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徽:“一朝相逢山水间,千年古城不了缘”

2018年03月22日10:01  
 

“叔叔,您是上海来的医生吧!谢谢你们救了我爸爸!”——这是一位维族小女孩对援疆医生的感谢。

无论何时何地,医生都会站在群众的第一线,肩负着救死扶伤的责任,在遥远的边疆,有这样一位医生,一直将老百姓的身体健康放在自己的心头上,他就是本期的主人公——郑徽 。

 

作者简介:

郑徽,男,上海闵行区中心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第九批上海援疆医生,现任喀什地区泽普县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

“如果你生在南国,未见过新疆的风驰雨骤,你就听不懂维吾尔族兄弟们笑声里的快意爽朗;

如果你长在华东,没到过一望无际的雪山花海,你就看不懂维吾尔族姐妹们载歌载舞的热情奔放。

 

2017年2月,带着上海市委的殷切期望,我们第九批上海对口援疆干部,有幸来到新疆喀什地区,和当地群众一起开展如火如荼的城市建设。

我们驻扎的喀什泽普县,面积999.66平方公里,古属西域莎车古国,西靠昆仑山,东望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有叶尔羌河与提孜那甫河两条碧水从城中蜿蜒穿过,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

随着上海对口支援的深入推进,2016年泽普县生产总值达45亿元,人口也逐年增强,超过20万,但当地的医学配套没能及时跟上,医疗条件亟待改善。作为援疆内分泌专家,这次我就是带着援建泽普县人民医院内分泌科的任务来挂职一年半。

 

新疆的糖尿病发生率一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泽普县很多前来就诊的患者早年已经确诊,但由于自身忽视和当地没有专科医生,找我就诊时情况已非常严重,导致部分患者住院周期较长,造成了床位不能及时流转,确实也影响到后续需要住院的患者。

我深知糖尿病患者的痛苦和他们对健康的渴望。因此2月到岗后,我立即统筹科室骨干成立了“早重视、早预防、早控制,从饮食源头及早遏制当地糖尿病高发势头”课题小组,加班加点带领科室医护人员结合临床对泽普地区的饮食构成、糖尿病流行病学发病实际情况、当地群众应对高血糖状况有效率和早期有效控制状况人群分布情况进行了实地踏勘和系统调研。

经过在泽普当地的前期走访和大量的临床实际验证,我带领青年骨干争分夺秒地加班工作,摸索出一套适合南疆糖尿病患者的饮食可行方案,从科室工作人员开始培训,向患者、家属,甚至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通过巡诊、义诊等方式逐步向整个泽普县地区推广。

 

一天夜已经很晚,我给科室的青年骨干们上完晚间讲座走出病区,刚一转弯,就看到一个穿红色长袍的小姑娘斜躺在走廊拐角处的长椅上,没有枕头,更没有家长陪伴。我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超过九点,确实到了小孩子要睡觉的时间。

我们的脚步声尽管很轻,小姑娘还是被吵醒了,她揉揉惺忪的大眼睛,看到我们忽然一笑,一跃就跳到我们面前。

“叔叔,您是上海来的医生吧!谢谢你们救了我爸爸!”

 

原来不是等床的病人,是患者玉苏甫的女儿小古丽。小古丽是县城小学四年级学生,汉语和维吾尔语都非常流利,她爸爸不会说汉语,门诊看病时爸爸就带着她这个兼职“小翻译”。古丽爸爸住院后,经过系统治疗,症状有了较大的改善。当天是星期五,她从学校赶过来看爸爸。

其时病区刚刚熄灯,走廊上的动静吸引了不少病友过来,也包括古丽的爸爸。这个健硕朴实的维吾尔族汉子,向我笑着点着头,然后走向古丽,帮女儿整了整辫子,一只手向我竖起大拇指,一只手拍拍古丽,病友们就像约定好了一样一边微笑着看着我,一边轻轻地打起了拍子,古丽也和着节奏在走廊里轻轻地跳起舞来。

这突如其来的舞蹈快闪让我恍然如在梦里,看着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小古丽载歌载舞,我感到连日来的疲惫和对妻子儿子的思念随着小古丽曼妙的舞姿渐渐升腾,一点一点,轻轻地飘散在空气里。

 

甚至有一瞬,我的感动也徜徉在这轻轻的节拍和歌声里,觉得古丽不仅仅是维吾尔族兄弟玉苏甫的姑娘,也是我最乖最美丽的可爱女儿。

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我的内心依然不能平静,仿佛被千年古城的星光穿越,一股饱含信任和深情的能量,伴着星光,开始在我和维吾尔族群众的心中,一起流转。

一朝相逢山水间,千年古城不了缘。此刻我知道无论我今后身在何方,都会关注和支持泽普,迎难而上,为国担当。

(来源: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 郑徽)

(责编:实习生、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