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这个旧改指挥部的老法师,创新工作法大胆做试点,让10万人搬离棚户区

2018年07月23日08:48  来源:上海观察
 

50岁的杨叶盛,忘不了2012年冬季的那个雪夜:夜里11点多,他从虹镇老街旧改基地出来,由于旧改推进不顺,他整个人的心情沮丧。路上没有出租车,无奈之下他上了一辆黑三轮。坐在三轮车上,他想了三个问题:“我是谁?我为了谁?我依靠谁?”

答案慢慢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我是一个工人的儿子。我做旧改为了群众。我依靠的还是群众。”问题想通之后,豁然开朗。那一年,他刚刚开始担任虹口旧改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此前,他是虹口区公安分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对于这个岗位变动,很多人不解:“为啥放着好位置不做,来做旧改这种苦差事?”

如今6年过去。这期间,虹口区完成旧改征收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逾3.5万户、约10万人搬离了棚户区。数字背后的辛酸和欣慰,只有杨叶盛和旧改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们最清楚。

坦诚面对失败教训

杨叶盛去做旧改工作,属于临危受命。

2012年1月,虹口区的旧改工作到了关键节点,区里决定从公安系统调人。身为党员的杨叶盛,毅然脱下警服走进了旧改指挥部,笑言自己从“管红绿灯的”变成了“拆房子的”。

旧改“门外汉”杨叶盛初到指挥部,是有点受人“鄙视”的。虹口区第一征收事务所副总经理陈力直言不讳:“他刚来时,征收事务所一些老员工不买账,常常故意出问题考他。杨叶盛明知这些人是‘刁难’他,不恼也不怒,反而借此向他们请教,反过来提了很多问题。后来,他对政策法规的熟悉程度,让大家深为佩服!”

为了尽快适应新岗位,杨叶盛的一股子钻劲出来了:一方面加紧学习相关政策、法规,翻阅以往的旧改材料、方案等,另一方面虚心向身边的同事学习,熟悉工作流程。虹口区房屋征收事务中心副主任潘红梅记得:“他很顶真,不是听了汇报了事,而是不断追根溯源、刨根问底。又特别随和,我们有时候为工作向领导开火,他也很包容。”就这样,来到新岗位没多久,杨叶盛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然而,被称为“天下第一难”的旧改还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2012年,杨叶盛上任后的第一年,全区的旧改任务并没有完成。这让他感到挫败、自责。至今,杨叶盛还保存着一份2013年1月17日的《解放日报》,这篇被他剪下来的文章名为《区政府工作报告首页直陈不足》。其中写道:“‘未完成旧改预期指标’的表述赫然出现在虹口区《政府工作报告》第一页,出乎很多人意料。”

杨叶盛说:“我们必须要坦陈面对失败,不给自己留后路,才能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从而全力以赴。”

2013年1月,北外滩59街坊征收第二轮征询通过率大约76%,未达到生效比例。当晚12点,杨叶盛一个人坐在旧改基地外,默默流泪。“毕竟75%的居民是支持旧改的,却没能改变蜗居现状。这让我懂得,做旧改基础工作一定要做好,部门合力、群众工作也要跟上。”

队伍和工作法“两手抓”

很快,在杨叶盛的带领下,一套全新的旧改工作方法开始逐步实施。

“把支部建在基地上”,所在街道分指挥部与旧改指挥部、征收事务所在每个基地成立临时党支部,充分发挥在职党员作用;鼓励党员在社区“亮身份,作表率”,由此,一大批党员主动带头签约,并在居民群众中积极宣传和解释旧改政策。

与此同时,杨叶盛大刀阔斧地对征收事务所的一线工作人员进行了“大换血”。“原先有些一线征收员留着板寸头,素质不高、行事作风粗放,为老百姓所诟病。我们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征收事务所陆续招聘了一批专业素养较高的征收员,从着装到作风全面整改。”杨叶盛说。

2013年,本科毕业的陈超在“大换血”的第一年成为了虹口区第一征收事务所的一名征收员。大学里学习过法律、心理学的陈超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还自学房屋征收的法律条文,研究相关案例,碰到不懂的及时咨询专业人士。久而久之,她也成了政策宣讲员、法律咨询员、矛盾调解员,并采用茶话会、拉家常等方式不断拉近与居民的距离,收获信任的同时,工作效率不断提高。如今,31岁的陈超成了虹口区最年轻的征收事务所项目经理。

截至目前,虹口两个征收事务所在职正式职工共257人,35岁以下107人,36至45岁77人,45岁以上75人。其中,大专143人,本科87人,35岁以下职工都有大专以上学历。职工队伍呈现年轻化、专业化趋势。这些年轻职工具有一定专业知识或技能,工作热情高,已经成为旧改骨干力量。在陈超看来:“年轻人在这里干扎劲,有归属感,也有晋升空间

另一方面,“如何让居民更理解旧改”这个核心问题,是杨叶盛考虑最多的。在和工作人员不断研究讨论后,他们把以往居民聚集起来“开大会”的形式,改成了分批进行的“圆桌会议”。

以原虹镇老街1号和7号地块为例,正式签约前,嘉兴旧改分指挥部连续7天组织近3000户居民,召开了114场“圆桌会议”,解读、宣传征收政策,收集和解答居民提出的6大类、455个问题。面对面的交流,虽然工作量翻了几倍,但居民对政策都非常清楚了。最终,这两个地块顺利完成征收。

曾经是执法者的杨叶盛,在开展旧改工作时,始终把合法合规放在第一位。考虑到居民家庭内部矛盾容易在此时激化,虹口区旧改指挥部专门成立人民调解工作室。还邀请公益律师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用专业的服务进行释疑。如,居民害怕共有产委托后,签约人拒绝分配补偿。法官们就用“财产冻结”让居民吃颗“定心丸”,从而以“先保蛋糕不缩水,再打官居司析财产”的方式,有力促进签约。“知心妈妈”团队也应邀进驻旧改基地,为居民做心理疏导,帮助解决矛盾问题。

试点新政成“样板”

自2016年末开始,虹口在全市率先探索“提高全货币签约比例”试点。对杨叶盛所带领的旧改指挥部来说,试点“新政”,意味着又要啃下一块“硬骨头”。

为了引导更多的居民选择全货币安置,杨叶盛带头和相关工作人员一起实地走访。经过调研和测算,一套科学合理的全货币奖励标准出台了,并在实际旧改征收中获得了居民的认可,试点地块全货币安置比例均超过50%。如,251街坊全货币签约率为54.50%,32街坊为70.40%,117街坊为75.58%,222街坊达79.66%。

为合理使用安置房源,除全货币安置,同时试点的还有“一证一套”。在听取居民意见、实地排摸情况后,旧改指挥部制定了合情合理的安置房源选购办法,对居住困难人员以人均22平方米为标准购买安置房源,对非居住困难但他处无房的居民,也允许其按照人均22平方米标准购买安置房源。

他告诉记者,不仅区旧改指挥部、街道分指挥部与征收事务所形成了旧改工作中的“铁三角”,虹口区还制定了旧区改造全覆盖管理实施办法,各部门各司其职,街道、居委等都付出了很多。正是各部门的通力合作,才确保一系列旧改新政顺利实施,为全市的推广打下良好基础。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2017年,北外滩街道63街坊开旧改听证会,半小时就结束了,居民热情很高。原先,这个街坊的居民还曾经上访过。为什么转变?居民说你们做得‘公开、公正、公平’,我们对方案认可。”政府公信力的提高,让杨叶盛特别欣慰。

作为常务副总指挥,杨叶盛不可能接待很多居民,但他对自己提了要求:每月去听几场官司,了解居民的诉讼点在哪里,从而有的放矢。他感慨地说:“旧改中其实从来没有刁民。群众的难与愁我们必须真正了解,才能带着感情做旧改。”由此他自加压力,让旧改指挥部在大调研中必须将50个街坊全部走遍。

很多年过去,他总记得虹镇老街里的一位残疾人。此人曾经违法经营,旧改过程中,属于最不配合的一类。杨叶盛专门找他聊,从身体状况、生活现状,一直聊到矛盾处理等,还专门去看望过他的母亲。“大概谈了15次以上,他逐步对我产生了信任。我们也帮助他解决生活、工作问题。最后帮助他选择了位于顾村的一套一楼的房子。搬了新家后,逢年过节,他总会给我发来祝福的短信。”

和记者说话时,杨叶盛就站在位于虹镇老街122街坊旁边,近日该街坊的征收决定已经公示。“如果征收顺利结束,上海知名棚户区虹镇老街就真正成为了历史。”这一次,他笑了。

(责编:陈晨、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