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燃油车退出已是大势所趋,上海新能源汽车布局能否夺得先机?

徐赟  汤蕴懿

2017年09月14日21:10  
 

风靡世界上百年的传统燃油汽车,似乎正在进入淘汰“倒计时”。9月13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等十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根据方案要求,到2020年,我国全国范围将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而此前在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透露,“一些国家已经制订了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目前工信部也启动了相关研究,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制定我国的时间表,此外,工信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双积分管理办法,近期即将发布实施”。目前,法国、德国、荷兰、英国等国都已相继发布了禁售燃油汽车的时间表,时间节点大多是在2025到2040年之间。一时间,新能源汽车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

近些年,在汽车领域由技术革命引发的重大产业变革中,主要有两个大的关注点: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汽车。此前,继谷歌无人驾驶汽车走上道路实测后,百度总裁李彦宏亲自坐上无人驾驶汽车跑上了北京五环,无人驾驶时代已经到来等围绕无人驾驶汽车的话题曾成为各类媒体的报道热点。随之而来,当时社会上也曾出现对新能源汽车是否已经“过时”、无人驾驶汽车才是最新潮流的疑问。那么,新能源汽车与无人驾驶汽车,这两者谁将真正成为即将到来的“风口”?对上海而言,未来一段时间汽车产业又当如何进行选择和布局呢?

 

全球最快无人驾驶汽车蔚来亮相第17届上海国际车展展台。 邵竞 摄

无人驾驶汽车来了,新能源汽车过时了吗?

尽管无人驾驶汽车听上去更加酷、炫,但其也面临着诸多难题。比如,完全不需要人辅助的无人驾驶技术目前还在试验阶段,其推动力量主要是电子信息技术产业的巨头如谷歌、IBM、因特尔、微软和苹果等在人工智能部分技术上的储备优势,他们希望自身优势能够在交通领域上发挥出来。但是,即便信息处理技术在飞机自动驾驶的应用上已经很成熟了,可仍尚未做到无人。汽车要做到无人驾驶需要攻破的问题更多,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有和汽车整车企业的利益分配、信息安全、法律和社会建设等多方面的问题。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未来无人驾驶汽车跑上大街时,其动力一定不是化石燃料,而是电力等新能源,所以,两种技术在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上一定是融合的,而不是一种迭代或被替代的关系。换句话说,不论无人驾驶汽车多么酷,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都不应被忽视。

就未来发展前景而言,“动力电气化”、“信息互联化”和“操作智能化”,是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3大核心要素。以“动力电气化”和“信息互联+操作智能化”分别作为发展导向的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谁也无法替代谁,两者是不同领域技术发展带动传统汽车制造工艺和功能附加值提升的成果,未来必定是走技术融合的发展路径。而就相对短期而言,从国内包括上海来看,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为何说新能源汽车对我国尤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电气化发展是工业化的发展规律,汽车电气化符合“再电气化”的发展趋势。19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以电力应用为标志,从重工业变革开始的,直到二战后以电子技术和自动化的普及应用而被视为告终。事实上,自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电气化发展从未停歇过。1999年12月,美国国家工程院评选委员会从推荐项目中遴选20项20世纪对社会产生最重大影响的工程成就,列为第一项最伟大的工程技术成就的就是电气化。

所谓电气化工程,是指发电、输电、变电、配电、用电等的人工系统,其中发电包括火力发电、水力发电、核能和其他发电,输电包括直流和交流输电,用电包括家庭、企业、社会等。由于家庭生活逐步加大了对家用电器的依赖,人们生活品质很大一部分是随着家庭电气化的发展而不断升级的。最近,有国家电网专家提出“再电气化”的概念,其实质强调的是转化为电能的生产资料是清洁的、零排放的,可以更广泛更深入地被人们利用。从消费环节看,再电气化体现为电能对化石能源的深度替代。

交通行业以用油为主,在各行业中电气化水平明显偏低,尤其是汽车“动力电气化”发展长期举足不前。但展望未来,汽车以电能替代汽油符合“再电气化”的发展趋势。

加快“动力电气化”发展,是全球汽车制造企业战略发展的必然选择。为提升传统能源汽车节能水平,发达工业国家通过建立考核评价体系对油耗及碳排放实施了相关管理。1975年,美国通过了能源节约法案,提出对小轿车和轻型卡车建立企业平均燃油经济性标准。之后,日本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也纷纷效仿,分别于1979年和1980年实施了关于燃油消耗量的指令。随着环境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美国加州的零排放汽车(ZEV)法案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积分制,即确定每年零排放车辆的积分比例,然后与汽车制造企业的销售总量相乘,计算出该年度企业应达到的ZEV积分。对达不到指标的企业每个积分按照5000美元进行处罚,企业也可以选择从其他企业购买积分。欧洲也有类似ZVE法案的针对电动车的“超级积分”计划,但对欧洲汽车制造企业来说,2020年起新车二氧化碳排放平均水平须达到每公里不超过95克的标准,否则将受到经济处罚的控制目标,使其更加感到需要战略转型的迫切性。

加快“动力电气化”发展,是我国汽车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行路径。1886年,世界上第一辆内燃机驱动汽车诞生。西方在汽车工业上已经发展了100多年,而我国真正的汽车产业化发展是从改革开放后开始的。改革开放后,我国以市场换技术,用国内庞大市场吸引国外汽车整车和零部件厂商,显著推动了我国汽车产业发展。但也不用回避,即使今天,发动机、变速器、底盘、电子控制等汽车的关键技术和零部件供应,大部分还依然掌握在国外一流汽车公司手上。在技术上,国内外在产业不同方面分别有十年到二十年的差距。如果我国以跟随者身份沿着西方国家汽车产业发展的路径前进,道路依然曲折。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虽然有一定的相似,但是,在核心和关键性技术上有着本质的区别。在“大三电”,即电池、电机、电控方面,我国产业能力与技术水平虽与国外有一定差距,但并没有相差太多,而部分技术甚至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从成本上来看,新能源汽车有超过一半的制造成本与传统汽车不同,也就是说,即便我国在传统汽车制造上落后,也可以在另外一半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和生产上进行相应的补齐,使新能源汽车整体产品具有国际竞争力。

我国于2005开始实施第一个针对汽车燃油消耗的强制性国家标准《乘用车燃料消耗量限值》,并于2010年11月发布了《乘用车燃料消耗量评价方法及指标(第三阶段)》,要求于2015年底平均油耗降低至6.9升/百公里;并于2012年发布了《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核算办法》。2017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提出,乘用车企业将按照乘用车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与新能源汽车比重积分的“双积分”体系来评价。未来,汽车企业自身必须能够生产销售足够量的新能源汽车,否则只能购买其他企业的新能源汽车积分,或削减自身传统燃油汽车产量。对于不合规企业将实行处罚措施,如暂停部分车型公告申请、限制高油耗车型生产等。如果此办法实施,必将加快传统汽车制造企业推进“动力电气化”发展的战略进程。根据相关专家基于《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的推算,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推广共可节能1369万吨标煤,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951万吨。未来在“再电气化”的发展趋势下,非化石能源电力的大规模发展可以促使电动汽车等成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手段,成为我国实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承诺以及推进全球治理的重要抓手。

上海汽车产业科技竞争力强,但总体竞争力仍需提升

目前,新能源汽车包括五大类型:混合动力电动汽车、增程式电动汽车、纯电动汽车、燃料电池电动汽车、其他新能源汽车等。我国主要推动规模化应用的,是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汽车。就上海而言,推进汽车“动力电气化”和“信息互联+操作智能化”,应是未来上海汽车产业保持国际竞争力的核心抓手。

在同上海市商委的研究课题中,我们对我国31个省市9个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进行了评估。从上海重点产业过去三年间的竞争力排名来看,上海的新产业格局基本形成,电子信息制造、信息技术服务、汽车产业和新型材料领域持续保持领先,具有较高的产业国际竞争力。就汽车产业而言,2016年上海新能源汽车产业国际竞争力指数国内排名第三,位于广东和浙江之后。在变化趋势上,上海产业国际竞争力在过去3年间保持了上升态势。在样本地区中,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产生了明显分化,但也形成了初步的梯队格局,即上海、广东、北京和浙江处于发展的第一梯队,江苏、安徽、吉林、山东处于第二梯队,湖北、天津、重庆处于第三梯队。上海汽车产业科技竞争力在国内名列前茅,这主要得益于上海汽车产业庞大的科技研发投入,其投入强度远远领先于国内其他省市,强大的科技投入也使上海汽车产业拥有庞大的技术储备,在未来产业转型中拥有巨大的潜力,但与此同时,上海汽车的产业竞争力并没有那么突出。

上海汽车产业国际竞争力增强对带动、支撑新型材料和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也有明显作用。这主要是通过其研发的溢出效应实现的。主要体现在,一方面,“动力电气化”的研发直接带动了新材料基础领域的研发能力,引发上海新材料科技竞争力提升;另一方面,“信息互联+操作智能化”对电子信息技术提出了更高需求,带动了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贸易竞争力和核心产品竞争力提升。?

对于未来上海汽车产业主要是新能源汽车发展,有以下建议:

第一,抓住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机遇,推动汽车技术研发。这不仅要在资金层面上加大投入,更需要制度层面的设计。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研发进行制度上的保障和促进,用上海的优势科技资源吸引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科技研发单位和个人来到上海进行新能源汽车相关方面的研究。此外,有针对性地加强关键技术、关键领域如“大三电”的专项研发,加大技术投入和政策扶持。争取掌握产业技术的制高点,引领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的发展和走向。

第二,借助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以及“互联网+”的国家战略,努力推动汽车产业与互联网产业的深度融合,鼓励企业行业进行探索,借助互联网以及一系列前沿技术,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深化发展。首先,促进汽车制造体系向智能工厂升级,推动生产模式由集中化、中心化、规定配置化向分散、动态配置变化。其次,推动汽车产品形态向智联网升级。作为新的互联网工具与端口,汽车已经成为重要的移动数据终端,成为现代智能都市中智能交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也应在现有条件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智能交通体系,并且将其融入智慧城市的功能与建设中去。再次,推动汽车生态的全面变化。

第三,以上海汽车和上海电气等为龙头,加速构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产品工程开发链。新能源会加大对“电”的依赖,因此有必要引导龙头企业在智能调度和电力储能上加大投资力度,为城市建设接入大量分布式电源、微电网及电动汽车充放电设施设计相关标准,并在基础设施的“电化”标准设计上做系统谋划,为上海打造核心产品链提供前端技术条件。此外,上海有序推进“工业云”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在政策资助上,可重点支持网络化协同、服务化延伸、个性化定制、智能化生产等应用模式创新的企业级工业云平台。与传统供应链相比,核心产品工程开发链根据所需产品的形状、功能和特性等决定最合适的生产方法,进而设计相应的生产流程体系来满足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总体而言,在未来数字经济时代,发展低碳智能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必定要走技术融合的发展路径。上海未来以智能新能源汽车为抓手,构建本地的核心产品链,树立上海智造的“新名片”,对提升上海汽车产业国际竞争力至关重要。在此领域,上海汽车产业大有可为,而重要的是如何切实抓住机会。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

(责编:葛俊俊、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