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思维折戟,资本不是万能灵药,共享单车出路在何方?

2018年07月24日11:4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题记: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没有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资本也不是包治百病的灵药,只有打磨好产品的企业才能发展之道。

共享单车是共享行业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两年前,共享单车行业从来不会担心有没有投资人会进场,也没人思考过共享单车是不是一个伪命题,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颜色已经不够用了,据统计巅峰时期同时存在97家共享单车企业,其中,还不算一些小型自营单车骑车。

随着资本兴趣的衰退,整个共享单车从当初万众瞩目的风口跌落至尘埃,除了倒闭,跑路的共享单车企业。从百车大战突围剩余还具有一定规模的共享单车仅有4家:被美团全资收购的摩拜、拓展三四线城市的哈罗、努力证实变现能力的ofo、以及深耕智能管控的智享单车。

 互联网思维折戟,资本不是万能灵药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里,假药贩子张长林的一句,这世界只有一种病,穷病。引起无数人同感,但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没钱固然可怕,钱太多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据已公布出来的融资数据统计,不到3年的时间,仅共享单车一个领域融资额度就高达300多亿人民币。处于第一梯队的摩拜和ofo更是创下了3个月的时间连续3到4次融资的记录,资本的不理性转嫁到共享单车行业上,疯狂的融资,造成了造车浪潮,继而盲目的扩张。

这些创业公司将平台大战的策略蛮横的挪用到共享单车行业,在平台时期2015的一年内美团大众用11个月的时间烧掉15亿美金,平均到每天烧钱3000万。而滴滴快的在2015年前5个月补贴超过3亿美金。平台时期,以烧钱作为互联思维的模式,最终也烧出了一些独角兽。

但到了共享时代,在资本推动下以烧钱形成的互联网思维遭受到巨大的挫败。平台可以允许错误,他们的一个错误也许会影响几天的收益,但上千万,上亿资金制造的共享单车不允许非理性的错误出现。

重资产下,规模越大的共享单车企业越陷入绝境,现如今这些企业要为当初疯狂融资、疯狂造车、疯狂扩张买单。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从不回头看那些被浪花淘走的英雄。它带着越过高山大海,越过人世沧桑的斑斑锈迹,在经过的道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越做越赔,越大越赔,共享单车出路在何方

1974年,“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表演了一场名为《节奏0》的行为艺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面对这观众,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危险物品,观众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事情。直到一个观众将上了膛的手枪放入她的嘴里, 被他人阻止。

在访谈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说道:“如果将全部决定权公诸于众,那你就离死不远了。”施暴者都是在放逐中胆大起来的。人类的行为是需要有缰绳栓住,否则在毫无约束下的自由就是恶的开始。

2017年6月19日,悟空单车称:由于单车大量被盗,悟空单车从即日起停运。2017年6月21日,继悟空单车后,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

2018年7月18日中国香港首个共享单车企业Gobee.bike在问世一年零三个月之后,宣布正式关闭服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aphael Cohen表示:“经过一年多的服务,很遗憾没有能够实现盈利,而维持现有状态需要高昂的成本,现有资金已经不足以维持我们再继续服务下去。”

虽然残忍,但很现实,这些公司没有倒在市场竞争上,而是倒在人性上,共享单车车辆丢失,损坏成了这些企业倒闭的主旋律。永远不要去试探人性,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共享单车用无数的金钱,再一次证实了这句话。

在2017年12月份摩拜的财务报表披露摩拜每个月减值损失的8000万元,就意味着平均每个月有8万辆车,因各种原因无法使用,而在美团收购摩拜时的一张财务报表,更显示出来摩拜每个月亏损5到6个亿。而体量相当的ofo每个月的运营成本也在6个亿左右,一路高歌猛进的哈罗单车也被永安行披露出在2017年哈罗实现营收1.28亿元,净亏损却达到了4.8亿元,亏损额接近于收入的4倍。

但所有共享单车行业并非都如此,据最新公布出来的数据智享单车,凭借其规范化的智能管理体系,已经实现整体小额盈利。

持续性高昂的维护成本以及车辆破坏,成绝大多数共享单车行业无法规避的一个问题。除实现自身造血的智享单车外,摩拜、ofo、哈罗不去运营,就不会继续赔钱,一旦停止融资就会死,成了最尴尬的现状。

 

共享单车变现能力被质疑,究竟是不是福利行业?

2018年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累积负债5540万,包括2363万押金没有退还,押金问题再次为共享单车行业敲响了警钟。

截止到目前除ofo外,智享单车于2017年12月10日起率先宣布全国无门槛免押金,哈罗于2018年3月13日宣布信用免押金,而摩拜也于2018年7月6日宣布全国无门槛免押金。

随着剩余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宣布免押金,一时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ofo上,据易观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5月市场报告》显示ofo 月活跃用户为2805.10万人,按199元的押金计算,50多亿的押金一旦意外出现波及人群之广让所有人都提ofo未来胆战心惊。

而对剩余的单车企业来说,自身造血能力,成了剩余共享单车决胜手段。

成立于4月份的ofoB2B事业部,依靠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和企业绿卡,2个月内收入1亿元,平均每个月5000万元。看似不少的盈利,但对于每月6亿左右的运营成本也是杯水车薪。

被美团全资收购的摩拜,也处于持续输血状态,持续高额亏损的摩拜究竟是美团必不可少的板块,还是美团的累赘,答案没人知道。背靠阿里的哈罗,亏损大的也让人惊讶。

更何况,车辆需要不断更新,维护。一旦车辆运营不及时,就会导致用户体验降低造成用户大量流失,让共享单车的前途更是渺茫。

共享单车究竟是不是一个伪需求?从越来越多的单车用户来看,人们对短途出行的需求仍十分强烈,但为什么大多单车企业仍大量亏损?

从共享单车造价上来看,ofo一辆车的成本在300元左右,摩拜平均在700元左右,哈罗单车造价与ofo相当。

几百元的车辆成本,按日均骑行频次3次来计算,即使是造价较高的摩拜也可以在7个月收回成本,ofo和哈罗则可以在短短3个月内收回成本。

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却烧尽三家共享单车几百亿的资金。反而让每辆单车造价高达1700元智享单车实现了盈利,让人唏嘘。归其根本,还是在于对共享单车的管控上,从最初智享单车就走的是一条精细,智能管理的道路。

新共享时代开启,智能管控成制胜不二法宝

从原本解决人们短途出行需求的共享单车,到造成阻塞交通的顽疾,社会、用户、政府向共享单车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投而不管,已经成为过去式,技术创新和规范运营不仅是现实要求,更是单车企业生存的凭靠。

熊猫资本的李论用一个比喻来形容共享单车非常贴切:“就像是你只给了我五个人,平均身高一米七,然后你让我去打NBA,我一场还能得30分,已经是极致水准了。”才诞生4年的共享单车在资本催生下横向发现太快,一辆自行车驾驶一把简单密码锁,面对越来越智能化的时代来说太简陋了。

似乎从开始,大多数共享单车平台就进入了一个误区,做共享单车行业与做平台皆然不同,从实际应用角度来看,共享单车属于短时单车租赁行业。企业不仅需要承担单车的日常运营,还需要负责单车的采购,投放和运维等一系列支出。重资产的共享单车行业让用互联网思维追求数字和用户量的创业公司,狠狠得跌了一个跟头。

在租赁行业中,企业如果没有对租赁产品的管控力,无论投入多少都相当于零,而一直生存到现在的智享单车,其运营之道值得所有共享单车企业思考。

智享单车运营之道的优势,就在于其对共享单车的管控能力。而管控能力则体现在企业与政府协作和实际应用性的电子围栏。

共享单车行业寄希望于单车自行运转显然是一件不现实的事,只有真正有力的管控才是共享单车行业生存下去的关键所在。电子围栏从2017年初就被提出使用,只栏不控,让电子围栏成为摆设,根本无法实现规范骑行区域。

而智享单车远程锁止功能,从技术让电子围栏发挥了真正作用,单车超出电子围栏后,会进行语音提示:“您已超出电子围栏,10秒后将会自动锁车”。随后,单车将会在智能控制下减速直至锁车。从运营数据来看,智享单车多个城市运营丢失率为零,车辆人为损坏也是行业最低,从而显示出这一技术在实际应用中的巨大优势。

智享单车从技术上解决了单车丢失、运维成本增加、单车大量集中形成“坟场”、区域无单车等问题的出现。

而在政府协作上,又是智享单车在车辆运营上的创新,智享单车在入驻城市之前会和当地政府签订独家合作协议,从根源上管控上,避免了单车企业恶性竞争,导致单车堆积成为出行阻碍。

结合技术优势与政府合作,智享单车的运营模式似乎才是最符合租赁行业的客观需求,或许就是智享单车众多单车企业中脱颖而出的关键所在。(本文为智享单车张永超投稿)

(责编:潘华、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