活”职场人最甜蜜的烦恼

随着城市化与经济带辐射发展,居住地和工作地分离的现象愈加显著,“职住分离”现象意味着通勤时间的增长。数据显示,在一线城市中,平均有4.17%的职场人每天上演着“双城记”。

早晨七点不到,小陆便搭上崇明南门开往宝杨码头的轮渡,她要赶上八点从终点站发车的公交车925B,去到位于虹口区的公司上班。“当初选择这家公司,是因为离学校近,实习方便,没想到毕业了之后也就留了下来。”小陆坦言,自己也有想过毕业后留在上海市区,租个房子作为暂住地,但是毕竟家里人不放心自己一人在外租房子住,因此将她喊回崇明家中。她帮劳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早上六点半从家中到南门港,七点四十五到达宝杨码头后,乘上八点发车的公交,再坐45分钟的车到公司,光上班路途就要花费小陆165分钟的时间,船车交替的生活让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陆船车相接的上班路让人听上去就有些疲惫,那么从苏州搭乘高铁来上海上班的杨女士则更“离谱”。随着高铁加速通行,上海到苏州实现了半小时内交通圈。由于工作的公司距离虹桥火车站仅有3站地铁的距离,因此她选择退租虹桥路附近的公寓,回到苏州搭乘高铁上下班。

每天早上6:46的高铁来,晚上18:42回,相较于以往住在上海的时候,上下班时间确有些长,她坦言做出这样的选择的确出于无奈之举,“以前住在虹桥路,地铁挤不上去不说,即便挤上去了,等到了公司也是精疲力尽,哪有精力面对一天的工作。”而且,虹桥路的房租越发昂贵,而高铁票价却一如既往,这道摆在她面前的选择题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在杨女士看来,虽然现在通勤时间变长了,但她每天上下班的幸福感却不断提升。

无论是从郊区到市区,还是从苏州到上海,“职住分离”的情况是他们最为无奈的选择。这份通勤报告中指出,通勤问题不仅挤占了生活与工作之间的时间配比,更是影响每一名职场人的工作心情,七成以上的受访者表达了对于通勤现状的不满,仅有7.25%的人表示完全满意。数据显示,受访者理想的平均通勤时长为32.3分钟,低于现实平均通勤时长10分钟以上。

职场支招

多方发力或成破题之道

家和企业的距离越远,通勤的“痛苦感”越强,这是采访中职场人的共同感受。然而,长时间通勤的这段路程由谁来缩短,如何缩短成了一道摆在劳资双方面前看似无解的“难题”。据报告调查显示,85%的企业无通勤支持措施,仅有一成多的雇主对雇员实行弹性措施或福利补贴,包含额外交通补贴、弹性上班时间(自主决定上班时间)、班车接送、错时上班(错开高峰期,但上班时间固定)、早餐供应等。

面对这道难题,在某网络公司做内容运维的小高并不以为然。“2018年都快过去了,弹性工作制了解一下?”她告诉劳动报记者,自己每天的日常就是背着电脑干活,“现在的工作模式早已变成了电脑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通勤时间只是对于一些固定岗位的职场人而言,像我们这种根本不Care。”据她介绍道,她所在的网络公司由于老板在欧洲有过实习的经历,因此将那儿的一套工作时间、工作制度搬到了自己公司内,“像上班不打卡,请假微信报,每周一开会,周五下午直接下午茶,诸如此类的‘福利’,我们公司都有。”自小高进入公司以来,公司的HR便告诉她,公司不规定上下班时间,每天只要中午前到办公室即可,至于几点下班、工作多久都没有说法。这样一来,即便是家离公司有40分钟路程,小高也没有通勤的“痛苦感”。

而对于在虹桥商务区核心区上班的白领职工们来说,这道题更是有了明确的答案。在今年开展的大调研中,商务区企业及职工普遍反映了通勤出行接驳不便的问题,很多职工从最近的地铁站出来,走到办公楼常常要走上一两公里。在了解了这一需求后,新虹街道结合实地考察、线上调查问卷等方式,为职工度身订制班车线路、时间段及票价。目前,初期开设“新虹易公里”(新虹一公里的谐音)班车项目的北部线路,始发站设在虹桥枢纽附近,紧密衔接轨道交通,首个“点对点”接驳服务站点设在地处商务办公中心位置的虹桥协信中,接通富力中心、阿里中心、万科时一区、新华联国际中心、正荣中心、万科中心等四周的企业楼宇。

正如新虹街道所开设的班车项目一样,职场人的通勤问题不单单应该由企业来买单,更应该与整个城市的后勤保障、交通规划、辖区街道关注等多个方面息息相关。因此,破解这道难题还需要多方精准施策,共同发力。

(责编:龚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