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于展示架上艺术,在功能上不断拓展,公共教育方式日益多元

美术馆也能看戏听曲读诗上课

2017年05月05日13:37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不拘于展示架上艺术,在功能上不断拓展,公共教育方式日益多元 美术馆也能看戏听曲读诗上课

  最近,上海当代艺术馆里上演了钢琴和昆曲的融合之作“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诗歌来到美术馆”,让诗歌的生命力在美术馆中蓬勃生长;中华艺术宫则拓展公共教育,把美术馆变成了艺术课堂……如今的美术馆已经不拘于展示架上艺术,音乐、戏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知音。

  以泛艺术类项目吸引更多观众

  4月9日,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诗人“管管”的诗歌朗读交流会,这也是“诗歌来到美术馆”这一系列公共教育项目的第四十期活动。“经过4年打造运营,这一公教品牌已形成稳定的观众群,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诗歌爱好者向美术馆专业观众的转换及二者的互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副馆长刘佳说。

  从2010年开馆至今,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过600多场公教活动,从当代艺术延伸到戏剧、音乐、文学、亲子。中华艺术宫推出的艺术讲座板块“艺文会”,也是基于跨界合作的理念,把美术和文学有机结合起来。

  艺术创作多元化、作品表现形式多样化也为美术馆的功能开拓提供了可能。《依然上海》展览中,上海当代艺术馆请来批评家吴亮漫谈上海的文学与艺术。已故导演史蜀君生前帮助艺术馆呈现了“上海制造之电影”板块,带领观众一起在展览中重温经典上海电影。2015年底,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的“诗歌的魔方——首届上海诗歌艺术节”,除了朗诵会、工作坊等活动外,还举办了《诗人的倒影》展览。“对于美术馆而言,展览和公教活动两个方向都不可或缺。美术馆不只是提供展览的物理空间,也是交流研讨、生产知识的精神空间。”刘佳说。

  只是剧场的一种延伸

  虽然在美术馆看戏剧表演、欣赏音乐已不是新鲜事,不过,能否把美术馆空间与剧场功能真正实现融合仍然值得探讨。

  “德彪西遇上杜丽娘”是上海当代艺术馆引进的第一部“跨界+”的剧场、影像、音乐全新融合之作,在美术馆中售票演出这样的实验作品也是一次全新尝试。艺术馆内没有座椅,观众只能站着观看演出,因此每场控制在20分钟左右,分四幕进行。在美术馆站着看演出,会不会有观众来?起初,艺术馆的工作人员心里也没有底。没想到,开演首场居然来了1000多名观众,几乎挤满了整个美术馆的空间。

  钢琴家顾劼亭并不认为美术馆可以代替剧场,“我相信传统剧场、音乐厅的价值不会变,很多人会继续留在剧场,也有很多人会想尝试新的空间,这两件事情是共同往前走的。”也有人认为,美术馆不能代替剧场的功能,只能说是一种延伸。

  尽管美术馆在做各种形式的功能拓展,但中华艺术宫教育部副主任朱刚认为,让观众来美术馆欣赏美术作品,仍然是美术馆不可替代的重要功能。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在面对手机图片或者视频时,都会很有勇气点评;当面对真正的图像时,大部分人会很没自信。“我们应该适当留点时间给经典,中华艺术宫里展示的都是经过时间积累和检验的作品,我们鼓励大家走进美术馆,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提升人们的文化修养。”

  最终要担起艺术教育职能

  前天,徐汇艺术馆里笑声一片,来自光启小学等学校的五年级学生在漆器艺术家项军的带领下制作漆器手镯,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令在场老师们惊讶不已。下课时,指导教师李莉问孩子们在美术馆上课相比课堂中有什么不同,有孩子答,“气氛不一样,来这里上课,大家都非常活跃。”如今,这种美术馆、学校和艺术家三位一体的文教结合形式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2007年8月24日,国际博物馆协会对博物馆的定义修订为,“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首次把教育功能提到首位。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副馆长傅军认为,这标志着美术馆从以展览为主导转为强调面向大众的公共艺术教育。“我们现在表面上看到美术馆在功能上的不断拓展,其实是美术馆在公共教育实施方式上越来越多样化,但不管使用何种形式,最终要承担起对大众的艺术普及和教育的社会职能。”

(责编:严远、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