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传《水墨千金》将首发 深情回忆父亲傅抱石

傅益瑶:父亲是我一生的“启明星”

2017年12月02日22:11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12月2日电  近日,国画大师傅抱石经典之作《琵琶行》以2.04亿港元拍卖成交,再度引发人们对这位画坛巨匠的无限追思。作为傅抱石最疼爱的孩子,著名国画家、现年70岁的旅日画家傅益瑶即将于12月6日推出最新自传性作品《水墨千金》,在书中,傅益瑶称父亲是自己一生的“启明星”,“我后来画画完全是想再见到爸爸,好像爸爸会从画里出来跟我交流,所以每一次落笔,我都下意识模仿爸爸的动作。”

对傅益瑶一生影响最大的就是父亲傅抱石。由于家庭和性格的缘故,傅益瑶从小就在浓厚的文化氛围中长大,接触交往的文化界名流无数,她长相俊秀,又热爱文艺,最初的梦想是当演员,傅抱石在演艺圈的一些朋友也表示将帮助她实现梦想。但傅抱石出手阻止了傅益瑶的明星梦,傅益瑶得知后,夺门而出,在马路上狂奔痛哭。

傅抱石给女儿设定的专业是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傅益瑶气得在地上打滚。傅抱石告诉女儿,中国人的“文”,不仅仅是文章、文化、文学,更是这个宇宙存在的真理,有“文”就能治国,治天地,有“文”就能有爱,有慈悲。

在绘画艺术上,由于傅益瑶小时候对绘画不感兴趣,虽看过父亲傅抱石画画,但没有得到具体指点,而刚上大学一个多月时傅抱石就不幸去世了。但是父亲的艺术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傅益瑶现在还记得父亲的许多精辟论述。比如“爸爸经常说,一幅好的画有可能画得很疏,但实际上里面气韵十足。人生和画画一样,粗画细收拾,千万不能把一步步小的细节都安排得密不透风。人若能做到‘密可走马,疏不透风’的境界,才是游刃有余。”

很多年之后,当傅益瑶也成为一位优秀画家时,她才渐渐明白父亲当年的良苦用心,“为我照亮人生的始终是爸爸对‘文’的超凡理解和敬重。”10年前,傅益瑶出版了《我的东瀛岁月》并举办大型画展,但之后她并没有趁热打铁,她解释原因是这些年强烈地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阴晴圆缺。她打比方说,喝汤不能只喝上面浮着的油,不喝下面的汤,否则我们的文化会得肥胖症,会得“文化心脏病”。

傅益瑶生性好动,父亲也觉得她没法安心绘画,傅益瑶常常看父亲画画,只是因为喜欢黏着他。傅益瑶说,当时看父亲作画“从来不看他画在纸上的内容,只看他画画的气象,所以成年后再看他笔下的画,就简单多了。”1979年末,傅益瑶有幸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公派赴日学习美术的中国留学生。她在日本广结善缘,技艺精进,为许多著名寺庙创作“障壁画”(一种大型水墨画),后又在世界各地举办了很多展览,让中国水墨艺术走向了世界。

虽然没有直接指导,但是父亲的种种对绘画和对中国文化的见解,却浸润了傅益瑶。后来傅益瑶开始从事绘画,多半是为了怀念父亲,就和小时候以画画“讨好”父亲那样,是女儿对于父亲的一种眷念。傅益瑶在台湾参加纪念傅抱石诞辰100周年活动时,看到父亲画的一幅《文天祥》,立刻想起当年父亲在家里给她讲文天祥故事的场景,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责编:潘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