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月入过万且难求 行业期盼官方统一标准

2018年07月12日10:36  来源:中国网
 

“金牌月嫂月薪过万堪比白领的消息,总是非常的吸引人的眼球。可是谁知道月嫂背后的高压,一天24小时陪护、睡眠时间非常有限、非常辛苦。”亦蓁母婴集团董事长俞蓓芬说,目前月嫂行业缺乏统一的国家操作标准,消费者和企业在发生纠纷时对服务是否规范很难界定,行业盼望官方早日出台标准指导。俞蓓芬是标准的学霸:浙江大学本硕七年,几乎年年获得一等奖学金,也曾问鼎浙大最高荣誉竺可桢奖学金,毕业顺利考入公务员又辞职创业进入母婴产业。现下,她成了“月嫂”的代言人,试图向市场传递一个理念:月嫂不仅是一个良心活,也是一个技术活。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日公布的《2017年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758万人,二孩占比超过50%。另有报告预计,到2018年年底,中国母婴家庭群体规模将达到2.86亿,与2010年相比,增长21.2%。有关业内人士估算,按照每年约1750万新生婴儿计算,目前母婴市场每年约有800亿元的规模,而月嫂行业市场平均也有100亿元到200亿元的市场规模。

过去十年,俞蓓芬创立的亦蓁母婴从产后修复开始,逐渐开拓了月嫂&育婴师服务、月子会所、婴童服务、医疗健康、亲子教育等一系列全产业链领域。其旗下月嫂品牌名为“爱的果实”。不同于国内众多月嫂保障缺失的问题,亦蓁给月嫂购买了保险,而月嫂在进入“爱的果实”之前则要经过层层筛选。“我们要求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持证月嫂才能应聘,笔试面试过后再进行封闭式培训,用最严格的方式为客户筛选最好的月嫂。”同时,亦蓁也为月嫂和消费者配备了科技武器。公司采用人工智能匹配技术,实现精准化派工,并启用了人脸识别扫码,系统确认月嫂身份及证件,为客户把好安全关。亦蓁的科技武器还有全天候机器人助手以及智能月嫂互动系统(NDLS),由顾客、企业和月嫂三方共同互动磨合,实时沟通交流、无缝对接。

但走高端路线甚至愿意研发投入的月嫂企业还是少数。“全面二孩”给月嫂这一传统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市场机遇后,有不法分子看准商机设立黑中介,专发伪造的“月嫂证”,此前央视315春晚就曝光过此类案件。俞蓓芬说,“爱的果实”定位是高端月嫂服务,但上述案件影响的是整个月嫂行业的口碑。另一方面,即使定位高端,但本质仍是服务行业,一旦出现消费纠纷,公众普遍将消费者“认定”为弱势群体,这有时也会让月嫂服务机构“蒙冤”。俞蓓芬说,月嫂毕竟还是“人”的服务,前期标准化的培训无法无缝的匹配每一个家庭的实际需求。因此,月嫂这个行业同样有着不可控的因素,导致很多市面上有关月嫂的纠纷和问题,最终无法认清责任双方。

“月嫂行业,真的很需要行业标准,需要一个第三方官方平台来评定标准是否规范、界定各种问题属性,维护消费者和企业的合法权益。”俞蓓芬言辞恳切。

据了解,月嫂行业遵循的现有标准是2016年2月1日起实施的《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两项国家标准,对月嫂行业提出了包括年龄应为18岁到55岁之间,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女性,应具备与等级相适应的服务技能等要求。但俞蓓芬认为,这个行业仍然缺少统一的国家操作标准,各家有各家的操作要求,客户很难判断哪家标准是正确的。她介绍,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在牵头国内数家优秀企业,共同起草母婴服务相关国家标准,亦蓁也在起草单位行列。亦蓁母婴旗下品牌月嫂“爱的果实”此前已制定国内母婴护理SOP(标准作业流程),其标准作为企业示范被收录在2017年9月颁布的《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实施指南中。

眼下,俞蓓芬翘首期待并正在大力推动与健标委共同来为月嫂这个非标准化的服务行业进行标准评定,以维护消费者和企业双方的合法权益。希望,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在建设的标准与服务平台能尽早出台。

(责编:陈晨、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