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份医联体蓝皮书发布:精神科医师供需矛盾突出

“全球精神健康上海论坛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协作联合体二十年回顾与展望”在沪举办

2017年11月10日16:26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专科联盟成立20周年启动仪式  郑为国 张俊 摄

人民网上海11月10日电(轩召强)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人口老龄化呈加速趋势,由此导致的精神卫生问题越来越严重,而医疗资源却相对短缺且分布不均。随着新医改的不断推进,医联体建设在构建分级诊疗格局中的作用日益凸显。11月10日,在沪召开的“全球精神健康上海峰会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协作联合体二十年回顾与展望”大会上,中国首份《中国精神卫生医联体发展蓝皮书》正式发布,对当前医联体尤其是精神卫生医联体的政策和开展现状、难点以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深入调研。该蓝皮书由中国医院协会精神病医院管理分会的10多位精神卫生及医疗相关领域专家参与编写,作为精神卫生医联体领域的第一份蓝皮书,将为精神卫生领域提供经验总结和建设路径。

医联体是实现分级诊疗的重要载体

医联体是医疗联合体的简称,是指由不同级别、类别医疗机构之间,通过纵向或横向医疗资源整合所形成的医疗机构联合组织。事实上,医联体的概念很早就已经提出。让大型公立医院和基层医院“抱团”发展,“让技术跑,而不是病人跑”。这是当初政府组建“医联体”的初衷,通过把社区医院和三甲医院专科医疗串联起来,将三甲医院的医疗技术辐射到区县基层医疗机构,从而提升医疗效果。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此前也曾表示,我国优质的医疗资源总量相对不足,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分布也不均衡。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格局和人民群众看病就医的需求之间不够适应、不匹配。如何缓解这种矛盾?首要就是要通过改革来建立分级诊疗制度。“分级诊疗制度是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制度之首,医联体则是建立分级诊疗制度的重要载体,也是一种制度创新,通过多种形式的医联体,把我们现在相对比较固定的格局纵横上下联通起来,形成一个合理的布局。”

近年来,各地都在因地制宜地开展分级诊疗制度和医联体建设试点。《蓝皮书》内容显示,截止2016年底,全国已有205个地级以上城市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医联体建设,占地级市以上城市总数的60%以上,逐步形成了城市医疗集团、县域医疗共同体、跨区域专科联盟和覆盖边远贫困地区的远程医疗协作网等较为成熟的模式。2017年4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今年10月底前所有三级公立医院都要启动医联体建设工作。这其中也包含精神专科医院,尤其是三级精神专科医院开展医联体建设工作。

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在“全球精神健康上海峰会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协作联合体二十年回顾与展望”大会上发言时指出,医联体的建设是为了实现分级诊疗,让医疗资源服务实现公平、可及。就医不仅仅为了看病,更是为了自己的健康。可以说,医联体建设发展,既是政策引导,也是大势所趋,我们应努力寻找利益共同点,最大化发展精神卫生事业。

中国医院协会精神病医院管理分会会长、上海市医院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徐一峰致辞 郑为国 张俊 摄

打造精神卫生专科联盟的新“上海模式”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改变,精神类疾病的发病率日益增高,精神类疾病已经引起全世界的重视。前不久,经济学人智库发布了《精神健康和社会融入》报告,该报告评估了亚太地区15个国家在将精神疾病患者纳入社区的进程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在调查研究的国家中,精神类疾病平均占据了伤残所致生命年损失总数的20%以上。根据这一衡量标准,它已经成为亚太地区第二大健康问题。而目前治疗情况更加令人担忧。在中国,有92%的严重精神疾病患者没有接受治疗,不仅影响患者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也给社会带来了沉重负担。

然而,存在的挑战是,目前精神卫生专业人员缺口很大,而且分布不均衡,精神科医师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尤其体现在高端医疗资源上,严峻的形式迫使各地不断探索新的途径和更有效的方法。据了解,《精神卫生法》实施以后,不少地方都成立了精神卫生区域医联体,推动精神疾病患者的检查结果在医联体内互认,实现分级诊疗。

中国医院协会精神病医院管理分会会长、上海市医院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徐一峰在致辞中指出,精神卫生作为影响社会发展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与人民群众的健康息息相关。在医疗卫生领域,患者对疾病治疗的需求与各地医疗资源发展水平不平衡。从20年前与南通市紫琅医院(南通市精神病院) 缔结医疗协作关系开始,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专科联盟不断发展,目前已与黑龙江、云南、贵州、新疆、海南、宁夏、广东和江浙沪等地30多家医院建立了协作关系。展望未来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专科联盟将站在新的高度,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引领创新技术的发展,不断探索新的医学运行模式,破解医改难题,加快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真正为广大群众提供优质医疗服务做出努力,创造精神卫生专科联盟的新“上海模式”,让老百姓真正感到获得感、满足感。

作为专科联盟代表,大庆市第三医院院长姜文海表示,“领头羊的作用是最重要的”。对于一些疑难病例,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大牌 ”专家的入驻为二级医院、偏远地区的医院带来了技术的提高,专科联盟给老百姓带来了便利,同时对区域医院的医疗水平起到了很好的提高作用。来自嘉兴市康慈医院的沈建根院长则介绍说,自从2008年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以来,建立了良好的双向转诊绿色通道,嘉兴当地的老百姓不再为专门到上海奔波看病犯愁,得到了实实在在的便利。同时,每月上海专家医师到康慈医院坐诊、查房、教学等,不但提高了当地医生的医务能力和水平,还在人员进修、管理层互动等方面帮助很大。

据了解,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专科联盟通过不断创新合作机制,通过双向转诊、亚专科学科共建、多中心研究、人才培养、新技术推广、医院管理输出等多种形式进行医疗、教学、科研、预防全方位交流。随着“医教协同”新精神的推进,精神卫生专科的教育投入、人才配套会不断更进,以提升学科吸引力,服务于日益提高的社会精神卫生需求。未来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专科联盟将重点打造“四个共同体”,形成“服务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管理共同体”,推动上海乃至全国的精神卫生事业迈上新台阶。

论坛现场  郑为国 张俊 摄

精神卫生医联体的发展难点及未来展望

医联体作为我国医疗资源有机整合的一种模式,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兼并、托管和组建集团等模式开展了多样化的实践探索。新医改及最新相关政策法规的发布,让医联体再次备受瞩目。虽然精神卫生领域的医联体开始不断构建,但根据《蓝皮书》内容显示,随着精神卫生服务需求的日益加大,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关专业诊疗水平仍有欠缺,需要由更高级专科中心统一管理,提供更优质化的医疗服务。

“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是政策引导、大势所趋,精神专科医院要努力寻找利益共同点,最大化发展精神卫生事业。”中国医院协会精神病医院管理分会会长、上海市医院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徐一峰组织领导《蓝皮书》的编写,通过对医院现状、发展趋势分析以及对精神专科医联体的发展构想,提出医教研互为联动的三位一体的精神专科医联体协作模式,并强调多中心合作研究将逐步成为主流。

《蓝皮书》指出,从城市医联体看,以三甲医院为牵头,形成“1+X”协同运作模式,对于牵头医院的资金与技术保障要求更高,三甲医院的医生帮扶基层医疗机构的绩效和补偿必须更完善。而专科医联体的打造面临的问题是,必须依赖三甲医院的学科帮扶,因为基层医疗机构对于专病的掌握程度确实不高,影响了专科联盟双向转诊的可持续性程度。另一种远程协助的问题却更为突出:目前只能解决病史采集中的问诊,很多辅检资料并不能立刻获得;对于病人远程问诊的费用医保暂时不能报销;误诊、漏诊无法追责等等。此外,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医联体的建设容易受到行政体制的约束和制约。由于行政区划的不统一,医联体内部的管理比较弱化或是流于形式。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卫生行政部门让出部分行政权力给医联体的核心医院。没有良好管理模式的支撑,这样的医联体是难以为继的。

《蓝皮书》内容显示,近年来,精神卫生领域纷纷提出组建医联体,并且获得了阶段性的成效。但由于对医联体的内涵、构建模式、主导力量以及发展趋势等重要问题尚未充分厘清,不少“试水破冰”的医联体呈现出一种“联而不合”的状态。不仅影响了医联体诸多功能的充分发挥,也影响到我国精神卫生领域分级诊疗体系格局的形成。台州人民医院院长陈海啸在谈到医联体的出路时也表示:“真正要实现资源调动,比较可靠的还是以所有权为纽带。”而所有权不统一的医联体松散合作,调动资源的能力就比较有限。

对此,《蓝皮书》建议,在未来医联体建设中,需要逐步从政府主导与市场补充相结合、针对不同模式制定配套措施、增加政府对医联体建设的投入以及吸收社会资本投资等方面进行支持。正如《蓝皮书》所总结的那样,目前精神卫生医联体发展仍存在诸多问题,如医联体在不同发展阶段对基层医疗机构产生的作用、医联体与医疗费用攀升的关系以及医联体发展的最终走向等,尚需进一步探讨。

精神卫生医联体建设与发展是一个长期探索和实践的过程,需政府发挥主导和统筹作用,负责顶层设计,根据不同需求给予不同的配套措施和政策支持,为其创造条件,使精神卫生医联体的建设与发展最终回归于分级诊疗政策制定的初衷,从而实现有效缓解群众“看病贵、看病难”的新医改目标。

(责编:潘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