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大学先进低维材料中心举行国际学术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委员科学家与东华青年师生共话“科学与人生”

2017年06月14日22:14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6月13日电 (记者姜泓冰) 科学家是光鲜的,但你是否能体会科学家曾经经历逆境的顽强与坚韧,懂得实验室日复一日的枯燥与寂寞?一名合格的科研人才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储备,又如何在科研方向的选择上找到一条新路?……近日,东华大学首开科学沙龙,先进低维材料领域国内外知名专家们回应青年师生关心的问题,畅谈“科学与人生”。

科学研究的动力在哪里?——目标是名利,走不远;做科研要有情怀

论坛上,有学生提问,科研的过程非常枯燥,如何寻找坚持的动力?

“知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做科研的最高境界是乐在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何鸣元坦言,如今社会多元,人有很多选择,如果实在没有科研兴趣,可以不做研究,社会需要多样化的人才,选择适合自己的路同样可以成功。

“人往前走,如果你的目标是名和利,那走不远。如果是对科学、对真理的追求,才会有动力。”美国工程院院士程正迪说,很多人会问他,在美国有钱有名有好条件,为何还要答应母校邀请回东华大学,迎难而上创办先进低维材料中心?动力何在?是因为一直记着自己是名老师。教师向社会交代的不是发表了几篇好文章,而是培养了多少好学生。“作为老师,我希望中国学生、母校学子能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这是我的初衷。”

中国科学院院士江明表示,科研需要坚守,在全世界都一样,但在中国,做科研还要有点情怀。“这样的爱国情怀是我们的老师传承给我们的”,他表示,如程正迪常念及导师钱宝钧,自己也难忘恩师于同隐、钱人元,他们这一代人成长在抗日战争时期,导师们有强烈的报国情怀。国家过去贫弱,与十几亿人口应有的贡献不相称,如今的我们要记住自己国家的状况,为中国梦有所贡献。

在学业事业发展过程中,挫折在所难免,但当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认同时,这种喜悦无以复加。美国阿克伦聚合物系统公司总裁哈里斯谈到,自己身份从大学教授转变为公司总裁之初,感觉就像是一场赌博:“科技成果产业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的公司也有过艰难期,但是当你熬过那段时间,看着你的产品成功打入市场,那种激动简直难以言喻……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与共和国同龄的程正迪分享了自己成长过程的艰辛。其表示,正是这些磨砺丰富了自己的人生,现在的年轻人很幸运,不会再走这样的路,但真正要做成事,还是要能耐得住寂寞、克服得了困难,才能到达光明。

如何选择科研方向?——学会在两个领域的边界上找课题

创新是科研的灵魂,如何在科研事业中闯出一条新路,是东华师生非常关心的话题。

美国石溪大学教授萧守道用“一横一竖”根据科研人员需要的知识储备:“一竖”就是年轻时在某一个学科方面把根扎得越深越好;“一横”就是年长时很多学科都有涉猎,争取比较多的选择面。有了深度和广度,科研人员就可以更自如地整合学科方向,明确自己的选择。哈里斯认同这一观点并强调,成功的科研需要思想开放的科研人员,要保持广泛的兴趣,各领域都要有所涉猎并会融会贯通,对看起来不可能的事还要敢于去尝试。

程正迪是著名的高分子物理学家,他叮嘱青年师生做科研不能随波逐流,一定要找准切入点,要学会在两个不同领域的边界上找课题,做别人没做过、没做到的事情。“当然,这样可能会在冷门领域长时间坐冷板凳,需要静心多读书多实验多思考。科研有瓶颈,面对迷茫时需要的是毅力与执着,突破瓶颈后,面对选择需要的是睿智与决心。”江明也说:“当今英才辈出,竞争十分激烈,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注意学科之间、分支之间不为前人注意,但很有前途的研究空间。”

科学研究应与国家发展、现实需求结合。何鸣元强调,“从学校到企业,又从企业回到学校,我做工业做了几十年,有职业病,看到论文,首先想到是它有没有用?看到发明,我首先想到的是成本多少?学生需要技术经济的观念,从国家的观念、现实的需求来科研,才有可能做创新。”

对青年师生的建议?——破除“习惯跟随、缺乏创新”的思想

国际化教育背景下,如何看待中外教育,对青年师生给予怎样的成长建议?

萧守道教授直言,很多人做学术没有安全感,因为项目申报竞争激烈,这也可能是造成中国学术界“习惯跟随、缺乏创新”保守文化的原因之一。创新精神应该从小培养,要让孩子敢于去尝试与创新。

美国工程院院士艾尔莎是一位家庭事业双丰收的女科学家。在回答“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问题时,她说:“工作、感情、孩子以及个人都需要时间,既然没办法将时间变多,就只能学会把握时间合理规划。”艾尔莎认为,关键是学会好好规划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不仅要努力地工作,更要智慧地工作,学生要善于在多样化的环境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法国中央研究院教授洛茨同样鼓励青年师生要拓宽视野。因为机会是无限的,只有多和他人交流,不懂就问,才有可能丰富信息,做出更加明智的选择。日本东北大学教授阵内浩司认为,国外学术经历会影响人的一生:“因为我们能接触到不同国家同行有关科学、有关人生的新观点,可以把握到机会取长补短,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说到对中国学生印象,哈里斯连连称赞。他第一次带中国学生做科研是15年前。“中国学生一直都很勤奋刻苦、努力好学,有时候作为老师都不得不劝学生们放松一下,或者培养一下兴趣,做些喜欢的事,”哈里斯说,近年来,中国学生有了很大改变,学习变得更有积极性,也更具创造性了,这是我所看到的最惊喜的改变。”

上海电视台主持人刘凝、东华大学外语学院教师田洁分别主持中英访谈。整场科学沙龙主持人主持妙语连珠、委员们交流意真心诚,师生们聆听全神贯注。东华大学理学院青年教师杨馥表示,这次沙龙既有高度,又接地气。大师们的真诚分享犹如灯塔,给身处浮躁、焦虑大环境下的青年很多引领,激励我们心怀理想、坚守选择、突破逆境,做好老师。先进低维材料中心研一学生徐弦说,自从去年9月份入学以来,程正迪先生不管是会上还是平时交流,一直在鼓励我们多读书,注重学科交叉。老先生们能够成功,是因为对每件事情都非常认真,我今后做实验如果遇到瓶颈,也不会轻易放弃,一定坚持下去。

据悉,此次科学沙龙为东华大学先进低维材料中心国际学术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学术委员会是先进低维材料中心的学术咨询、评审和决策机构,目前12名委员均为国际相应学术界、产业界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本次国际学术委员会同时还举办了主会议、学术论坛、产业论坛等系列活动,邀请委员们对中心工作建言献策,并对青年学者的研究工作、中心的校企合作予以指导。

(责编:潘华、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