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看环境│矿坑变公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陆轩、师杰文

2018年08月06日17:2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站立在矿坑边缘俯瞰一汪深潭,高度不一的悬崖断壁旁生长着各种高矮不一的灌木丛和各色的野花,每到春秋时节,更是鲜艳夺目;悬崖边的瀑布击打着潭面,溅起的水雾折射着阳光,在水面上幻化出绚烂的彩虹桥。

如若是不了解辰山植物园历史之人,定然不会想到,数十年前,这里只有光秃秃的破碎山体和采石场的工业残留。辰山,这些年翻天覆地的改变不只是环境的变化,更是环保和生态的理念在人民心中不断强化与更新的历史印证!

接近一个世纪的采石历史

矿坑花园前期施工

早在1905年起,辰山就开始大量采石,特别是在抗战期间,辰山的石料被大量送往前线,并用于军事工程。

1949年建国后,辰山设采石场,东西五个塘口全面动工,史料记载,年产石料高达25万余吨。1955年起,开采规模逐年扩大,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经济的飞速发展需要极多的建筑材料,加之上海地区缺乏山体,辰山便成了上海地区为数不多的石材开采源,为了城市的建设、乡村的建设,山体被分割为石块,又经加工成为石子,成批的运往市区,重新聚合在一幢幢高楼大厦的身体和筋骨中。

辰山花园前期施工

蒋义军是当地住户,他听他的长辈说起过:“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卡车,只有为数不多的手扶拖拉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依靠机驳船来运输,在采石场河边原来建有两个简易码头,大块小块的石头就被装在机驳船上,一船船的运到各地。”

温室前期施工

60年代起,技术人员采取雷管爆破的技术开采石材,用钻机在山体上打洞,然后将数根雷管安插在洞内,设备设置完毕后撤离所有的工作人员,接着,随着雷管的爆炸,石块与山体被迅速分离,久而久之,山体变得破碎不堪,原本完整的辰山已经被削去了一半,并且采石场还向地下继续深入挖掘,从而形成了近60米的矿坑。

蒋义军说:“那个时候也是没有办法,人们要生活,这石子一运出去,钱就流进来,也没意识到生态破坏。”

绿环分层碾压

遭遇了将近一个世纪的石材开采和山体破坏,辰山的山体变形严重,山上几乎已经没有林木,水土流失问题愈发突显,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并且研究结果也表明开采矿石带来的粉尘、重金属污染、水质破坏等都是难以修复的生态问题。

终于在2000年,辰山采石场被关停,辰山采石工业寿终正寝,一个新的辰山正在孕育中。

爆破扬尘变绿色氧吧,明矾沉淀到植物过滤

园区的地形改造

从上世纪70年代末起就一直住在辰山附近的徐杰,回忆起小时候,每当他午睡时,不远处的辰山采石场便会传来轰隆的爆破声,随后家中的窗户发生着抖动,人也不断摇晃。徐杰回忆说:“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辆大卡车近距离从你身边驶过,全身都在摇晃。”

园区建设

徐杰说:“爆破之后很多扬尘的!辰山下还有集市,集市两边还有村落,这些人很受扬尘影响。”每当采石场进行爆破作业之后,山下的村落便会扬尘弥漫。

矿坑花园的结构通道搭建

那时候还没有自来水,村里的人们在附近的辰山塘打水,每家每户就把塘里的水打来灌进自家的大缸里,每次打水后便在水里放置一些明矾用以沉淀水中的大颗粒杂质,留备第二天使用,徐杰回忆说:“第二天这个大缸的底部都会有一层像是污泥似的杂质,”人们便将这种明矾沉淀过后的水烧开了饮用,“大夏天的时候,大人小孩口渴了就用葫芦做的水瓢直接从缸里舀水喝!”

建成的上海辰山植物园

2004年至2010年,在市委市政府的关注和市绿化市容局的组织下,从规划、动员到建设,历经了整整6年的时间,把当初的矿坑建成了如今的辰山植物园。

上海辰山植物园第三届国际兰展

园内种植着大量绿色植物,每到阳光灿烂的时节,释放的大量氧气极大的净化了空气,参与辰山植物园建设的老同志谢春荣打趣的说:“就算是一个老烟枪,坚持跟着我爬山,到辰山上去呼吸氧气,一个月后拍X光片,肺部肯定是弹性又有光泽。”

五彩辰山

同时植物园利用水生植物建起了生态水处理厂,从外界引进的水源,要经过各类水生植物的一道道过滤才能引入园内,曾近的五类水已经变成了接近国家保护水源的二类水,水里自然生长着鱼虾蟹。

黑天鹅温馨的一家

高难度工程,高品质公园

建成后的矿坑花园

规划中的辰山植物园占地207公顷,于2007年3月开工,工程量极大;同时,为了配合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召开,工程必须在3年之内完成;加之辰山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增添了工程的难度。整个辰山植物园的修建颇具挑战。

辰山春天

谢春荣向我们介绍,辰山地区的地下水位高,不适合一些喜干植物的生长,并且为了景观的错落有致,重造地形便成了头等的任务。工程部利用人工堆土的方式,在辰山植物园内构建起起伏的地形。谢春荣说:“堆土是需要时间的,把土一味的堆上去,地面会沉降,还很容易造成塌方。”每堆上一层土,就需要用压路机碾压,并铺设塑料格网增加张力,同时还需要增设排水设施。

魅力辰山

在2004年居民动迁之前,辰山附近都是村庄和农田。工程部外进大量绿化土和各种植物,构建植物园的绿化项目。谢春荣介绍说,植物园迄今仍在根据不同植物的不同需求来进行土壤的优化,包括含水量、pH值等,“植物其实也像人一样,你不给它弄好土壤,就像把人成天关在地下室里,你的身体怎么会长得好呢?”

健康跑

自2010年4月,辰山植物园试开园以来,游客量逐年增加。植物园为广大的市民朋友提供了一个贴近大自然、开展各项娱乐活动的平台和场所。徐杰说:“周围居民对我们植物园的满意度很高,他们都很欢迎有类似的公园在这附近安家落户。”

空旷的草坪上享受着自然野趣

辰山植物园已然成为上海松江的一张名片,它在保护环境和丰富市民活动方面,为城市建设做出了贡献。

辰山塔夜景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徐杰回想起他的青年时代,那个追求经济飞速增长的80年代,村中的劳动力大量的在采石场从事采石工作,人们对采石场的爆破作业和大肆砍伐司空见惯,“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环境保护的概念,没有这个条件。”徐杰这样说到。

草地音乐会

当修建植物园的通知下来后,领导干部宣讲植物园修建的环保意义,徐杰称,居民中有95%都大力支持和配合拆迁工作,“现在人们的环保意识就更强了,我们这边游客中有一些就是家长带小孩,家长也有意识的去培养他们这种保护环境,或者说热爱大自然的这样一个意识。”

“盲人摸象”儿童园活动

同时,植物园与中国科学院合作,在植物园内开展各项植物方面的科研项目,例如新品种的研发,标本的采集等,最终实现科研成果向更高的生产力的转化。而周边居民也多在植物园内就业,提升着家庭的生活水平的同时,为绿化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高雅艺术在辰山

夏令营

睡莲展

秋季花果展

溶洞里的灯光秀

现在,植物园挂起了“矿坑花园”的牌子,不断提醒着人们这美丽的景致原先只是一座残破的矿坑。当记者问及矿坑为什么要建设成植物园,而非参考国外的经验建造博物馆时,谢春荣谈到:“这是一个警示!告诉自己不再走破坏环境的老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樱花大道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