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看环境 | 凌晨3点,他们走遍上海的大街小巷

陆轩 葛俊俊

2018年07月19日12:0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滴答滴答……凌晨3点半,瞄了一眼闹钟急匆匆出门的方玮,在昏黄的路灯下,蹬着一辆26寸永久牌自行车,在金陵东路呼啸而过。”

62年出生的方玮,刚进入环卫行业时还不满30岁。一个青壮年小伙子早早就与扫帚、铁锹、铁皮小木车打上交道,在很多人看来有些难以理解。毕竟进工厂当一名工人,才是当时社会的主流选择。

“跑环卫去扫地,你神经病啊”、“看侬老撒度,要么调工作?”朋友的调侃及老父亲的心疼,并没有动摇方玮的选择。整洁的路面,手心的水泡和老茧,都让他倍感踏实。

像方玮一样,每天在人们醒来之前就着路灯俯身而行的一线环卫工人,上海有5.3万人。春天一身水,夏天一身汗,秋天一身泥,冬天一身霜,正因为有了他们,无论酷暑寒冬,上海才会迎来每个清新干净整洁的清晨。

开心清扫路面的环卫人 马云蛟/摄

扫地第一天,手心磨出水泡

20世纪以前,上海市区的居民生活垃圾和商店垃圾都倾倒在道路上,工人清扫道路时一并扫除。那时没有统一的清道标准,仅以扫“清”为度。

“80年代道路垃圾简单易清扫,没有塑料袋、易拉罐等,只有一些小石头、树叶及行人抛物如废纸片。” 每天两趟清扫作业,从武宁路桥扫到中山北路路段,曾经的扫地生涯,方玮记忆犹新。

扫马路第一天,方玮白嫩的手心就被磨出了水泡。工作前认为扫地简单,没有难度的方玮这才意识到,扫地是门学问。“扫地起泡是必然的,也是能扫地会扫地的基础。”有经验的同事告诉方玮:手上起泡,说明轻重不对,姿势也不对。

每天凌晨4:15点名,4:30到7:00作业,7:00到8:00早饭,8:00到9:30作业,下午13:15点名,13:30到15:30作业。流水线作业,长时间劳作,让方玮疲惫不堪:“累,身心俱疲。”除了充满脓液的水泡,有时熟人同情的眼神也会让他觉得难为情。

方玮的父亲心疼不已,几次三番问及要不要换工作,但都被方玮严词拒绝。“我自己的选择,我一定要坚持到底。”本着对环卫行业未来前景的憧憬,方玮心生坚持。

年底评先进,可一次性奖励20元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1984年,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对特级、一级、二级、三级的市区道路清扫作业作了规范,即保洁要达到六清:路面清、隔离障清、沟底清、树根清、地坪清、墙角清;一通:沟眼只只通。不过,要达到这样的标准,有一定难度。

1986年,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关于马路等级划分和清扫质量标准及清扫力量配备的相互关系进行了说明。

如同样是特级路面都应达到特级路的清扫保洁质量,但不一定都要按特级道路配备清扫力量。例如商业网点繁华闹市的南京东路应按照特级路清扫力量安排,而飞机场进入市区的虹桥路既有西郊宾馆,又有龙柏饭店,外事活动机构还有动物园、农展馆等应属特级路的清扫保洁质量,但清扫工作量并不象南京东路那样繁重,因此在安排清扫力量时可降低一级配备力量。

圆满完成清扫任务,方玮也因表现突出成为清道考核员。他清楚记得,90年代初,道路清扫有了一定的奖惩制度,视平时表现进行考核,如平时表现马马虎虎,偷工减料,每次扣1-2元不等,不过基本以口头警告为主;每逢年底评先进,表现突出的工人一次能奖励20块。

雨后 杨建正/摄

扫路车更新换代,一代更比一代强

自1952年第一辆手推扫路车研制成功,小型机械清扫与洒水、人扫相结合的作业方式,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也改善了清道工人的形象。但同时也增加了车辆维修场地、维修人员和燃料消耗,保用扫路车比人力清扫费用要高得多,且扫路车的质量、性能也有待改进。

1989年,手扶机扫车,因无降尘装置,仅5—6年时间即被淘汰;2004年,手推机扫车,因运行效率低、安全问题、没有喷水装置及费油等问题被淘汰;2008年,四轮电瓶机扫车,因返修率高达50%,而被淘汰。

人工机扫手推车

后来,随着对道路保洁重视程度与日俱增,扫路车的性能和质量逐步提高。2007年,普陀区道路机扫车安装车载视频系统,车载视频系统不仅能清晰看清扫盘及吸盘的工作情况,而且还能及时帮助驾驶员发现漏扫情况并进行及时处理,使道路的清扫质量明显提高。

松江道路保洁所使用的1吨级小型机动车冲洗,具有前置排喷、手推排喷、手枪喷头三种冲洗随意切换,能解决路边“牛皮癣”及顽固附着物,有良好的降尘增湿作用,适合非机动车道、中小道路保洁。

三轮电瓶冲洗车

四轮电瓶冲洗车

据统计,截止2010年底,上海全市开展道路洁净工程的总段数约为2700条(段),面积约为2400万平方米,约占当时道路总面积20%。

身体力行,用行动扮靓城市

普环实业有限公司陈扣娣劳模班班长成慧,30岁起就接过老班长陈扣娣的担子,在这个城市最苦最累最脏的岗位上坚守着。

刚开始看到成慧的时候,时任分管业务的副经理方玮并不看好她,感觉这个上海小姑娘吃不了环卫的苦,会很快走人。没想到,成慧不仅勤劳肯干,还不怕脏累。只要经过成慧的手,保洁质量总是比别人高。因此,没过多久,成慧就被调至三分公司真光班担任副班长,后来又调任到真如班做副班长。

真如街,铜川路水产市场,车辆进进出出,人流量密集,同时市场内有很多无名小道,环境非常脏乱,每天产生的垃圾废弃物也让不少保洁人员头疼不已。

“每次整治都是一塌糊涂。”不在职责范围内,本可以不管不顾,成慧却担负起这份额外的任务,带头组织班组每周两次开展义务卫生大扫除。

给班组增加工作强度的做法,自然引起了组员的不满及不理解。但成慧认为既然这些脏乱出现在自己班组的范围内,就有责任和义务清扫干净。每次大扫除,成慧一干就是大半天,手心磨出了水泡,手臂酸痛到无力,依然身体力行,组员被成慧的言行感动,不理解变成了心悦诚服。

从远景路到中山北路至光新路口路,成慧所带领的班组负责着宜川、甘泉地区3座沿途垃圾间、6座公厕、18条道路和沿线147只废物箱的保洁与管理、480只窨井与沟眼。这个辖区人流量大、商业网点多、公交站点多,因此持续产生垃圾的时间段长,然而,即便有种种问题的存在,成慧和其师傅陈扣娣还是带领班组连续九届荣获“上海市劳模集体”称号。

城市美容师 任亨民/摄

用青春和汗水谱写《环卫工人之歌》

从2005年入行到现在,成慧从事环卫工作已经第13个年头了。她也从青春活力的小姑娘成长为做事果断坚毅的班组一把手。在她自己看来,环卫工作非常体面,每一次看到清扫后干净的道路,都有一份自豪感。“作为‘城市美容师’,将道路清扫干净,就是我们的成果。”

像成慧一样,荣获上海“十佳城市美容师”的,还有欣谊环卫服务公司外滩滨水区保洁班的班长陈冶,他曾首创“雁式保洁法”,并在2014年的上马赛上首次进行了实施,通过他在保洁队伍最前端有节奏的指挥,使整个保洁队形呈大雁飞行的“人”字形,该作业法既加快了保洁速度又展示了环卫作业新形象。

上海正是有了一支支优秀的环卫工人团队,他们工作在一线,创新在一线,改进升级了诸多工作手法,也让今天的“城市美容师”戴上了有技能、敢创新的桂冠,为城市添彩、让行业发光。

上海是全国的上海 赵明灿/摄

“你推开夜色的朦胧,身披着满天星星。走遍大街走遍小巷,处处都有你那勤劳的身影。你一人脏换来千万人清洁,留下一片爽朗朗的笑声。你用晶莹的汗水,擦亮了一个个灿烂的黎明……”正如《环卫工人之歌》中所唱,上海5.3万环卫工人,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工作着,维护着城市的洁净和美丽,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谱写着《环卫工人之歌》。

(责编:严远、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