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小村,美丽庭院,浦东这样留住乡愁

唐小丽

2018年06月04日14:0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阳光穿透密匝的枝丫,倾泻在周浦镇界浜村的每一处,过去的打谷场变成了姐妹们开展活动的“幸福屋”。在憩园的入口处,竹篱笆上挂着的旧饭盒里,藏着孩子们的“宝物”,男孩儿用肉嘟嘟的小手掏出闪光玻璃珠子,匍匐在地“打弹珠”,一旁的女孩儿在五彩的方格里“跳房子”,这一切的场景,都让人恍惚间穿越回童年。

小朋友在村头空地打弹珠、跳房子(图片均由浦东妇联提供)

现代科技的便捷更给界浜村的“前世今生”系上了纽带:扫一扫花坛边、篱笆上的二维码,一个个“界浜记忆”便闪跳出来,一边听着浦东宣卷,一边体味宣卷文化的墙绘,“新桃花源”的古韵瞬间就漾开了……

这便是浦东新区正在推进的“美丽庭院”建设的初步成果。近日,记者实地探访了多个镇村,不由感叹,一院一世界,于一方庭院里栖居,生活也变得美好和诗意起来。

桥水人家,桃柳芳华,小村小院,青竹绿水有百年回响

泥城镇的公平村,有一座陈宅。陈宅主人陈品芳,在这个宅院出生、长大、变老。门前一条小河,门后曲径通幽。品芳爷爷的舅舅曾是“青帮大亨”黄金荣的私家园丁,如今陈宅庭院正中的海桐就移栽自黄家花园,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品芳细心保存着陈宅以往的痕迹,奶奶的土布衣、梳妆台、红木床,父亲的摇摇车、石头磨、水泥缸。倾听着院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响,诵读声歇、纺车声起,坐在织布机前的陈宅女主人,悠悠穿梭着百年时光。

 

在百年海桐树下,记者听陈宅主人讲过去的故事

航头镇福善村里,桥桥相伴、桥桥相望,缘福桥、嫁女桥、连心桥……福善村的先民,走过那些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躬耕于野,舟渔而归。福善村的今人,看着那些桥,脚踏实地,丰收满园。福善村人陈公,最爱村头缘福桥,那曾是福善村通往世界的“门”。而今,缘福桥已越200年,陈公也已年近九旬,外出不必再经此桥,但桥依然还在。因为这桥,父亲担上的冰糖葫芦,一直甜在陈公梦里。

 

航头镇福善村里的那些桥

祝桥镇星光村的“巾邻”小院,大家围坐在自建共享的聚心亭里,止不住的欢笑声阵阵回荡。袅袅炊烟在3D创意墙画上舞动,如镜的河面倒映着秀美的村庄。“花样阿姐”腾出自家的院子,“妇女微家”里姐妹们唠着家常,一壶壶热水泡上乡音,快乐的日子溢满缕缕茶香。

新场镇的新南村,桃林成片,粉墙黛瓦,杨柳堆烟。村口一块木牌上,“美丽老家,我们一起回乡”赫然醒目,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常回家看看。百年花布、手工物件等刷一刷、画一画、叠一叠,老味道涌上心头,摇身变成美丽庭院的元素,大家从此刻的乡间找回久违的念想。

 

新场镇新南村村口——“美丽老家,我们一起回乡”

“现在村庄越来越美,我也要为这里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来自甘肃的杨彦国和父母在周浦镇界浜村安家落户已有多年。小杨眼见着周边的环境越来越美,心中萌生出不少“金点子”:枯桃枝变身空中花篮,废竹子装饰了废旧水缸,旧长凳组装成花卉盆景……小杨的父亲老杨更是一双巧手,用废弃塑料袋养植的花花草草,挂在庭院的栅栏上,花开繁盛,五彩缤纷。

上述的一个个村子,正是上海浦东新区正在开展的“美丽庭院”建设的一个个缩影。

山清水秀不是贫穷落后,因地制宜,村民富裕,有面子更有里子

何为“美丽庭院”?仅仅是美丽风景吗?

“生活富裕但环境恶化肯定不是‘美丽庭院’,山清水秀但贫穷落后也决不是‘美丽庭院’。‘美丽庭院’建设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具体举措、有力抓手,坚持原汁原味、富民富村、有面有里、绘声绘色、共建共享,留住乡村发展的‘人’、留住乡村风貌的‘形’、留住乡村文化的‘魂’,努力使古韵与新姿相生、促生态与产业共融。”周浦镇镇长翟磊告诉记者,除了生态环境、形象容貌、空间环境外,一定要有独特的底蕴,比如界浜村可以依托桃产业链、花海生态园、名人效应、非遗宣卷,避免“千村一面”,让每个村落成为乡愁记忆、文明传承的寄托。

改造前的界浜村一角

当然,“美丽庭院”的创建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宅前屋后的东西,尽管没多大用处,但村民们视为宝贝,不舍得扔。”界浜村的妇女干部孔丽苦笑道,从抵触,到接受,到参与,再到支持,这之间没少挨过村民的骂。

改造后的界浜村一瞥

“我就跟他们争吵过,当时觉得要清理掉我的一砖一瓦都不行。”85岁的陆老伯笑意盈盈,邀请记者参观他的小院儿,现在陆老伯家门口已经挂起了三星的牌子,“看看小院子多美,我孙子马上就结婚了,要带着新媳妇回来呢!”

航头镇的福善村,原是镇里一个并不起眼的村子,如今已建成“美丽庭院”的典型。记者在村里看到一块“五长”的铭牌,村党总支书记王作懋说,从去年5月份,村里将原来的“河长制”拓展到现在的“五长制”,即民间河长、路长、站长、棚长、园长,分工更加精细。“河道干不干净,有‘河长’;制止小广告乱张贴,有‘路长’;防止垃圾焚烧,有‘站长’;宅前屋后有人乱搭鸡棚鸭棚,自有‘棚长’来管……”“五长”散布在村里的角角落落,各司其职,保证了福善村公共场地的整洁和公共设施的完整,村容村貌明显改善。

航头镇福善村的“五长制”标牌

在泥城镇,则有一套以“一星、三星、五星”美丽庭院创建为核心的考评标准。记者在走访调研中,感到星级挂牌对村民触动很大。一村民坦言:“刚开始听到美丽庭院没当回事,现在看到隔壁家挂上五星户的牌子,自己家只有一星,觉得怪不好意思。我们马上也要好好弄一弄自家院子,下次挂牌一定要五星!”而挂上五星牌子的村民积极性更被调动起来,害怕“等级降了,没面子、难看”。镇长苏国林说,美丽庭院建设要可复制、保长效、有内涵,要花小钱办实事,在创建过程中,泥城镇把红色文化、农耕文化以及“自助助人”“师德流芳”等传统乡俗和美德融入其中,让美丽庭院创建更具感染力和带动力。

白色的栅栏围成一方,红色灌木整齐生长。在书院镇外灶村,一个个宅前屋后的“红叶流星”小花园成为一道靓丽风景线。“为什么叫‘红叶流星’?就是取流转后零星土地的意思。”外灶村党总支书记汪敏说,目前外灶村已建成7个“红叶流星”小花园,深受村民喜爱。汪敏表示,除了全面改变村宅公共区域的环境面貌,村里还结合乡愁墙绘、星级户评选等活动,进一步动员村民积极参与,推进村民宅前屋后的美丽庭院建设,努力打造优美、宜居的家门口环境。

“美丽老家,我们一起回乡”,助推乡村振兴,留下一抹乡愁

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村稳则天下安,农业兴则基础牢,农民富则国家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发展理念,让农民充满了期待,看到了未来。乡村振兴战略,可谓在希望的田野上绘出了一幅壮阔的中国乡愁新愿景。

自今年年初,上海市浦东新区农委和浦东新区妇联联合推出美丽庭院建设以后,多次组织不同层级的相关人员赴浙江嘉善、海宁进行实地考察,学习创建工作的相关经验。如今,在美丽庭院的创建过程中,浦东已逐步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和考评办法。

泥城镇“美丽庭院”星级户评比考核标准

浦东新区农委主任苏锦山表示,城乡发展的不平衡是浦东在乡村振兴过程中的主要矛盾,近几年先后开展的村庄改造、五违四必、畜禽退养、中小河道整治等一系列行动,取得了良好成效,农村的基础设施及村容村貌有了明显改善,在这样的基础上,美丽庭院建设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在现代文明繁盛的当下,我们向往着美好的生活,生活也不在别处,就在我们的前庭后院里。”浦东新区妇联主席陆敏之谈到,美丽庭院建设就是要唤醒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社会最小细胞——家庭去营造“美”,在这个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妇女在家庭中女主人的作用。建设过程中,要结合原始风貌、乡风民俗、文化内涵,就地取材、变废为宝,体现出富有人文情怀的自然美。

诗意的乡村,在浦东随处可见

妇联还在微信平台专设了“一个院子”栏目,将有特色的村居院落编写成《宅前一棵树,伴我到白头》《良田美池桑竹,此心安处是吾乡》等一篇篇微文,借着诗意的文字和唯美的意境,得到了广大粉丝的关注,潜移默化地提升了美丽庭院创建的知晓率。如今,在浦东的农村,提起美丽庭院建设,人人都能说出一二。

近日,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在实地调研泥城、祝桥、航头等美丽庭院建设情况后表示,要加大推进力度,确保年内浦东所有村宅全覆盖。在推进中,要以老百姓为主要参与者,坚持把发动群众参与作为核心抓手和工作要求,努力做到群众事“自己想、自己做、自己管”,少花钱、多办事,花小钱、办大事。

时光流逝,乡愁从抽象情感发展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农村是留住乡愁的有形载体。带着乡愁还乡,首要的是农村还在,家乡还在。乡村振兴,就要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精神家园。

美丽老家,让我们一起回乡。

(责编:唐小丽、轩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