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看环境:好看的花儿那么多,凭什么白玉兰能做市花?

陆轩

2018年07月09日13:05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色如玉香若兰,料峭春寒独绽放”,寥寥十余字,写尽花间风骨——色如玉、气若兰,如“春天的脚步”。

这便是上海市花白玉兰

春寒独绽放

每到三月,市民都会惊喜地发现,料峭春寒中唯有“白玉兰开花了”。这是一种落叶乔木,先开花后有叶,挺拔向上开放的花朵,不仅温婉如玉而且馨香如兰。早春时节一片肃杀中,独自绽放在高枝半空中的白玉兰花,似雪涛如云海,束素亭亭玉殿春。

正是这蔚为壮观之景,契合了上海人的精神物质。人们把它看作是开路先锋、报春使者,花间风骨催人奋进。

1986年经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决定白玉兰为上海市市花。

除了寓意高尚,白玉兰本身也极具观赏价值,有2500年左右的栽培历史,为庭园中名贵的观赏树。古时多在亭台楼阁前栽植,现多见于园林、厂矿中孤植,散植,或于道路两侧作行道树,世界各地均已引种栽培。明朝诗人睦石在《玉兰》一文中对玉兰赞赏有加,“霓裳片片晚妆新,”。白玉兰不仅花开时美,其花朵掉落也极富诗意,微风过处,花瓣如玉,枝头纷落,如羽衣仙女纷纷下,正是“微风吹万舞,好雨近千妆”。

曾经的市花

在上海发展史的时间轴上,这不是第一次评选市花。80多年前的1929年,棉花曾当选为上海市花。

1929年1月24日,上海《申报》上一条《社会局拟议上海市花》的新闻,引起市民关注。报道称,鉴于梅花已确定为国花,北平、广州、天津、昆明等城市相继议定各自市花,即将成立满2年的上海特别市也把确定市花提上日程。2月8日,市政府讨论决定,市花一事先由社会局选定若干花卉作为候选名单,交市党部征求民意后,再做定夺。

当年4月1日起,3万张选票陆续分发到各级党部、民众团体,并在上海大小报纸刊载3日。到4月20日,共收到有效选票1.7万余张,其中棉花得票5496张,超过了月季、莲花、天竹等候选花卉。

4月29日,《申报》关于棉花当选市花的报道中说:棉花为农产品中主要品,花类美观,结实结絮,为工业界制造原料,衣被民生,利赖莫大,上海土壤,宜于植棉,棉花贸易,尤为进出口之大宗,本市正在改良植棉事业,扩大纺织经营,用为市花,以示提倡,俾冀农工商业,日趋发展,达到接触经济压迫之目的,希望无穷焉。

换做今时话语,上面那段文字的意思是:棉花不仅洁白美丽,又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广泛种植,利国利民!必将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扮演着重要角色!选它做市花,再合适不过了。

从宋朝末年到1980年代末,洁白的棉花在上海这片土地上盛开了700多年,见证、推动了这座城市从最初的小集镇,成长为明清时期的“东南壮县”,并在此后成为国际化大都市。

为啥选择白玉兰

1993年,严玲璋卸任市绿化局副局长,后任市人大党委会及城建环保委委员。说起当年评选市花,像是昨天的事——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给城市发展注入了巨大活力,许多城市评选市树市花,作为城市的象征。1983年,上海多个专业学会纷纷发起,建议上海评选市花。

(严玲璋)

发起人多是从事城市建设、城市绿化等方面的专家,各人心中自有推选品种,月季、桃花、海棠、石榴、杜鹃……不一而足。候选花卉有十多个,但标准则有两个“必须”:必须原产自中国,必须适合上海生长。为了方便广大市民参与评选,当时的市绿化局在11个公园设点,共收回十万多张有效选票,白玉兰名列第一。

1986年10月25日,第八届市人大常委员会第24次会议决定:白玉兰为上海市花。

当时的园林专家吴振千梳理出白玉兰当选市花的几大理由:白玉兰原产自中国,在上海栽培的历史比较长,三月下旬就开花了,是上海春天开花最早的花卉,因此被称为“望春花”和“春天的使者”,并作为春天来临的标志;同时,这种花与国内其他城市不重复,具有相当的上海特色。此外,白玉兰开放时朵朵向上,溢满清香,象征一种开路先锋,奋发向上的进取的精神;花朵洁白如玉,晶莹皎洁,是清廉的象征,有反腐倡廉的警示意义。

白玉兰的“大IP”价值

著名的城市文化研究者刘易斯·芒福德有句名言,“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市花是容器中最美丽的文化……

成为市花30多年来,白玉兰遍植上海中心城区、郊野公园、公共绿地,上海植物园也培育出“盆景白玉兰”。作为植物,白玉兰在城市园林种植、盆景园艺、花卉观赏等方面,意义非凡。在栽培上,因其根系为肉质根,积水容易引起根系腐烂,故喜欢排水良好的微酸性土壤。上海绿化工作者为了让市花开遍申城,做了很多努力。一是针对它的生长习性,改良土壤、堆地造型,为大量栽植创造条件。二是在后期养护中加强整形修剪、施肥管理,以保证它的良好长势。如今,在辰山植物园、上海植物园、人民广场、重庆南路兴业路的木兰园等,早春时节都能见到白玉兰的繁花盛景。

同时,它也是一种精神象征,其应用更加多元。白玉兰形象主要用于市级奖项,市标、市政府网站智能助手、市政建筑标识、机构组织标识、企业商标等方面。

比如,上海市政府设立的“白玉兰纪念奖”“白玉兰荣誉奖”,用于表彰为上海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的境外友人;上海建筑工程行业有“白玉兰奖”,仅次于国家建筑工程的“鲁班奖”;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的顶部是四只象征白玉兰的巨大檐帽;叠立在北外滩的浦西第一高楼“白玉兰大厦”,与浦东陆家嘴隔江相望,成为浦西新地标。上海许多机构组织如市妇联、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宛平中学、上海植物园、上海动物园也都以白玉兰元素为标识。至于企业商标,则数不胜数。

尽管白玉兰为城市建设作了巨大贡献,但无法讳言的是,作为公共文化资源,白玉兰的“大IP”价值尤其是文化价值远未实现。民众期盼着,白玉兰在构建海派文化体系中,能够真正成为温婉又馨香的“伴手礼”。

(责编:实习生、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