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渔村迈向“东方大港  洋山深水港四期集装箱吞吐量首破万箱

2018年08月08日21:4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前不久,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洋山深水港四期码头,尚东分公司昼夜集装箱吞吐量首破万箱、达到12258标准箱,桥吊昼夜单机平均产量突破900标准箱,实现“昼夜吞吐量”和“单机产量”的双突破。这标志着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已具备昼夜一万标准箱以上的作业能力。

2014年12月全面开工的上海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历时近三年时间的艰苦建设,经过为期18个月细致全面的设备及系统调试,于2017年12月10日开港试生产。

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的建成和投产,标志着中国港口行业在运营模式和技术应用上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跨越升级与重大变革,更为上海港进一步巩固港口集装箱货物吞吐能力世界第一地位,加速跻身世界航运中心前列提供了全新动力,同时也成为我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要窗口。

据上港集团尚东分公司柳长满总经理介绍,2017年12月10日,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正式开港试生产,截止到今年的6月底,码头已经合计作业大型干支线船舶近300艘次,完成集装箱吞吐量63.2万标准箱,昼夜的最高吞吐量达到了8955.25标准箱。

百年理想从这里起步

小洋山旧称羊山,与大洋山以及沈家湾岛和唐脑山等均为崎岖列岛主要岛屿,列岛由83个小岛礁组成,多裸岩秃石,因路崎岖不平,故名。或说是因岛上多羊而得名。又因岛域较小而改称小羊山,后演写为洋山、小洋山,另有三塔山和猴山等名。文物古迹有千年乌龟潭、观音阁遗址、“勘定尽界碑”。此处尚有石刻9处,其中小观音山上有8处,“海阔天空”、“鲲鹏化处”、“倚剑”3方石刻被列为县级文物。“倚剑”每字径近一丈,为舟山群岛迄今发现的最大古石刻。惜历史悠久、气势恢宏的洋山庙和清康熙二十九年所立的“江浙沿海分界碑”今已不存。

1917至1919年,孙中山倾其毕生学力著《建国方略》,该书系统地抒发他的建国宏愿和构想。《建国方略》中提出了建设“东方大港”的宏大理想。他在该著作的《实业计划》篇中,第二计划的中心,就在于建造东方大港。其中一种方案是选择在杭州湾,位于乍浦岬和澉浦岬之间。在此建港的优势,一是杭州湾中最深的部分,达40米左右,可以停泊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远洋货轮;其中另一种方案是选择在上海。

1995年年底,为支持浦东开发开放,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这一重大战略决策让具有百年历史的上海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好发展机遇,由此踏上新的征程。

面对国际集装箱船舶大型化趋势,当时的上海港没有深水泊位,为尽快填补这一空白,成为航运中心建设工作起步之初的重中之重,集装箱深水泊位的选址工作迅速启动。经过反复勘察、论证,最终确定在浙江嵊泗崎岖列岛以北,距上海市南汇芦潮港东南约30公里的大、小洋山岛建立新港。2002年3月,国家正式批准了洋山深水港区建设的工程可行性报告。2002年6月,洋山深水港正式开工建设。

洋山深水港的辉煌崛起,成就了上海成为“东方大港”的梦想。

“东方大港”引领“港口革命”

世界自动化码头从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历史。

3000TEU、6000TEU、8000TEU、10000TEU、18000TEU、20568TEU……这一连串数字是世界最大集装箱船记录不断被打破的过程。而且即使是在全球航运业不景气的近些年,最大集装箱船的记录依然是在稳步增长。2017 年3月28日,日本商船三井接收了20150TEU集装箱船“MOL Triumph”号,仅仅在半个月后的4月11日,韩国大宇造船就向马士基航运交付了20568TEU集装箱船“Madrid Maersk”号。

集装箱船装载能力的大幅增长带来的不仅是整体航运业运输效率的提升,同时对港口装载效率的要求也是“水涨船高”。船东购买超大型集装箱船的出发点是通过提高单次运载量来降低单位运输成本,以此来提高航运收益。

如果集装箱船运载量提升的同时,码头效率并没有提高,那么就会发生船只和货物在码头积压,无法在船期规定时间内完成装载任务的情况。船只逾期的直接结果就是影响到航运公司的收益,这就和开发购买超大型集装箱船的初衷产生了背离。

然而人类社会中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都是伴随着各种矛盾出现的,超大型集装箱船的出现导致了港口装载效率变成瓶颈,自动化装载系统的出现可以使得码头装载效率不再是航运中的瓶颈。那么自动化装载系统又会不会像超大型集装箱船出场自带矛盾呢?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人与自动化的矛盾。

这就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循环:低效率的装载能力导致港口拥堵,港口拥堵使得工作量积压,工作量的激增导致工人不满,继而发生罢工。罢工又加剧了货物的积压,港口更加拥堵,形成恶性循环。

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具备计算机操作基础的员工在舒适的控制中心里监督装卸作业,而不是冒着风险去实地操作或者在室外监督作业。

1993年,世界上第一个自动化集装箱码头投入运营,到目前已经发展到以洋山四期为代表的第四代。

1993年,以荷兰鹿特丹港ECT码头I期II期为代表的世界第一代自动化码头问世;第二代是以德国汉堡港HHLA-CTA码头为代表,与第一代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它采用了双小车岸桥;第三代是以荷兰鹿特丹港EUROMAX码头为代表,它的信息化程度更高、定位更准确。

2014年,我国的厦门港开始建设自动装载码头、2017年5月11日,青岛港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当日投入商业运营。该码头已可实现全电力、零排放、无灯光作业。这标志着当今世界最先进、亚洲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在青岛港成功投产,实现了全自动化码头从概念设计到商业运营,开创了全自动化集装箱作业的新纪元。

该码头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平台深度融合,形成“超级大脑”,使自动化码头设计作业效率达每小时40自然箱,比传统码头提升30%,同时节省工作人员70%,减少操作人员85%,成为当今世界自动化程度最高、装卸效率最快的集装箱码头。

2014年12月,上海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全面开工的,经过近三年时间的艰苦建设,于2017年12月10日开港试生产。成为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综合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

洋山四期自动化码头的建成和投产标志着中国港口行业在运营模式和技术应用上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跨越升级与重大变革,更为上海港进一步巩固港口集装箱货物吞吐能力世界第一地位,加速跻身世界航运中心前列提供了全新动力,同时也成为我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要窗口。

洋山四期颠覆“码头”的传统

“我已经做了14年的桥吊司机了,没想到能坐在空调间里,对着电脑摆弄这些。”在全自动化码头的中控室里,上港集团的桥吊司机顾吉翰自豪地说。

提起码头,人们不约而同就会想起人拉肩抗、劳动号子震天响的场景。

然而,从2017年12月10日起,洋山四期正式投入运营后,在正常作业情况下,视线所及处,洋山四期的码头上将空无一人。但在码头的最后方,一座现代化的塔楼已经建成,楼里的中控室人声鼎沸,远程指挥着码头上的每一个细节。在目前全球已经建成和正在建设的40余座自动化码头中,汇聚众多先进科技的洋山四期,堪称是“集大成之作”。

走进中控室,就像来到IT公司,一个大平层办公室里摆满电脑。与IT公司相似,控室里坐着大量软件、网络工程师,不同的则是还有许多码头工人。

只见顾吉翰端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着六块360度展示桥吊实时画面的液晶屏,侧面一台电脑上还显示着各方面的数据信息。他手握桌上的两个手柄,轻轻移动、按键,集装箱准确无误地被吊起……“看上去就像打游戏一样,还是VR游戏。”旁边围观的年轻桥吊司机这样评论。

顾吉翰对这套由振华重工开发的远程岸桥操作系统非常满意,他认为自动化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改善了自己的工作环境。

“以前在桥吊上工作,夏天爬上去就是一身汗,人坐在小车里,跟着集装箱一起动,全身跟着车子一刻不停地颠,边颠边操作。”顾吉翰感叹,来到洋山四期工作后,这样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甚至有种“蓝领”变“白领”的感觉。

改善工作环境的同时,全自动化码头也取代部分过去必须依靠人工干预的工作。比如传统码头上最难的工夫是“对锁眼”,桥吊司机要在60多米的高空往下看,全靠肉眼,这门工夫没一年半载练不出来。

自动化码头对人力的需求比传统码头有显著下降,但需要精通自动化码头技术的复合型人才。操作人员不仅要会操作,还要具备系统与设备故障处理方面的专业知识,业务人员不仅要懂业务,还要对系统逻辑和工程网络方面的知识有所掌握。

据了解,洋山港四期是国内唯一的“中国芯”自动化码头,所使用的码头生产管理系统(TOS系统)完全由上港集团自主研发。据了解,“中国芯”功能不断完善优化,稳定性和可靠性都有了进一步提高。经过实战检验后的生产管理系统,为集装箱码头同行提供了新的借鉴实例。

据相关专业人士介绍,目前洋山港四期不仅设备自动化技术最先进、自主研发且智能化程度最高,而且还是一个零排放的绿色码头。洋山四期使用的三大装卸机种——桥吊、轨道吊、AGV均采用电力驱动,码头装卸、水平运输及堆场装卸环节完全消除了尾气排放问题,环境噪音也得到极大改善。与此同时,装卸行程的优化以及能量反馈技术的大量采用,也将进一步降低码头的能耗指标。洋山四期的装卸生产设计可比能源综合单耗仅为1.58 吨标煤/万吨吞吐量,达到国内先进水平。第二代港口船舶岸基供电、节能新光源、水网系统远程度数流量计、办公建筑区域电能监控系统、太阳能辅助供热等技术的应用,使洋山四期的能源利用效率跨上新台阶。

柳长满介绍说,目前,洋山四期码头挂靠航线主要以中东波斯湾航线为主,包括AGX、HDM、RES1、RES2、MEA1、AR1、MEA4、MEA5等八条。尚东分公司已经与中远海运集运、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达飞轮船、伊朗航运、长荣海运、赫伯罗特、太平船务、东方海外、美国总统轮船等20余家知名航运企业建立了合作。

展望未来,柳长满表示,洋山四期码头将会有更多的航线挂靠,以充分发挥新增产能的效应,为广大航运物流企业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未来三年,将逐步优化生产模式,释放产能,实现集装箱年吞吐量400万标准箱,并在远期逐步形成630万标准箱的设计通过能力,将码头建设成为智慧港口、绿色港口、科技港口、效率港口的典范,朝着高可靠、高效率、世界先进水平的自动化码头迈进。

洋山四期的建成和投产标志着中国港口行业在运营模式、新技术应用以及装备制造、集成创新上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跨越升级与重大变革,它已经成为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进一步服务于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重要窗口。

洋山四期的建成是上海港发展的新起点,打造自动化码头是主动迎接港口行业变革的第一步,实现码头智能化运营并大规模复制推广是更高的目标。

18年前,洋山还是崎岖列岛中一个不起眼的岛屿,随着我国港口建设发展的趋势而“名声大噪”,也随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而“走向世界”。如今,它已经“走”在世界自动化港口建设的“舞台中央”。

洋山深水港建设发展,就是上海乃至中国改革开放40年大潮中的一朵鲜艳的浪花。(沈文敏 陈忠 杨荣骏  摄影:尚东)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