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展在沪布展 壁画"破门而入"

2017年11月14日09:11  来源:上观
 
原标题:大英百物展只用了10天,这个展览却花了三周……

为了迎接规模最大的一件“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长3.2米,高3.5米),上博人民广场本馆开馆21年来首次拆除南门,运送文物进入展厅。这件壁画后来如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11月13日提前进入展厅,现场目击了这件“破门而入”的珍贵文物布展过程。

上博第一展厅藏有秘密

上海博物馆与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将于11月29日开幕,本次展览遴选了山西博物院珍藏的北朝和宋金元时期的12组代表性壁画,大部分为首次公开展出。目前,上海博物馆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布展。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介绍,此次展览的布展时间堪称上博最长的一次。由于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两件壁画尺寸较大,还要复原组装整个墓室,使得此次布展尤为耗时耗工。“上博布展时间通常在一周到10天左右,传统做法是把前期工作全部准备好,只等文物就位,像是大英百物展的布展也只要10天就结束了。但这次由于展品的特性,需要到上博后对壁画重新拼对组装,再进行外围装饰,从11月初到11月底,差不多三个星期都在布展。”

此次展览布展人员也几乎达到了上博的“史上最多”。除了上博展览部、设计部工作人员外,山西博物院也有几位文保人员跟随现场布展,确保文物安全。记者在现场看到,展厅内部已经涂成了红色和金色,“破门而入”的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开箱后,由十几个人小心扛着,一点点往展墙上挪动。高3.5米的壁画倚放在金色的展墙上,顶部还有不少空余。其实,上博的展厅高度只有3米多,为了展出这幅3米5的壁画,除了拆掉大门外,连展厅也进行了变形。“这个馆毕竟21年了,在有些通道设计中存在一些不足。上博馆藏文物没有很大尺寸,后来做国外一些展览时碰到了层高不足的问题,比如大型雕塑很难在馆内进行展出。好在第一展厅中间有100多平方米的天花板可以抬高到7米,我们就利用中间100多平方米的地方展出这幅壁画和复原墓葬,这个展览在上博也只有这个展厅可以实现。”李仲谋介绍,将来在上博东馆会充分考虑这些问题,给大型文物留出展出空间。

长3.2米,高3.5米的“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在上海博物馆展厅开箱布展。

山西壁画有地上和地下部分,地上部分主要分布在寺庙、道观等,为不可移动文物,如永乐宫壁画。此次展览呈现山西博物院收藏的墓葬壁画,集中于北朝和宋金元时期。两个时期都是多民族文化时期,墓葬壁画内容非常丰富,不仅是文化交融 ,还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生活各方面。“宋元以前古代绘画确凿无疑的真迹很少,要看到北朝、隋唐时人的作品,就要去壁画里找证据。尤其在北朝、隋唐时期,壁画的水平非常高,甚至有当时重要画家参与创作,它们的艺术性是毋庸置疑的,也对后世绘画产生影响。”李仲谋说。

壁画厚度仅1厘米

此次展览分为“天似穹庐”和“人亦黄土”两部分,分别展示北朝(太原市北齐娄叡墓、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和宋金元9组壁画(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屯留县康庄工业园区元代M2壁画墓、阳泉东村元墓、平定西关村M1壁画墓、五台县阳白壁画墓、繁峙西沿口壁画墓、繁峙下永兴村壁画墓)。记者在现场看到,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的圆形结构搭建已经初具雏形,上博展览部工作人员、此次展览内容策划金靖之介绍,北朝墓葬的主题是体现墓主人生平的显赫,比如饮宴、马队出行、迎宾等描绘。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中还可见到北朝时代的建筑,建筑半开着门,寓意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宅院,它就是墓主人的家。“也许地上的壁画还有可能被涂改,但墓中壁画可以确切认定是这个时代的痕迹,这是一个非常珍贵的资料。”在过去,我国有详细图像记载的建筑最早只能追溯到唐代,人们只能通过文献记载了解北朝建筑的情形,直到2013年发现了该壁画,不过,关于墓主人的具体身份尚待考证。

正在布展的“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山西博物院采用“复原性保护”的新方式,把原本置于自然环境中“不可移动”的壁画切割成数十个块面,揭取搬迁后,进行修复、养护,再按照原有的墓葬结构拼接复原。

面积约9平方米的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也是迄今为止完整揭下来的最大一块壁画。山西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壁画修复师李锐介绍,这幅壁画颜料所在的白灰层约1厘米厚,背后是草拌泥层,然后才是墓石。文保人员预先设计好方案,先贴布、加拖板,再用特制铲刀一点点把壁画从四个面铲下,最终揭下了1厘米厚的白灰层。“为了避免折痕,我们拖板上垫好海绵,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几天时间,前期需要准备的材料特别多,真正铲下来用了半天。”这样大的壁画在运输时也很困难,一不注意就会折断,为了保证安全,一辆车上只装了这一块壁画,并且用了特制的加厚拖板。大型壁画在修复时也比较复杂,李锐回忆,当时山西博物院专门做了一个特制架子,比壁画高10厘米,人趴在架子上一点点修复,架子上装有轮子,慢慢往中间推。“修得特别费劲,人趴在上面,身上压得特别疼。”李锐说。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

这样“大费周章”的折腾,是为了给观众最好的呈现。“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是迄今为止国内举办规模最大的一次古代壁画特展。在不久以后,观众就可以在一楼展厅中身临其境,进入到复原后的“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内部参观,近距离欣赏这组气势恢弘的北朝壁画。不过,由于入口较小、内部空间有限,进入人数将有限制,上博已经在考虑相关预案。展览时间为2017年11月30日—2018年3月4日。

(蒋迪雯 摄影)

(责编:严远、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