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风暴:国产校园“助教” 登上了国际“红毯”

龚莎

2018年09月14日13:2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编者按:在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为铭记上海产业在艰难中起步,在探索中发展,在新的起点上扬帆再启航,传承上海产业工人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的精神,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党委与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广播电台、解放日报社,联合推出“改革开放再出发,上海制造新征程”主题报道活动。活动贯穿全年,在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党建网、“上海经信委”、“人民网上海”微信公众号、上海广播电台990早新闻、《今晚》栏目等平台陆续推出。

能力风暴是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有限公司旗下的教育机器人品牌,于1996年在全球开创了教育机器人这一全新品类,是教育机器人的全球发明者。

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活灵活现,臂膀伸展,小脑袋一斜,十几个蓝白相间的机器人在你面前做着同样的指令,仿佛是一群正在做广播体操的孩子,这就是教育机器人——能力风暴。你以为这是一群只跟随指令的机器人?其实不然,这些机器人已经成为了孩子们最亲密的伙伴,他们还走进了校园,做起了“助教”的工作。

故事的开始还得从一位兼具博士和CEO双重身份的先生说起。

从博士到CEO 搞研究的“惯性”一直在发挥余热

“咱们在做实践的时候,就把这个通过实践产业化了,并做了很多发明,同时还建立了教育机器人学,一般做企业的过程中还顺带建立一个学科,确实比较少见。”恽为民是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而在这之前,恽为民一直是以一位博士的身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当被问及更喜欢被称呼为恽博士还是恽总的时候,恽为民说:“做研究的人跟练气功差不多,恽博士有点精神享受的味道,感觉灵魂在升华,整个物质世界是屏蔽在外的。”

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恽为民

1996年,恽为民与美国著名教育学家Jake Mendelssohn教授共同创立了教育机器人学,提出教育机器人学的三大教育理论基石:斯滕伯格(Robert J. Sternberg)的成功能力、冯?格拉斯费兰德(Ernst von Glasersfeld)的激进构建主义和加登纳(Harward Gardener)的多元智能。

同年,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有限公司创立,“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也第一次被提及。基于教育机器人学的理论开发产品、课程内容和教学体系,也构成了未来伙伴教育机器人与其他教育机器人产品最根本的差别,是未来伙伴教育机器人最底层的系统。与大多数创业者相同的是,创业的过程总是孤独的、不被理解的,然而,恽为民的创业过程还有一段不足为外人道的荆棘路。

博士出身的恽为民,身上有着学术研究者的通病,“遇到点事儿,总喜欢研究到底,难免给公司的财务造成一定的压力和阻力。”在“未来伙伴机器人”起步之初,恽为民一直在用早前自己的“光艺术品”公司赚来的利润来补给教育机器人的研究经费,“每年到年底,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员工,年终奖都被搞教育机器人的研究给侵吞了。”恽为民潦草一提,看似平淡的口气里多少读到一丝无可奈何与举步维艰。

“北京奥运场馆‘水立方’创意无限的灵秀‘晚礼服’、上海世博轴‘阳光谷’让人过目不忘的绚丽灯光,那些都是当时公司叫的响亮的作品。”又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一次多了一份自豪与荣誉感,恽为民早年的创业路像开了挂一样精彩,这多少和他勇于创新与坚持不懈的努力分不开,“好汉不提当年勇,能有这些成绩都是大家一起的努力,但之后‘教育机器人’这条路能一起走下来的,都不容易,离开了很多最初创业在一起的好朋友,很遗憾。”

“搞学术出身的人,身上自带惯性,即便开始做企业了,时不时也容易钻个牛角尖。”在创业之初,恽为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对他来说,从做研究、搞学术到做企业、办公司,肩上多了一份社会责任感。

做企业之初,恽为民就有一个很原始的想法,做一些创新的东西,“这是一种天生的冲动,大部分做研究出身的转去经营一个企业,都会有这个冲动。有的时候,从营销层面上来做企业,是为了经营得更好,这和真正想创新的驱动还不一样,做学术的天生就想做新的东西。这算是那份‘惯性’发挥的余热吧!”

没有蓝本 搞创新就像在深山老林里开荒

继1996年能力风暴创立之后,1998年,能力风暴全球始创并发布教育机器人产品AS-M,2000年,能力风暴在中国率先创立机器人比赛——“能力风暴杯”中国教育机器人大赛,2001年,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在美国三一学院获得中国第一个机器人比赛世界冠军,2004年,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批量进入美国教育市场,并发布第一套英文教材,2005年,能力风暴将自主研发的创新课程,9种语言版本批量出口全球31个国家,成为中国少数批量出口的高科技教育产品之一,2006年,能力风暴发布创新积木C系列教育机器人,迅速成为世界三大智能拼插型教学产品之一,2010年,能力风暴累计获得161项专利技术,是教育机器人产业领域中技术全面的品牌,2013年,能力风暴成为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全球唯一指定比赛平台,2014年,能力风暴发布全球可快速搭建的模块系列教育机器人,可搭建出上百种仿生类机器人,2016年,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开始建立,年内全国已建成超过200家,2016年,能力风暴全球发布面向家庭的四大系列、九款教育机器人产品,2017年,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2017赛季世界锦标赛全球近万名小选手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上演巅峰对决,22年来,能力风暴共取得600多项专利技术,自主研发120余种教育机器人,并编写出9种语言版本的50多套机器人教材。

能力风暴全系列产品

目前,全球已有5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0多所中小学与培训机构、1,200多个学校教育机器人实验室、300多家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以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为平台进行教学、竞赛以及科技活动,而能力风暴面向家庭用户的产品经销与服务网络、线上商城、线下体验店等也已在全球范围内建立。

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实验室

而这仅仅只是教育领域的成绩,事实证明,未来伙伴参与研发的各项机器人技术,早已走在时代的最前沿。2001年,未来伙伴参与中国早期的国产服务机器人电视专题,并率先研发出昆虫机器人及月球探险昆虫机器人原型,2002年,能力风暴在全球率先发布机器人流程图编程软件,2006年,未来伙伴参与月龙一号月球探测器原理样车的研制,独立完成研制极端环境下超低速CPU上实现自主移动机器人视觉导航控制系统, 2008年,未来伙伴在中国率先发布模块化工业机器人,2010年,未来伙伴自主研发的“贝贝”作为国内技术领先的服务机器人参展上海世博会,这是当时唯一参展的国产智能机器人,2015年,未来伙伴承担国家863科技支撑计划——机器人通用操作系统,建立出完整的通用化、标准化家庭服务机器人产业生态系统,2016年,能力风暴成为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唯一指定参会机器人,2017年,能力风暴登陆纽约时代广场大屏,2018年,能力风暴首个太空形象店空降武汉,开启能力风暴千家智慧终端计划。

而以上所有的成绩,都是新品类的首创,“没有蓝本,刚开始就像走在深山老林里,没有参照物,很容易迷失。”作为一个全新的学科,恽为民深知如若没有“前行者”的经验借鉴,企业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但是呢,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儿,等于是从零开始,每做一点点,就很有成就感。特别是慢慢地有客户接受,这就是最大的肯定。”恽为民的教育机器人,第一个产品诞生花了三年时间,“出来的时候带着小朋友玩,慢慢得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馈,接着,才有了第二步——政府、区县、学校接受,才能慢慢提到商业层面,这是一个跑步向前的过程。”

市场反馈周期长仅仅是第一个要克服的问题,也是心理层面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资金上的困难,当现实的困境摆在眼前,恽为民不得不硬逼着自己做起了“光艺术品”的老本行,“那个就是逼出来的,要赚钱,所以重新做起了对我来说相对容易的,成熟的东西,这边光艺术作品挣了钱了,然后又开始接着做机器人,光光这样支撑了十年。”理想和现实的冲突,压得恽为民时常喘不过气儿,但即便没有蓝本,缺乏经验,资金偶尔掉链,这个在深山老林里开荒的“新星”总算开辟了一方沃土。

只有挣脱桎梏 才能真正理解教育的根本

教育机器人是基于教育理论开发,用于教育的有丰富项目开发空间和实施空间的智能机器人。孩子们在实施教育机器人项目的过程中,通过创意项目方案、搭建机械系统、调试传感器,编写程序等,能全面锻炼孩子的创造能力、分析能力和实践能力,提升科技素养。

“什么是教育的根本?”恽为民给自己下了一个终身命题,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两三年级孩子口中说的“考个高分”?还是四五年级孩子口中说的“考个好的中学”?亦或是上了中学之后又想“考个好的大学”?

恽为民认为,真正的教育,只有先挣脱本来的桎梏,才能达到真正教育的目的。“本先是有人告诉孩子们‘1+1=2’,所以没有孩子会去想为什么不能等于3。”恽为民深谙当下教育的痛点,知道如果不先解放孩子们的思想,没办法做到真正的创新,教育的终极目标不可能实现。“现在很多孩子做算术题,喜欢套公式,这些公式往往就是束缚孩子天性的‘紧箍咒’。”在恽为民的教育理念里,没有那套“无规矩不成方圆”,挣脱原有的枷锁才是关键。

“如果把教育机器人看作一个人,那么‘机器人’就是骨架和血肉,‘教育’才是教育机器人的灵魂!肉体为灵魂服务,而灵魂使这个肉体更有价值。”这是在从事了20多年教育机器人事业的恽为民博士对于教育机器人的“灵”与“肉”的认知,这是他20多年的研究和思考得出来的结论,意识是他自创立未来伙伴,创立教育机器人学之初就已经明确并始终践行的理念。

参赛选手在WER世界教育机器人比赛现场调试机器人项目

20多年来,教育机器人巨大的教育价值已逐渐深入人心,仅据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WER)资料显示,全球每年就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万孩子参加各级选拔赛,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的增加中。通过在学校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实验室来学习他们最爱的教育机器人。能力风暴早期的小用户现在大多已经进入哈佛、耶鲁、麻省理工、清华、北大等国内外名校,甚至进入社会创办了自己的机器人公司,或成为各条战线高科技创新领域的骨干力量。

现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是大势所趋。对于孩子来说,越早接触这一领域,在未来的竞争中也将越发有优势。人工智能从娃娃抓起,已从口号上升到国家规划和战略布局的高度。而在我国一些发达省份,也已将编程纳入高考。

当下,国内的人工智能领域方兴未艾,但大多还处在研发阶段,市场远未成熟。而未来伙伴自1996年创立能力风暴开始,全球教育机器人市场已经孕育22年之久,尤其是近年来取得快速的发展,无论从技术、产品还是市尝用户,已经相对成熟。而且,教育机器人还是全球第一个盈利的人工智能领域,且前景广阔。

据权威机构预测,到2025年,全球教育机器人市场空间将达到3000亿元,将成为第一个超过工业机器人的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或可领跑人工智能的未来。

创新冲动不止,前方道路未央。教育机器人欲从整个教育长河的支流壮大为主流,或许,时间是最后一道通关密语。 

(责编:严远、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