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们仰望星空

——追忆钟扬教授

2018年04月26日13:43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听闻钟扬教授逝世的消息,我正在国外开会,始终无法相信,那个风趣可爱又努力敬业的师长会突然不在了。之前一直和钟教授相约聚餐,好好聊聊,但总是对不上时间。现在,再也没有机会和钟教授畅聊了。

钟扬教授在复旦非常有名,不仅仅是因为他一直在做“种子”的工程,更是他把每一位身边的年轻老师和学生当作种子在培养。我记得在复旦大学骨干青年教师培训会上,钟扬教授受邀给大家做讲座,他就提到,教师的作用之一就是给学生种下积极生活的种子,而学校的努力是为教师和学生的成长提供良好的环境和土壤。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钟扬教授的电话,原来,他在电视上看到了我谈家庭教育、两性关系的问题的节目,他觉得节目非常好,他说,向普通大众传播知识是学者很重要的一个工作,这也是个播种的过程。彼时,我正处于矛盾中,一个大学教师经常上电视,说一些通俗的“常识”,会被视为不务正业,批评的声音多了,我也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价值。彷徨之间,听到钟扬教授的鼓励,心定了许多。我明白了“种子”的意义,也明白了他的坚持。

钟扬教授和我先生商建刚是湖北省黄冈中学的校友,钟扬教授在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任教,我先生在复旦法学院读过书。这位师兄是大家顶礼膜拜的对象,他所取得的成就一直激励学弟学妹。

为了学弟学妹更好的成长,钟扬教授发起并成立了黄冈中学上海校友会。在他的感召下,世界各地的黄冈学子积极为学校的发展出谋划策,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进步。有一次,一位校友退群且在朋友圈发了一则消息,有同学发现之后推测这位校友有自杀倾向,同学们第一时间找到这位校友,确保她的安全。同时,校友里有心理咨询师立刻跟进,越洋进行心理疏导。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一旦一个人种下善良美好的种子,种子发芽成长,就能让一片土地都生机勃勃。我先生记得,钟扬教授每次谈到西藏时,眼睛立刻亮了,满是光彩,“建刚,你一定要去一次西藏。我让我小儿子去读藏语学校呢。人生要去挑战一些可能不划算但是又必须做的事情。”钟扬鼓励建刚。

在我先生从律师转型为法官后,就不再参与校友会的工作,与钟扬教授的接触渐少。有一次,在复旦旦苑餐厅偶遇钟扬教授,他很关心地问:“建刚,做法官感觉如何?做法官的社会意义很大,你要好好做。”他没有为建刚损失了收入而遗憾,甚至,这个问题他问也不问,他关心的是,你转型法官后,能做成什么事。在他脑海中,只有做事情,从来没有谈到收入、待遇。其实,他的家庭收入并不高,但是,在他的人生中,金钱从来不是他追求的目标。钟扬教授过世之后,同学们得知家属将死亡赔偿金捐出来,有些同学不理解,但我想,这符合钟扬做事的风格。

钟扬教授为人类保存了四千万颗种子,而他自己也是一枚种子,他给我们种下了责任和追求的种子,激励我们仰望星空,为了让明天更美好而去努力。(作者沈奕斐,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发展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唐小丽、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