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年龄33岁 上海第三批55名组团式援藏教师奔赴雪域

2018年08月05日10:50  来源:上海观察
 

“妈妈,爸爸要去哪儿?”“你抬头,往天上看,爸爸去4000米高的地方教那里的孩子们,那个地方名叫‘日喀则’。”……上海市新大桥中学援藏教师彭春晖的女儿今年2岁,或许她还不懂“爸爸要去一个很高、很远的地方教书”是什么意思。但对彭春晖来说,已是第二次支教。

今天(8月5日),上海市第三批组团式教育援藏工作队55位援藏教师将启程奔赴高原,其中包括15名参与“万名教师支教计划”的职业技术援藏教师。这支平均年龄33岁的援藏教师团队,满怀激情,肩负使命,抱着迎战困难的决心和再创上海教育援藏精彩的信心,奔赴珠峰脚下的日喀则市。

支教的种子早已埋在心中

2012年,上海市新大桥中学彭春晖曾赴新疆喀什泽普支教。一年间,他通过数次公开展示课、讲座、教研活动,将自己的教学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当地教师。令他感动的是,直至多年后,泽普当地学生和教师还会对上海援疆教师当时的一句话、一次作业批改、一节课念念不忘,感恩在心。彭春晖不禁感慨:“支教就像是埋下一颗种子,有一天,它会长成参天大树。”当他看到援藏的动员通知时,又怦然心动——再去为藏区的孩子做点什么吧,我才明白支教这颗种子不仅埋在了当地师生的心中,也早已埋在了我的心中,变成了一种信念、一种坚持。

松江二中化学教师徐幸,也是松江区的化学首席教师,他今年刚结束了高三毕业班班主任工作,就加入了上海市第三批组团式援藏教师队伍。出发前,他趁暑期着手准备高中化学教学教研资料,希望能将上海的经验有效对接到西藏教学中,更快更有效地开展工作。就在赴藏前,他递交了入党申请,希望更严格地要求自己。“女儿还小,妻子的担子便重了,心里只有感激,也有点遗憾——9月女儿将上小学,不能送她上学了。”徐幸说。

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安师实验中学历史教师蔡钧看来,援藏支教是一次人生挑战。“虽然家中外婆年迈需要照顾,父亲又经常加班不在家,作为独子的我本应承担更多责任,但教育援藏的豪情,让我义无反顾。”

家人手术延迟至出发第二天

援藏,不仅是援藏教师个人的事,还离不开援藏教师家庭的支持。杨浦区青少年科技站陈宇新收到单位发出的援藏通知时,他把通知截图发给妻子。妻子回复了6个字:不舍得,你去吧。“尽管只有短短6个字,但妻子的支持让我无比愧疚,由此也坚定了援藏的信心。”

35岁的陈宇新是一名知青子女,对高原有着常人无法感触的深情,因为他人生轨迹中有一半岁月在高原上度过。2012年,他曾跟随上海市科委赴滇进行科普宣讲;2016年1月,他来到贵州遵义道真县玉溪中学,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支教。“单位在人手紧缺的情况下,全力支持我的支教愿望;家庭的理解,成了我坚强的后盾。对山区的教育,我始终有着一种情怀,希望把这种情怀化成此行的动力,圆满完成援藏任务。”

一年前,晋元高级中学附属学校教师束寅吉的父亲查出肝癌,过段时间就要住院治疗,孩子即将升入幼儿园大班,正是顽皮吵闹的年龄。但家人却说:“放心去援藏吧,我们会挺住。”铜川学校张斌琦老师家中一位老人查出疑似甲状腺癌,为了让他安心出发,特地将手术日期定在出发第二天8月6日。普陀区援藏教师胡晓光的妻子工作繁忙,只能把1岁半的儿子送到江苏徐州老家,由父母照看。

复旦实验中学85后教师蒋海清的父亲7月正好退休,原本希望退休后儿子能陪伴在身边,但老人非常支持儿子援藏。“援藏值得去,应该去,要去磨练,逼着自己成长,回来后一定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恋爱、结婚都可以暂时放下。”老人说。

援藏情怀激励新一批队员

今天将启程的55名上海第三批组团式教育援藏工作队教师中,最小年龄者为1994年出生,很多人“一岗双任”。而“万名教师支教计划”今年是第一年,上海派出15名教师支援日喀则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工作。

上海市组团式教育援藏始于2016年6月,管理干部为三年期,教师为一年期,此次是第三批一年期队员进藏。前两批教育援藏队员共74名,以受援单位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为教育扶贫主阵地,在雪域高原创造了诸多令人称赞的援藏成果。第一批、第二批援藏教师的家国情怀和援藏成绩,也不断鼓励着新一批队员。

上海市第八批援藏干部、上海市组团式教育援藏工作队领队傅欣说,踏上日喀则这片教育热土,一定会牢记使命,克服困难,精诚团结,把日喀则作为自己的家乡,出色圆满地完成教育援藏任务,让社会各方为上海教育援藏工作点赞。

(责编:邬迪、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