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有没有退休年龄?经过居民区党总支教育,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2017年08月09日11:43  来源:上海观察
 

如何让这种“人人为小区”的热情持续下去?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银桥居民区党总支提出建立“可持续发展的自循环模式”。党总支发挥领导作用,把每位党员的干事热情用到刀刃上,进而带动整个小区居民投入社区自治中来。

家住浦东新区银桥花苑的徐道平2011年退休,组织关系转到了所在的浦兴路街道。“那时候我就想,人都退了,思想上、组织上也该退休了”,老徐甚至给自己都安排好了退休生活,跳舞唱戏、养花种草。

“党员是没有退休年龄的”,针对小区九成是退休党员的情况,银桥居民区党总支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提出,发挥身边优秀党员的模范引领作用,用身边人教育影响身边人,使社区党员都能投入到小区治理中去。

“种植队骨干是我们党员”

走入银桥花苑小区,感觉小区绿化特别丰富,居民楼前、平台上种着绣球花、波斯菊、茶花,组成一个个独立的小花园。而围绕小区的350米围墙上,有着49幅充满生活情趣的手绘画。很难想象,这里是一个1998年建成的动迁安置小区。

“过去可不是这样的”,在小区散步的居民周大妈说,“有的绿地上种着蔬菜,有的上面是杂草,有的堆满了建筑垃圾”,而小区的围墙上不是斑斑驳驳,就是贴着各种小广告。

“简单的堵作用不大”。2015年通过走访调查,银桥居民区党总支发现不少居民对花草有兴趣,于是党总支牵头成立“义务种植队”,让小区居民自己动手美化环境。

“种植队刚成立的时候,不少居民还在观望,骨干力量就是我们的退休党员。”史守黎说。

老党员韦良才,当初大家推举他当种植队队长时已搬离小区,但因为割舍不下这里的老邻居,就带领大家种花种草。几年忙碌下来,67岁的老韦坦言甜酸苦辣都尝过。酸,一开始有人对种植队风言风语,比如他们每个月拿了多少多少钱;苦,辛辛苦苦种下的月季开花了,第二天花朵就不见了。“但想到靠我们双手把环境搞好,心里还是很甜。”

在退休党员的带领下,种植队的规模由几个人发展到如今的20多人。

有居委干部坦言,部分居民把公共绿地看作是自己的“自留地”,干部去做工作效果不好,因为有的居民认为这是“上面压下来”的。这时社区党员就站了出来,主动去与邻居沟通。社区党员张丽娟就是其中之一,“大家都是住了十几年的邻居了,讲起话来更方便。”

“‘两学一做’不能只是一句口号,需要实实在在做出来,需要体现在银桥居民区的每一位党员身上。”浦兴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周秀华说,“银桥居民区党总支按照上级党组织的要求,从银桥的实际出发,把学习教育、发挥党员作用和提升小区品质、增强群众获得感紧密结合,为我们街道居民区党建工作做出了标杆效应。”

“让更多居民从家中走出来”

美化环境之外,如何增强小区居民的凝聚力,也是党总支要考虑的问题。

“要让更多居民从家中走出来。”成立种植队之后,银桥居民区党总支还牵头成立了编织组,20多位退休阿姨妈妈报名参加。“抓队伍,先要抓好带头人。”史守黎请老党员顾佩华当组长,顾阿姨退休前也是位居委会干部,既待人热心又懂得工作方法。

在她与其他4名党员的带领下,编织组的姐妹们不仅走到了一起,还发挥特长为小区居民服务。去年,编织组为小区孤老送去了围巾、帽子,而在今年端午节前,这群热心人赶制了800个香袋,送到小区居民手中。“在编织组,姐妹们不仅有了讲心里话的地方,也懂得了互相包容与感恩”,顾佩华说,同时这里也成一个小区议事平台,大家有啥说啥,便于沟通。

当然,只动员阿姨妈妈还不够,还要让全体居民“动”起来。去年3月,通过议事平台,居民商议在小区老旧的围墙上作画以美化环境。如果外包给专业公司来画,只要付点钱就可以坐享美丽的围墙。“可是这样就失去我们凝聚居民的初心。”于是,居民区党总支决定,请美院大学生在围墙上画好轮廓,让居民们自己动手为围墙上色,“考虑到不同年龄段居民喜好不同,我们画了京剧脸谱、海绵宝宝、体锻画面、山水绿化等图案。”

于是有了一幅幅温馨的画面。老人带着孙辈、夫妻手牵着手、邻居结成小组,街道科室与共建单位一起参与,从早晨到傍晚,大家一起动手为美化家园添色。

建立小区自循环模式

如何让这种“人人为小区”的热情持续下去?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银桥居民区党总支提出建立“可持续发展的自循环模式”。党总支发挥领导作用,把每位党员的干事热情用到刀刃上,进而带动整个小区居民投入社区自治中来。

比如,为了让小区绿化得到长期的养护,党总支牵头成立了小区护绿队,他们自己排班分片包干、动手设计花园造型。随着越来越多的居民希望在自己楼前建小花园,党总支也协调物业公司,把原本的垃圾堆放地改建为爱心小苗圃,由种植队队员培育花苗,源源不断地供应小区花卉。如此一来,小区内形成了育、种、护一体化的绿化循环体系。

与此同时,党总支与居委会还组织春秋两季义卖活动,请编织组与种植队提供一些小饰品与小盆栽,筹集到的义卖资金用来购买更多的毛线与花苗。由此,一个社区内可持续的自循环模式就运作了起来。

光埋头工作还不够,还要倾听居民们的意见。党总支、居委会与物业公司、业委会、社区自治团队一起,商定了小区议事规则,邀请大家进行专题讨论。

如今,小区环境变好,居民更加爱惜环境,毁坏绿化、随意堆放杂物的现象越来越少。而对于原本想彻底“退休”的徐道平来说,为小区发展出谋划策,也已经成为他生活的重要部分,“我人是退了,但思想、组织上不能退休。我想继续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

(责编:陈晨、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