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练习册、科学课本由中外教师合作改编后输出到英国、马来西亚

中国教材,大家一起用(解码·走出去)

本报记者  姜泓冰  江  南

2018年06月28日08: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一课一练》(英国版)系列练习册。
  资料图片

  马来西亚教师在参加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组织的培训。
  资料图片

  近日,编写发行中国中小学著名数学教辅品牌《一课一练》的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宣布再度与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联手,将侧重训练心算能力的同一系列教辅书《三招过关》,输出英国。

  中国教辅教材的过硬内容和良好口碑,是出海的基础

  《一课一练》的出海要从2012年说起。那一年,上海学生第二次在OECD(世界经合组织)组织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中独占鳌头。英国政府派出代表团到上海取经,对上海中小学生的数学学习模式尤其关注,不仅在上海多所中小学校随堂听课,还与教师们座谈,对中国教师和学生使用的教材和教辅情况,做了详尽调查和研究。

  与此同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也开始琢磨,能否让《一课一练》在英国出版?在当时工作于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范良火教授的帮助下,2015年2月,华东师大出版社、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范良火英国数学教育团队三方正式书面签约,一套11册(11个年级)的《基于英国国家课程标准的上海数学》,即《一课一练》(英国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陆续出版。

  据介绍,英国学制为小学6年、初中5年。这套《基于英国国家课程标准的上海数学》前6册已于2016年出齐,七至九年级这3册于2017年出版,最后2册难度最大,因为需要补充不少上海初中课程中没有的内容,将继续出版。合作顺利,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与哈珀·柯林斯干脆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设立“上海数学项目”,围绕着《一课一练》(英国版),还编写了教师用书、家庭作业指导用书在英国出版使用。今年5月,双方签约的《三招过关》(英国版),是与《一课一练》配套、极具中国数学教学特色的训练学生心算能力的教辅。与《一课一练》(英国版)一样,根据《三招过关》中文版的内容与理念,按照英国国家课程标准来改编,将出版一至六年级,分上下册,有学校版和家庭版,共计24册。

  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教辅分社社长倪明的话说:“过硬的内容质量,才是版权输出的基础。”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一课一练》(英国版)主编范良火说,《一课一练》在中国读者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让老牌英国出版社看好它的市场潜力。在英国,目前已有100多个教育部门(LEA)下属的400多所学校在使用《一课一练》(英国版)小学部分的6册。2017年8月,《一课一练》(英国版)在英国亚马逊网站上公开销售后,知名度甚至超过了一些畅销书。据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社长龚海燕介绍,截至2017年年底,《一课一练》(英国版)已累计销售4万余册。更有意思的是,因为不少国内学校和家长们的需求,这套教辅还“出口转内销”,在英国版基础上再做调整,2017年8月推出了“上海英文版”,基于上海的课程标准编排,用英文编写。

  《一课一练》在海外的受欢迎不是个例。在马来西亚,60所华文独立中学的累计5万多名学生,用上了浙江教育出版集团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全套科学教材。

  过去,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初中采用理、化、生分科教学,而近些年欧美等国教育趋势则是初中阶段采用综合理科教学。2011年,为了给华校学生更好的华文教育,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和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简称“董教总”)向中国教育出版界寻求合作与支持。而浙江省初中科学课程改革已有20多年历史,一直使用浙教版科学教材,教材研发和编写团队实力较强,编辑队伍也有丰富经验。几经接触,马来西亚董教总将编写初中科学教科书的任务交给了浙江教育出版集团,前后历经6年编写,到2016年7月出齐初中3年的6册教科书、6册教师手册。

  考虑海外教学实际和文化差异,与当地老师共同改编

  范良火说,从中国版到英国版,不是翻译,而是编译。在他看来,与其他图书相比,教辅书需要更多关注读者的地域性、相应的课程差异性等因素,版权输出的难度更大。编译者不仅要了解中国的数学教育情况,还要熟悉英国情况,需要处理好英国国家数学课程标准对各年级教学的要求、学生的生活背景、中英文化和语言差异等。围绕英国版,出版社邀请了十几位英国大学老师,与国内的专家一起进行翻译和改编工作。

  英国版保留了原版的习题量,并未降低难度,只是考虑到要适应英国课程标准,增添了约30%的内容,比如温度、罗马数字、统计等,删去了一些课程标准中不学的内容,比如分米、绝对值、射线等,同时也转换了应用的语境,比如将人民币换成英镑。

  浙江教育出版集团为马来西亚编写的科学教材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这套教材与以往当地学生使用的教科书相比,内容几乎需要全新编写。马来西亚初中科学课课时更多、教材涵盖的内容更广,也不能简单地把已相对成熟的浙教版科学教材“搬”过去。2012年,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组织的教材编写团队专门赴马来西亚,到当地的华文独立中学旁听课程、了解教学情况和实验环境,并与董教总负责人、马来西亚课标组成员反复商讨,最终敲定了6册教科书的整体编写框架及细目。

  浙江省温州市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余自强,曾担任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研制组副组长,也是此次马来西亚教材编写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他还记得,实地考察后,考虑到当地教学实际,教材对实验的每个过程步骤都有详细说明,实验器材也尽量选用“基本款”,便于统一标准。配套的教师手册里,更是对重要实验的设计、教学中的引导方式等提供了“手把手”式的详细指导。

  陆续编写完成的初中3年科学教科书,分别于2014年、2015年、2016年投入使用。针对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的实际情况,浙江教育出版集团从2014年起每年都组织教材编写骨干作者赴马来西亚,与当地教师面对面交流,讲解教科书的设计思路,解答教学过程中遇到的具体问题。

  教育资源与方法的国际共享是趋势,走进去才能走出去

  “有人说我儿子可能无法学好数学,今天拿到这本具有魔力的数学书,孩子一坐下来就马上完成了5页,真是奇迹!我现在很高兴使用了这个系列教材,我们一定会买其他几本。”在英国亚马逊网站《一课一练》(英国版)销售页面上,有读者这样留言。范良火也因这套教辅的编译而“火”了起来,许多国家的教育界人士联系他,探讨数学教育和习题的作用,以及这套书的引进、出版。

  《一课一练》走出去,而且直接走入英国主流教育体系,背后承载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综合国力提高在教育领域的体现。“教辅出口是开创性的,为以后中外的出版界、教育界的国际交流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同时也是中国教育多年探索发展的历史积累结果。”范良火说。

  输出的不仅是一册册教辅教材,还有教育理念与方法。余自强介绍说,编写教材时,除了根据马来西亚初中综合科学课程标准的要求,还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科学教育理念。参与了《一课一练》(英国版)审稿工作的一位英国专家表示,中西方教育没有谁“更好”,只是“不同”,而教育资源与方法的国际共享,融会贯通将是未来的趋势,对英国而言,把优秀的外国元素带入学校并不是新鲜的事,像引进《一课一练》这样的事,以后将会更多。

  有了编写初中科学教材的成功经验,马来西亚董教总继续委托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编写高中物理、化学、生物的教科书,以形成连贯的中学理科教学体系。目前,这3门课程高一阶段的教科书都已出版,今年1月在华校投入使用。今年年底,马里、喀麦隆这两个非洲法语国家,还将在全国的小学使用浙教版的法语版数学教材。此外,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编写的《你好,喀麦隆!》基础汉语教材也于2016年全面进入非洲喀麦隆国民教育体系。浙江教育出版集团负责人表示,教科书的输出是一项需要长期努力的工作,不仅编写时有诸多考虑,更要提供后续完善的服务,包括教学资源、习题和培训等,“我们有信心做到更好。”

  在华东师大出版社社长王焰看来,不论是教辅、教材还是其他出版物,最重要的是抓住中国发展带来的良好契机,真正为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主流社会所认知、对青少年成长有所助益:“只有走进去,才能走出去。”


  《 人民日报 》( 2018年06月28日 12 版)
(责编:陈晨、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