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者”蜕变“护鸟人” 崇明东滩“草根”的鸟哨传奇

陆宣 葛俊俊

2018年02月13日14:14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倘若听到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总有股久违的感动,闭上眼睛仿佛置身于广袤的丛林,感受来自大自然的韵律与馈赠。

家在农村的年轻人或许并不觉得稀奇,小时候的清晨总能伴着鸟群的啼叫声在睡梦中清醒,推开窗户,窗外便是惊吓地扑腾着翅膀飞向远处的鸟儿们。

△ 白琵鹭

撒几粒稻谷,支好竹棍,扣上篮子,躲在远处屏住呼吸,静悄悄地等待鸟儿的到来。不过,村里鸟儿比较机灵,守一个下午都很难逮到一只。要是碰到个蠢笨的楞头鸟,小伙伴们就可以欢快地玩耍一下午了。

遛鸟的儿童成长为捕鸟的少年

在崇明东滩湿地,一位穿着长筒水靴年近六旬的男子,熟练地吹响口哨,不多时,一只鸟儿便乖巧地驻足在他的身旁。这种另类的捕鸟方式,闻所未闻。

仔细观察,“捕鸟人”金伟国手中的“口哨”并无独特之处,半截竹管镶上黄豆大小的铜片,即成一只鸟哨,结构并不复杂。“以前的鸟哨更简单,没有铜片,镶的是竹片,纯天然材质。”虽说材质简易,但在金伟国的眼里,没有什么比鸟哨更重要。这是他吃饭的家伙,一辈子都离不开的“家人”。

1968年,当时年仅八岁的金伟国就特别爱鸟。每当父亲抓到漂亮的鸟儿,他就爱不释手,用一根细细的绳子绑住鸟儿的腿,到处“遛鸟”。看到小伙伴们歆羡、追随的小眼神,金伟国的小胸脯挺得更直了,还透出一股自信来。

 

崇明东滩湿地是过往候鸟歇脚栖息的天堂。20年多前,当地人靠滩吃滩、靠水吃水,有人捕鱼为生,也有不少人捕鸟糊口。

“以前‘讨生活’不容易,除了种田,还要去‘跑滩’,在滩涂上抓鸟,捡黄泥螺来补贴家用。”金伟国的父亲说,捕鸟,就是他们谋生的手段之一。

跟着父亲学鸟哨,十几岁便学有所成。天空中掠过的鸟儿,金伟国一眼就能认出。“像黑脸琵鹭、鸻鹬、小天鹅等鸟儿,光听叫声,我就能分辨出来。”13岁那年,金伟国第一次靠着自己的哨声捕到一只憨态可掬的翘脚鹬。

 

△ 鸳鸯

随着实战演练的增多,技艺越发娴熟的金伟国,捕起鸟儿来游刃有余,一天少则十几斤,多则几十斤,甚至超越了父亲。

“那时候,鸟的价格一般在20元到30元一斤。”金伟国说,在东滩鸟类保护区1998年成立前,捕鸟的问题管得还不是很严格。

鸟儿越来越少,猎手转型鸟儿守护者

崇明岛东滩,作为过境候鸟迁徙路线 (澳大利亚—西伯利亚)上的重要停歇地、越冬候鸟的重要栖息地,每年均有100万只次迁徙水鸟在保护区栖息或过境,其中鹤类、鹭类、雁鸭类、鸻鹬类和鸥类是主要水鸟类群。

据当时统计,约有20-30%的鸻鹬在崇明被“猎户”捕杀,这些鸟儿飞不回西伯利亚,在国际上引起了环保组织的重视。如何解决猎户偷猎和捕杀的问题,成为当时的“燃眉之急”。

 

△ 鸻鹬类鸟群

同样,即使是金伟国这样的捕鸟能手,每天能捕到的鸟也寥寥无几。望着天空发愁的金伟国,逐渐意识到,猎捕鸟儿是在破坏自然环境,破坏生态平衡。

1998年,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成立,崇明东滩成了鸟类研究基地。然而研究人员捕到的鸟儿又小又少,不符合科研要求。于是在时任保护区的党委书记张玉涛的穿针引线下,金伟国成为了保护区的一名工作人员,帮助科研人员捕鸟。

会三十多种鸟哨声的金伟国在保护区很受欢迎。闲暇之余,金伟国也会给科研人员讲课,传授捕鸟经验。

△ 东方白鹳

一次,金伟国在中国台湾地区的台中高美湿地,用鸟哨给观众做户外表演的时候,吹着吹着竟然引来一堆青嘴鹬在观礼。这些“访客”乖乖落在金伟国附近,十分好奇,“这个大个子怎么跟我说一样的话。”

金伟国解释说,鸟哨的内容依据鸟的种类、距离远近大有不同。“一般,如果是远的鸟类就告诉他们,‘快来,快来快来’;如果是飞得较近,就打个招呼,‘飞累了吗?我在这里,来歇一歇吧!’有时候,也会发出‘这里有食物’的信号等。”

坚守岗位,将责任与重担揽在肩头

“开始我不是很明白,同样是捕鸟,现在怎么和护鸟扯上关系了?”曾一度迷茫的金伟国,捕鸟之余还跟着科研人员学习给鸟测量体重、量身长等技能。渐渐地,金伟国了解到,他捕鸟通过给鸟做环志,再把鸟放飞到大自然中,目的是为了研究鸟类迁徙情况和全球气候变化。

2008年11月,金伟国应邀赴澳大利亚参加国际鸟类研讨会。“朋友拿来一只鸟,标识上清楚写着:北京1928信箱CHN—F127471,鸟的左腿上有两个旗标,上黑下白,这是由崇明东滩特制的标记。”他激动地说,“这是从我手中放飞过的鸟儿!”那是一次飞越太平洋的重逢啊!

 

如今的老金讲起专业知识来,已经是头头是道,“咱们崇明东滩位于候鸟从澳大利亚回到西伯利亚老家路线的中点,它们当中有80%在这里稍事栖息,补充能量,以恢复它们在飞行过程中损失的近60%的体重。两周后乘风北飞。”19年来,金伟国靠着吹哨的独门绝技,经他手放飞环志的候鸟已达24000余只。

金伟国把自己全部的时间,全部的精力用在了护鸟上,这几年崇明建设生态岛,加强了环境保护和治理,东滩的鸟儿越来越多了。

据统计,东滩目前记录的鸟类有290种,已观察到的国家重点保护的一、二级鸟类共39种,占崇明东滩鸟类群落组成的15.06%,其中列入国家一级保护的鸟类4种,分别为东方白鹳、黑鹳、白尾海雕和白头鹤;列入国家二级保护的鸟类35种,如黑脸琵鹭、小青脚鹬、小天鹅、鸳鸯等;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的鸟类有20种。

 

△ 小天鹅

尽管工资很低也很辛苦,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甚至好几次因为涨潮太快而遇到危险,但就因为爱鸟,金伟国仍然坚守在这个岗位上,并且一做就是19年。 

工作之余,作为一名课外辅导员,金伟国每学期都要在陈家镇的各中小学校上一堂生态文明课,有时讲湿地保护,有时讲鸟文化。

△ 红头潜鸭

从捕鸟人到护鸟人,金伟国用十九年的时光守候南来北往的鸟儿,也见证了上海这座城市,对于生态环境的责任与坚守。

(责编:葛俊俊、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