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打工苏南住 高铁为长三角一体化提速

沈文敏 唐小丽

2018年06月04日20:27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在长三角,高铁被许多买不起“魔都”房的上班族当“班车”,也在担纲“一日生活圈”的出行重任。记者发现,当坐高铁如乘公交,确实大大提升了不少白领一族的生活品质。

曹怡是无锡人,定居苏州,两年前,她开启了“苏州—上海”的“双城生活”。每天早上8:10,曹怡离开家赶往苏州园区站;8:28,坐上“复兴号”高铁;8:58,抵达上海站,换乘地铁;9:35,走进位于曹家渡的办公室,开始一天工作……

记者发现,每天在长三角城市之间穿梭,已经成为很多职场人的日常。每月2000元左右的高铁通勤费用,比在魔都合租房都便宜太多,生活品质也大大提升。长三角高铁的便捷,使“双城生活”逐渐成为他们人生标配。

当年,记者最怕坐火车出行,“咣当咣当”速度慢,车厢脏乱差,还经常无座一路站着来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而今翻天覆地,不由感叹“年轻人赶上好时光了”。

交通强国,铁路先行。长三角铁路发展驶入“快车道”,“复兴号”再度刷新“大国速度”

杨坚坚,是上海机务段高铁司机。工作30余年,从世界上最落后的时速四五十公里的蒸汽机车,到最先进的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他都开过。

杨坚坚在驾驶舱中工作

最初开烧煤的蒸汽机车,一身汗水全身黑,杨坚坚被笑称为“掏炭工”;开烧油的内燃机车,满身油污,戏称“油博士”;开电力机车,穿着整洁工装,人称“蓝领”;现在,白色衬衣打领带,开上了“高大上”的高铁列车飞驰,坐在架驶舱里的他,感觉像足“飞行员”。

1984年,15岁的杨坚坚考取浙江金华铁路学校,父亲送他报到,他第一次坐火车,300多公里的路,开了一整天。“学校好远!”他感慨。

1987年,杨坚坚刚工作开的是蒸汽机车。没开两年,换成内燃机车,先进多了,没灰,但回了家老婆说他一股柴油味儿。

2004年,中国铁路第五次大提速。杨坚坚开上代号为“跨越”的电力机车往返京沪。“噪音好大,两个司机要讲话都跟吵架似的。”

2007年,他驾驶着运行时速200公里的中国首趟动车组列车,从上海站始发,“噪音没了,瞭望更好,操作简单,速度也更快,司机精神更集中,更安全了。”

2017年,“复兴号”高铁动车组在京沪线上以350公里时速“开跑”,杨坚坚“跑”得更快了。

30年来,杨坚坚亲历了“火车头”巨变:速度从每小时60公里到了350公里,从最高牵引1000吨到10000吨重载机车,从一次交路最长开行300公里到3000公里,从燃煤“污染大王”到电能零排放……他成了“大国速度”见证者。

我国现在是世界上高铁运营里程最长、商业运营速度最快的国家。长三角高铁成网,运能提升,实现多个站点、多个方向开行动车,缓解了区域运力紧张。只要高铁、动车通达的地方,“一票难求”明显缓解。

智能服务,“幸福指数”攀升。指尖购票、“刷脸”进站、高铁外卖,长三角铁路迈入新时代

祁苏兰,来自江苏泗洪农村,初中毕业,很快成家,夫妻躬耕于乡野。

1997年,20岁的她向往外面的世界,千里迢迢来上海寻梦,在一家玩具厂做流水线工人。2004年,上海铁路局首次对外招聘保洁员,她从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铁路保洁工。

2007年,祁苏兰被选拔到沪宁线动车组做保洁,还被提拔为保洁班长。她和姐妹们扮靓列车,总结出“收、掏、扫、刷、擦、整、摆、清、拖、验”保洁“十字作业法”,有效提升了保洁效率。

祁苏兰(中)带领姐妹们学习“十字作业法”

2016年,智能信息化普及,她们认真学习操作引进的抛光机、地毯清洗机、吸尘器、蒸汽机、板壁机等现代化保洁机械,吭哧吭哧的苦劳力变成了轻松操作的操盘手。

2017年,“复兴号”开行,她带头运用“互联网+”技术对库保作业进行信息化管理,大大提高保洁管理信息化水平。

“21年前在田间劳作,我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能在中国最繁忙的高铁车站工作,操作最先进的保洁机器,参与具有世界水平的保洁用品研发……”祁苏兰常常会在梦里笑醒。

智能化的岂止是保洁?且听记者掰着指头数一数。

购票方式。2011年1月,12306铁路售票官网正式运行。微信、支付宝、APP自主选座、接续换乘等指尖购票方式,走出人工、电话买票难的囧境,再不必为一张火车票彻夜排队,倒票“黄牛”失去了市场,回家过年的愿望越来越容易实现。

候车服务。“刷脸”进站、站车智能语音播报、视频安全监控,带来更安全、便利的体验。长三角数十个较大客站和“复兴号”都实现WIFI免费全覆盖,旅客可以自由网上“冲浪”。

乘车环境。高铁车站空调开放,环境舒适,“脏乱差”变身“洁净美”。环境改造人,旅客随地吐痰、乱扔瓜子皮杂物、随处抽烟的少了,自觉排队、文明出行成为新常态。

高铁就餐。“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火腿肠”悄然退场,外卖模式开启。乘客在飞驰的高铁上动动手指就可以在线订餐、支付、预约用餐时间,还可以选购途经地方的特产……

古有“丝绸之路”,今有“中欧班列”。助力“一带一路”,长三角铁路通达欧亚16个国家

3月7日凌晨,杭州细雨蒙蒙,城郊的乔司编组站灯火通明。

葛跃华戴上工作手套,别好对讲机,带上扳手和检车锤,打着手电筒,与同事向乔司运用车间上行场走去。他们在等待一趟特殊列车——从义乌西站发车,经过乔司站,终到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X8024次“中欧班列”。

这是新年第一趟从义乌始发的“中欧班列”。义乌至马德里的班列已安全运行满1200天,沿途经过6省份,从阿拉山口口岸出境,沿着第二亚欧大陆桥,途经8个国家,全程超过13000公里,是运输距离最长的货物列车。

葛跃华正在检修列车

列车检车员葛跃华的工作,就是在列车中途停车“休息”时,争分夺秒检查“底盘”每一个零件。凌晨1:08分,“中欧班列”抵达,检修作业要在经停的35分钟内完成。

“中欧班列”是中国铁路货运的一块金字招牌。近年来,葛跃华在站台上看到义乌出发的“中欧班列”越来越多。“出口的主要是小百货,海外华人春节用品,很多从这里运出。”他还记得,当年的第一趟车就是自己亲手检修的。

斗转星移。180多万种小商品由东向西,横贯整个亚欧大陆,源源不断送往欧洲各国,作为往来中欧“移动桥梁”,红酒、奶粉、巧克力、汽车配件等随着返程列车,抵达中国,进入千家万户。

2013年9月29日,一列编组43辆、承载40英尺大型集装箱的中欧班列,首次从苏州西站发车,经满洲里开往欧洲波兰,拉开长三角铁路货运班列跨境运输帷幕。

2017年5月13日,X8024次列车满载着50个集装箱的义乌小商品,从义乌西货运站驶向13000公里之外的西班牙马德里。这是第1000列中欧班列。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项重要合作举措,长三角铁路“中欧班列”开行方向、频次、运量和规模不断扩大,如今已铺画至德国、英国、俄罗斯、阿富汗以及中亚五国等16个国家。

如今,长三角高铁成网,与珠三角和京津、东西部地区城市群互联互通,形成快速便捷“交通圈”。一条条高铁联结成网,带动一座座新城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10年来,上海虹桥、南京南、杭州东、合肥南等一大批现代化高铁客站建成投入使用,形成“1至3小时”高铁交通圈,为区域经济发展搭建了新动脉。

长三角一体化扎实推进。中国高铁版图上,长三角是运营里程最长、线路最密集的地区,41个地级以上城市,34个开通了高铁,还有6个在建。

有了高铁,你从上海出发,1小时内可达无锡、常州、杭州;2小时内可达镇江、南京、金华、宁波;3小时内可达合肥、蚌埠、徐州、芜湖、温州、丽水……难怪长三角高铁“通勤一族”正越来越多。(图片均由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提供) 

(责编:王文娟、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