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再出发,上海制造新征程”系列报道

上工申贝:“蝴蝶”破茧重振翅 老品牌踏上新征程

邬迪

2018年06月08日11:4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这四件如今看来平淡无奇的产品,如果时光倒回至半个多世纪前,可是不菲身家的象征,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三转一响”成为不少人相亲择偶的重要标准。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四大件”中的许多老字号一度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视野。但,寄托着无数人美好回忆与情愫的蝴蝶牌缝纫机,却通过丰富品类、技术创新提升品质、打造品牌,获得新生。

今年5月10日,首届中国自主品牌博览会在上海拉开帷幕,在诺大的展厅中,上海馆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尤其是在上工申贝的展台前,摆脱传统“包公黑”外形的缝纫机,以小巧智能的“白富美”姿态引发围观,让观众在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更为不断创新求变的“蝴蝶”振翅高飞欣喜与点赞。

蝴蝶飞过99年 成就几代人的温暖记忆

作为上工申贝的老员工,卜伟平至今仍记得蝴蝶牌缝纫机当年的辉煌:“当时买缝纫机都要凭票购买,即便是我们员工,也要凭票才买得到,真的是一票难求啊!很多人都托我想办法帮忙搞票。”

卜伟平1972年就进厂做学徒,最开始的工资是一个月16元钱,“转正”后达到18元,而当时一台蝴蝶牌缝纫机的价格则是160元。可即便如此,厂里每年150万台的产量,仍是供不应求。

“我攒了很久的钱,在结婚的时候买了一台蝴蝶牌缝纫机。这在当时可是很值得骄傲的。”回忆起过去,卜伟平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我和老婆结婚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要,连家具都是自己打的,有这台缝纫机,就让她很满足了。”

同卜伟平一样,当时的中国家庭,如果能拥有一台蝴蝶牌的缝纫机,一定会让亲友羡慕。而缝纫机在人们的生活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仅可以缝补修改各种衣物,还可以在不用时变成孩子们学习的书桌。

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妈妈坐在缝纫机前装线、转动圆盘、脚踩踏板的身影,仍伴随着熟悉的“哒哒”声,浮现在眼前。

临危受命 海外并购“险中求胜”

改革开放后,随着成衣化水平的不断加快,家庭制衣越来越少见,缝纫机行业也开始落寞了起来。直到2001年,上工申贝开始大胆尝试整合上海的缝纫机资源,通过产权交易的方式从上海飞人协昌缝制械有限公司购买了“蝴蝶牌”等缝纫机商标,但由于成本的压力,生产只能转移到外地。曾经年产150万台的辉煌时代,成为了历史的记忆。如何“让老品牌焕发新魅力”是上工申贝面临的新课题。

与“蝴蝶”一样,上工申贝也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倍感压力。在民企和外企不断的“价格战”、“技术战”的夹击之下,上工申贝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走下了神坛,不仅让出了国内龙头的宝座,更是一路亏损不止。

企业的困难让卜伟平这样的老员工感同身受:“原来我们最多的时候厂子里有上万个工人,到后来就只剩下大概两三千人了。而且当时不仅是工资发不出来,就连给工人买断的钱都拿不出来。”

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老品牌,怎样才能再次飞入寻常百姓家?危难之际,如今的上工申贝董事长张敏临危受命,出任上工股份的“掌门人”。张敏深知,要带领上工申贝走出困境,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04年,如何带领集团走出困境?张敏作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海外并购。

彼时,上工申贝的现金流几乎枯竭。2005年,公司年亏损额一度达2.7亿,靠变卖土地和老厂房苦苦支撑。这对自身难保的上工申贝绝对是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险棋,但张敏似乎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上市公司被借壳,我们放弃缝制主业和上工、蝴蝶等老品牌,要么通过海外并购寻求生机。”张敏回忆说。尽管当时中国企业收购外国企业的案例仍是凤毛麟角,但一心要救活上工的张敏还是决定做一回先吃螃蟹的人。

恰好,德国老牌缝制机械公司杜克普也面临着连年的亏损,大股东急于将企业出手,这无疑给了张敏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收购了德国缝纫巨头杜克普后,将其欧洲生产布局进行了梯度调整,并将杜克普高端产品引入中国市场,很快我们海外的主业就由亏损变为盈利。八年后我们又开始主动性并购,几乎把德国主要的缝纫机企业全部收归到我们囊中。”张敏说。 

杜克普公司拥有150年的缝制设备制造历史,其多种产品和技术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欧美市场拥有众多高端客户。在收购了杜克普公司后,上工申贝一举进入了世界缝制技术高地,摆脱了低端市场的成本竞争:包括路易斯.威登、爱马仕、阿玛尼等一线大牌奢侈品品牌都成了上工申贝的客户。

海外并购的成功,让上工申贝走上了复兴之路,也让张敏意识到,想要在市场竞争中保持自己的优势,关键在于核心技术的掌握。因此,张敏带领上工申贝持续地进行研发团队的建设。

“我们大力推进中国智造、中国开发,从电控系统的编程开始,和德国团队一起来开发缝纫机电控技术。终于,我们在中厚料缝纫机、自动缝制单元和标准化型缝纫机上都相继完成了的电控系统的自我开发和生产,摆脱了以往向别人购买的历史。”张敏说。特别还有上工申贝自主研发的中厚料缝纫机实现了革命性平台化设计,机体外形相同、零件通用化,实现了量产,成本降低了约30%。这使上工申贝的中厚料缝纫机在奢侈品品牌中拥有了极高的市场占有率。

科技创新 老品牌讲出新故事

上工申贝的复苏,也让沉寂了多年的蝴蝶牌重新振翅高飞。

家用缝纫机分公司总经理陈琰告诉记者,随着成衣制品的增加和生活节奏的加快,自己动手制作服装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因此原来功能比较单一的缝纫机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的蝴蝶牌缝纫机,把目光对准了年轻一代的消费者。

缝纫机不仅变得更加小巧、实用,还更加地“聪明”:“我们新款的JX550L-W无线操控家用缝绣一体机结合了互联网技术,缝纫机可以通过WiFi与手机APP连接,用户就可以用手机从云端数据库上下载自己喜欢的花样,让缝纫机自动绣出想要的图案。”陈琰透露,蝴蝶牌JX550L-W无线操控缝绣一体机还获得了第17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发展论坛评选出的“工业设计创新大奖”铜奖,足见其在业内的创新价值。

另外,蝴蝶牌缝纫机也在主动向年轻的消费者靠拢,在微博微信等年轻人聚集的社交软件上都开通了自己的官方账号,在分享缝绣作品的同时,也让年轻一代的消费者重新认识了缝纫机这个“老古董”的新活力。“我们最近还在计划进驻时下比较火的抖音,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如今的蝴蝶牌缝纫机已经和他们记忆中的样子有了很大的变化。”陈琰说。

尽管企业的情况逐步好转、业绩稳定,但张敏深知“居安思危”的道理,他仍在探索上工申贝接下来的道路。“创新,可以使产品竞争力更强。而持续的创新,就能使你能在红海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蓝海。”张敏说,上工申贝不能永远依赖缝纫机单一主业,必须要“两条腿走路”,而张敏为上工申贝找的“第二条腿”,就是智能智造:通过平台化和模块化设计,上工申贝研发出了为飞机结构件、汽车内饰件和皮革工业配套的智能化缝纫工艺设备。同时在服装加工领域也陆续开发出西服、西裤和牛仔裤以及衬衫自动缝制单元,以适应服装机械增长趋缓、出现产品需求结构调整的新常态。

“2018年,我们已经开始研究汽车的整车和部件的焊装生产线,将从机器人和CNC控制的柔性材料加工工艺向刚性材料方面拓展。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想要在竞争中不甘落后,就必须保持不断的创新能力。”张敏说。

(责编:邬迪、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