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后半生 | 放弃3万月薪从职场撤退,全职妈妈与各种“家庭育儿BUG”斗智斗勇

2017年08月09日11:33  来源:上海观察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避风港。看似高收入的职业并不是永恒的港湾,看似稳定的家庭同样也不是。她必须顺势而为、迎接各种变化,才能让生活的小舟在随时可能起风浪的汪洋大海里不至于沉没。而在这个阶段的处境,她觉得是她自己必须要过的一个关。

到底要不要辞掉工作?虽然家庭更重要,但毕竟月薪3万,公积金也很可观。允儿思想斗争了大半年,最后促使她下决心的,竟然是一口“锅”。

她用光了支付宝余额,花10800元,买了一个德国产的“多功能料理机”。这个料理机,能做20多种美食,除了烧饭、煮粥之外,还可以炒菜、烤披萨、做蛋糕,自带配料提示和称重功能。

她还专门抽出一下午时间,到专卖店里上了一堂体验课,以便更好地掌握使用方法。

说起来难以想象,这个专门为现代懒人主妇设计的高科技产品,给她带来了一份从外企压抑格子间回归到家庭厨房的动力和自信。

允儿今年36岁,名牌大学硕士毕业生,曾在外企担任总裁秘书。老公在香港工作,儿子开学就要上小学。她家里住着八位数的房子,还有三套“老破小”正在出租。

现在,是她当全职太太的第二个月。

这算不算是外人眼里的人生赢家?允儿心里清楚并不是这么简单。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几乎每天都能从朋友圈里看到网红剧《我的前半生》的剧评,越被剧透,她就越不敢去看这部剧。她跟老公说:“罗子君三十几岁失去家庭,但找到了事业,我是三十几岁从职场撤退、放弃社会角色,我比她更有勇气。”

一周要带孩子上9堂课

和允儿见面,约在龙华中路绿地缤纷城三楼的儿童游艺区。原本,记者想邀请她喝一杯下午茶,可她执意要带上儿子,并把见面地点改在了儿童游艺区旁的饮料小站。

“这是我新学会的。”允儿兴奋地拿出饭盒,里面是她用料理机做的胡萝卜核桃面包和一大块披萨。她做的点心很好吃,材质新鲜讲究,和任何一家店里的口味都不相同。现在,她每天下午花两小时做点心给孩子吃。

没吃上几口,她的儿子就坐不住了。这个虎头虎脑、精力无比充沛的小男孩,拉起允儿的手,一定要去游艺区玩赛车。

这可真是一场最累的采访啊! 各种游艺机亮着的彩灯和播放的音乐,对小孩子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却让我们两个大人烦躁不堪。小男孩玩遍了所有的赛车游戏、舞蹈机和枪战游戏,在一个个旋转木马和摇动车厢里爬上爬下,当小男孩终于心满意足时,我们已经在他身后跑前跑后了一个半小时。

允儿说,她还能留给我半小时,接下去就要带孩子去上补习班。

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每天和儿子一起睡个懒觉,9:00左右起床,婆婆已给他俩准备好了早餐;10:00-11:30,陪孩子做题目、读英语,这段时间里几乎抽不出手回一条微信;整个下午除了做料理的时间之外,几乎都被各种课程排满,趣味英语、少儿数学、游泳、钢琴、油画等等,一周要上9堂课,其中两堂钢琴课在家里上。吃过晚饭以后,陪孩子看动画片,讲故事哄睡。等洗完澡、把自己抛到床上刷微博时,往往已经超过11点。

“你知道吗?数学课和英语课,老师都要求家长一起坐进教室做笔记,一次都不能落。”

“我家孩子学得还太少,我心里很担心。只比他大一个月的女孩,已经能认识一千字,英语词汇量八百。我们已经落后了!”

“未来的班主任已经家访过了,她说班里已经有五个孩子钢琴考了级,我们也打算去考。”

“我们上的培训班,一共22个小孩,里面起码9个全职妈妈,这些小孩明显表现更好、会的东西更多。”

……

允儿喋喋不休,像所有的“鸡血妈妈”一样,好像她的家庭就是宇宙中心,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感受。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记者是三年前在一次采访中认识允儿的。当时的她,反应很快,知道的资讯很多,特别喜欢谈论互联网界的事,身上没有一丝一毫“家庭妇女”的影子。

各种家庭BUG细思极恐

是不是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快乐吗?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允儿料到我要这么问。她两手一摊:“辞职,并不是什么选择,而是不得不这么做啊!”

她觉得自己在儿子成长的道路上并不算一个“好妈妈”,有孩子的头几年,她事业发展得不错,法律和会计双学位、再加上英语口语很好,使她成为这个行业的香饽饽,同时也让各家猎头公司趋之若鹜。

和许多职场上发展并不顺利、“被辞职”而回家当家庭主妇的女性不同,允儿5年里换了3家公司,薪水节节攀升,辞职时年薪达到40多万。

“我曾经是个工作狂,几乎没有在晚上八点以前回到过家,儿子是家里四位老人轮着带大的。去年开始我为他择校的事心力交瘁,发现他已经落后其他孩子一大截。追赶起来非常吃力,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完成啊。”

让允儿觉得更可怕的是,当生活重心回到家庭后,她猛然察觉到家庭生活中竟然有满满的BUG。比如,婆婆总是这样跟孩子说:“我们宝宝不要这么辛苦读书,宝宝要这么吃力做啥啦,以后阿娘阿爷留很多钱给宝宝。” 这个阶段的孩子很有求知欲,总喜欢东问西问:煤气为什么能点燃?电脑为什么要充电?老人从来无法用科学回答这些,总是哄骗道:“宝宝,你把最后一口饭饭吃完,电脑就有电了。煤气点燃是因为爸爸会变戏法呀……”允儿听了这些简直要昏倒。

“隔代养育的问题真是触目惊心。”允儿说,她刚刚带娃到早教中心上课,老师就说他的行为规范有些问题,源头还是在老人身上。老人的教养方式不一定正确,每当孩子尝试自己穿鞋、穿衣服或者吃饭时,老人总会说“做的不对”、“不要这样”,孩子被打击得几乎不愿自己动手做任何事;而她和公公一起遛娃,孩子打了别的小朋友,老人非但不让道歉,还帮着说:“这有啥啦,阿拉宝宝又不是故意的。”

她还发现了孩子常年睡觉很晚的“秘密”。原来老两口总是选在傍晚五六点菜市场收摊前去买价格便宜的“下脚菜”,导致做饭、开饭时间也很晚,孩子一顿饭吃到八点,洗完澡听完故事上床,总要磨蹭到将近10点。

她专门买了一本带锁的笔记本,里面记录了这些“需要改进的家庭事项”。她不知道该怎样和长辈指出这些事,也没把握这样做会不会撕裂家庭关系。这几天,她正在寻找心理医生,想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原来职场和家庭是如此不相似,我可以每天帮老板处理20年棘手的事情,却对于家庭纠偏这件事情,完完全全束手无策。”

“没有永恒的避风港”

让允儿细思极恐、暗暗倒抽一口冷气的,其实不只是这些事。 

“我以前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夫妻关系也出了点问题。”这是采访结束后允儿微信上留给我的一句话。

他们夫妇俩从大学情侣一路走来,老公毕业之后去香港读研究生,后来一直留港工作。结婚头几年,他每个周末打“空的”回来陪伴她,有了孩子以后,渐渐发现许多事都搭不上手,反而回家的次数变少了,宁可留在办公室里加班。

允儿有些不满,但同时也反省自己:男性和女性不同,他们照顾孩子的能力并非天生的,需要培养和鼓励。她并非不知道这一点,却忽视了让老公参与带娃这件。

前几天,她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谁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我看明明是爱情的照妖镜!》,还特别摘出其中两段话给记者看:“你以为上大学了,工作了,结婚了,自己早已长大成人?No!一直到生完孩子,生活才会对你露出真实的獠牙——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有了孩子之后,夫妻之间关系的质量和满意度会急剧下降到冰点,然后慢慢上升,到孩子离巢的时候,才能勉强重回高点。”

允儿说,这些话很精辟,对于他们这样的异地夫妻来说,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她希望老公能调到香港公司的上海办事处工作,然后收回公婆家出租的老房子,让老人住回自己家,他们小两口自己教育孩子,顶多再请个保姆搭手。而目前,她显然还掌控不了没有公婆包揽家务的全职妈妈新生活。

和罗子君一样,前半生几乎没有为钱烦恼过的允儿,现在也开始精打细算:靠老公一个人的收入以及两套房子的租金,加起来也有50000元,先要留出35000元还房贷,还有孩子上培训班的每月3000元以及民办小学每学期30000元学费,除去这些硬开支,可支配项已经不是很多了,她要开始学习有计划地采购。

“我知道目前的自己,状态不太好。” 允儿跟记者说,尽管深陷生活琐事,但她还没有失去思考能力。在她的观念里,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避风港。看似高收入的职业并不是永恒的港湾,看似稳定的家庭同样也不是。她必须顺势而为、迎接各种变化,才能让生活的小舟在随时可能起风浪的汪洋大海里不至于沉没。而在这个阶段的处境,她觉得是自己必须要过的一个关。

过几年,还会不会重新找份工作回归社会?允儿说:“我其实没有想过,谁知道几年后的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她每天学习做一种新的点心,每天都在适应新的角色。“或许今后,我还会再回归职场,或者自己创业做些什么。”

允儿从职场撤退以后的后半生,似乎有很多种可能性。

【专家观点】全职妈妈是女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集美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女性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沁芳教授认为,“全职妈妈”的出现及悄然增多,是现代家庭生活方式及育儿模式的新变化,是社会分工在现代家庭生活中的缩影,体现了家庭生活方式否定之否定的嬗变轨迹:即从传统社会的“男主外、女主内”→现代社会男女平权基础上的“双职工”→当代社会的新型 “男主外、女主内”。说到底,它是家庭生活方式在“传统”与“现代”夹缝中的一种自发选择,是女性面对现实生活状况的一种自觉或无奈的“回归”。

反思“全职妈妈”之利弊得失,包含了几个最基本的矛盾关系,折射出“全职妈妈”现象中的多重复杂性:

其一,角色多样性与单一化的矛盾。在现代社会里,女性往往一身兼有社会、家庭、职业等多种角色,尤其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然而,“全职妈妈”的选择,显然会在某种程度上弱化或舍弃其社会角色和职业角色的存在分量,使女性的自我角色萎缩到母亲和妻子的相对单一状态中。

其二,价值多元性与单一性的矛盾。任何一个社会主体在其价值构成上,通常都是多元性的统一。但 “全职妈妈”在一定时期里,特别是在孩子的婴幼儿阶段,作为重头戏的母亲角色的扮演,自然会影响到其他价值的发挥,这要求选择当“全职妈妈”的女性,从一开始就得做好充分的角色价值权衡,并需有相当良好的心理准备。

其三,正面效应与负面效应的矛盾。从其正面效应看,“全职妈妈”在对家人的生活照顾、孩子的教育及亲情培养以及家庭生活的协调等方面显然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其中也不乏负面现象,比如,过分关爱带来的孩子的较强依赖性,母爱过度造成父爱缺位,以及过多家务投入致使其观念滞后、知识落伍和价值缺失等等。

因此,如何在女性价值与家庭需要之间,在母子关系的亲与疏、宽与严之间寻求一种平衡,是需要一些生活智慧的。对于女性而言,要学做一个明智的“全职妈妈”,不妨长远规划人生,做个“阶段性全职妈妈”,同时对孩子也要学会适度关爱。此外,女性也应该意识到,一个和谐的家庭结构中,母爱和父爱缺一不可,切不可由于“全职妈妈”的存在而过度放大母爱的领地,应给父爱一份应有的空间。只有让孩子同时拥有柔性的母爱和刚性的父爱,形成其良好的人格特质,才可能塑造出一个健康丰富的生命世界。 

【海外掠影】哪些国家全职妈妈多?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社会学在读博士李佳琳介绍,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全国性产假的发达国家。1993年颁布的《家事与病假法令》也只是提出女性产后可以有不多于12周的无薪产假。因此,是否可以放产假,产假期间的薪资就和每个具体的州政府、具体的公司紧密相关了;此外,美国的学龄前育儿机构价格昂贵,虽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推行了“领先计划” (Head Start Project),给贫困家庭提供廉价的育儿服务,但是还是有很多妈妈,尤其是少数族裔群体的妈妈负担不起这笔费用。重重现实压力之下,越来越多的妈妈不得不选择全职一段时间在家里照顾孩子。

嫁了日本丈夫的上海姑娘张女士介绍,日本这些年生育率一直很低,部分日本的地方政府也在自主采取措施提高出生率。比如岛根县的海士町积极吸引育儿家庭在此定居,生育第一孩时,提供10万日元生育补贴,第二孩提供20万日元,第三孩提供50万日元,第四孩提供100万日元等。东京都的出生率在日本全国垫底,但部分区采取的措施也产生了显著成果,比如东京都港区在政府提供的生育补贴的基础上自主追加提供18万日元。此外孩子成长阶段中还有各种各样的补贴。这些丰厚的待遇让全职妈妈就算不工作也能负担孩子们的基本生活费用。

正在意大利游学的自由职业者方林说,意大利全职妈妈不仅可以享受政府补助,而且每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份补助。如果全职妈妈没犯错,但丈夫想离婚,丈夫就会被法官判付给全职妈妈一定的生活费,直到她找到工作或新老公。如果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老公不幸去世了,政府还会付给全职妈妈丈夫生前2/3的工资,直到自己去世。同时,国家还会补助她的子女一直到18岁。

(责编:陈晨、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