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山区小学重生记:重建一年后孩子们的愿望清单

2017年07月11日15:0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2年昭通市发生5.7级地震,建在大山里的底武小学难以幸免,教室坍塌,400多位学生不得不借用村民的房子继续学业。去年7月份,底武小学开始重建,但依然缺乏基本的教学、文体设施。

灾后重建的云南彝良县底武小学

学校总共16个班,涵盖学前班到六年级,每个班30人,许多孩子需要走3、4个小时的路上学。农闲时间,彝良县的壮劳力都会出门打工,几乎每家都留下了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在教室土堆前玩耍的孩子们

近日,百姓网旗下公益捐赠平台百姓公益联合各大企业,发动员工及用户捐赠闲置物品,并联合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将物资送到武底小学,帮那里的孩子们完成愿望清单。百姓公益希望为广大网友、社会上需要爱心救助的群体和大量爱心公益组织之间搭建一个快速、方便、透明的线上公益捐赠平台,号召广大网友将不需要的闲置物品捐赠给社会上真正有需要的群体。

排成长队的捐赠者

一、

6岁的王全宝在底武小学上学前班,他与爷爷相依为命,还帮着爷爷打理家里的玉米地。爷爷每天要打一百多斤的青草作为牛饲料,还要背着饲料手脚并用爬过75度的斜山坡。王金宝的爷爷走得很吃力,脊椎已经严重弯曲,王金宝时不时停下来回头看向爷爷,担心他摔倒。

吃力拉着牛的王全宝不忘顾着落在后面的爷爷

放学后,王全宝自动承担起了放牛的重任。因为每天放学赶着去放牛,王全宝与其他学前班小伙伴很少玩,也不怎么爱说话。他收到了一只口琴和一些小人书。他使劲往口琴里吹气,口琴叫了一声,把他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能断断续续地吹出声音,他想,或许他的牛听到口琴声,就能听他指挥,更加听话一些。

收到一把口琴,王全宝很新奇

二、

安良梅在离底武小学几公里开外的小镇上初中,每次要花3个小时去学校。她的家在山沟沟里,一条泥泞而曲折的路是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父亲早逝,为了照顾姐弟几个,母亲成为了留在村里的少数壮劳力。大姐辍学去江苏打工,供她和弟弟上学。安良梅的笑容总是很收敛,对读书的渴望和对家庭的消耗让她十分自责。“我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上高中,村里也只有两三个孩子可以上。”她又低下了头,薄薄的泥墙上贴满了她的奖状。 

安良梅的弟弟站在家门前

一位上海白领将一个陪伴自己的八音盒送给了她,她的笑容似乎被点亮了。

“我知道八音盒,老师上课的时候讲解过。但从来没见过实物。” 当问起她的最喜欢的音乐时候,她说,她喜欢唱那些爱国歌曲,因为也没有机会接触其他的音乐。 

收到八音盒的安良梅腼腆地笑

三、

宋金伟只有12岁,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军人,理由很简单,因为“军人可以抓坏人”。他是班里的班长,稚气的脸庞流露出几分老练,这个梦想也给他平添了几份神圣。他逢人就说自己长大想当兵,在同学中的威信很高,可能是因为他的精神劲儿,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梦想。

集体照

从家里到学校,宋金伟每天来回要走五个小时,八点上课,五点多就要出门。冬天天亮晚,他需要打手电筒上学,其实他的胆子没有看上去那么大,“我在路上踩进了水坑跌倒过几次,甩丢了手电,还弄脏了鞋子。”脏鞋子当然不能剥夺他作为班长的威信,再说大家的鞋子同样都沾满了泥巴,但次数多了,宋金伟觉得自己不像个“军人”。

收到上海一位兵哥哥寄过去的跑鞋后,宋金伟高兴地表示,自己要每天跑着上下学,“锻炼自己的体力”。问起除了锻炼体力外,如何走出大山成为一名军人,宋金伟斩钉截铁地给出了山区孩子都会有的回答:“好好读书。”但好好读书外还能干什么?他的概念很模糊,他还没有走出过大山。

 收到跑鞋的宋金伟”也想当一名军人”

四、

陈帮艳11岁,是个爱干净的小姑娘。与许多同龄人不同,她还有一个宏大的志向。因为有一个小她五岁的弟弟,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她需要照顾弟弟,尽管如此,她把自己和弟弟都收拾地很干净。家里觉得女孩子读完小学就差不多了,她却觉得读书是她的“使命”。

表演节目的底武小学学生

她每天的早饭是一个五毛的洋芋,她说出自己的志向的时候特别坚定:我要当一名舞蹈老师。对舞蹈,她的概念十分模糊,唯一会跳的曲目是志愿者老师教给她的《快乐节奏》,也只是简单的几个肢体动作,但或许从那时起,她的生活就被点亮了。收到舞蹈头花的她觉得,有朝一日一定能戴上它们。

收到舞蹈头花的陈帮艳

(责编:葛俊俊、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