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熊猫血”化身“熊猫侠”

上海市六东院“网红”医生低调献血20余年

2018年06月14日17:5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近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神经外科常务副主任陈鑫又一次来到献血站无偿献血。“我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所在;同时我也是一名“熊猫侠”,我更愿意在关键时刻去救助别人。”

20多年来,陈鑫主任一直坚持无偿献血达2000多毫升,接近一个青壮年血量的一半,而且是稀有的RH阴性血,也就是我们经常说得“熊猫血”。用陈鑫主任的话来说,“我们本来就是看病救人的,献血还让我多了一种途径救人,何乐而不为呢?”

身怀“熊猫血”只要有需要 我就捋袖子

1993年陈鑫主任第一次献血,那时20岁的他还是一名医科大学学生。大学时期,学校号召全校师生报名无偿义务献血。作为医科大学生,献血是本身就是一种责任。在献血前,他们正常健康饮食,早睡早起,锻炼身体,终于等来集体献血的那一天。由于第一次献血,除了心里有点忐忑,剩下的都是“兴奋”和“期待”。到了献血地点才得知,此次献血为了当地的一位产妇,他毫不犹豫的献出200ml全血。“那是我第一次献血,就觉得有了自己的血,那个女子就会得救了,最起码活下去的几率大了,想到那就觉得开心。”陈鑫主任这样说。

作为一名“熊猫侠”,在知道自己的血型是“熊猫血”之后,更加认为自己要坚持去献血。由于稀有血型血液平时需要少,而血液储存有一定的保质期,因此很少采集。陈鑫主任说,“血站还会不断打电话说我的血型非常稀有,关键时刻能救命,让我爱惜身体。比起其他医生来说,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我随时准备着,只要有人需要,我就会献血。”目前,陈鑫主任已经加入上海血站互助组,只要一个电话,他愿意随时伸出胳膊应急。

无偿献血坚持20年 献血“上瘾”初心不变

对于那些因为疾病、外伤、手术等各种原因需要大量用血的人来说,那一袋袋的不只是血,还是活下去的希望。我们经常会在网络、朋友圈里看到急寻“熊猫血”的求助,发动全国爱心人士寻找熊猫血。在中国Rh阴性血型非常稀有,99%以上Rh血型者属阳性,汉民族和其它少数民族中Rh阴型血的人约占0.34%。其中Rh阴性A型血的人约占0.102%;Rh阴性B型血的人约占0.102%;Rh阴性O型血的人约占0.102%;Rh阴性AB型血的人则只占约0.034%。陈鑫主任的血型是RH阴性AB型,即大家平常所说的“熊猫血”,也就是说一万个人里只有3个人事这样的血型。

在这20年的献血路上,陈鑫主任读到过一句话“一个人所能给予他人的最珍贵的东西莫过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让他感触颇深。

因神经外科科室的特殊性,平日就会遇到各种重度的脑外伤患者、脑出血患者,情况非常紧急,工作异常繁忙。但陈鑫主任总会抽出时间与精力参加无偿献血。

“除了医院的工作之外,无偿献血对我来说也是一份重要的事业,献血救人是我最快乐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正是他对献血的执着,当他接触到无偿献血,他便毅然选择了在献血的道路上一直坚持走下去。陈鑫说,以前同事对自己的献血的事情一无所知,如今“自己都成网红医生了。”

陈鑫主任告诉记者,很多人对献血都有所误解,害怕献血危险,对身体有伤害。其实对于健康的成年人来讲,一次献血200ml后,人体的造血机制可代偿性增生,很快就能恢复献血前的水平,因此献血不但对身体没有任何坏处,反而能提高造血功能,促进机体的新陈代谢,缓解血液黏稠度,预防高血脂的发生。在采访的最后,陈鑫主任还不忘“做个广告”,建议成年人适当献血。

在无偿献血事业中,医务人员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能积极参加无偿献血,他们不张扬、不炫耀,只在乎那心中的悬壶济世。

(责编:龚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