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说上海”系列访谈

沈根祥:区区联动多管齐下 消除徐汇黑臭河道

2017年03月22日14:14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3月22日电 (唐小丽、杨琪琪)今年2月初,上海正式发布《关于本市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方案》,明确在今年年底前,实现河长制全覆盖。据悉,早在去年底,徐汇区在水环境治理工作动员会议上就提出了“举全区之力推进黑臭河道综合治理”。徐汇区的河道治理情况进行得如何?近日,人民上海频道专访了徐汇区政协委员、九三学社社员、上海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健康与农村生态研究所所长沈根祥教授。

中心城区黑臭河道成因复杂 污染反复出现

沈根祥从事水环境治理研究工作多年,据他分析,徐汇区作为中心城区,黑臭河道治理工作存在不少困难。“由于排水系统雨污水混接、管道输送能力不足、泵站设施不完善、通沟底泥清掏强度不够和污水厂处理能力不足及防汛排涝需要等原因,徐汇区各泵站普遍存在旱、雨天放江现象。据统计,徐汇区泵站放江污染占内河污染总量的60-80%,是河道黑臭主要污染来源。”

除此之外,沈根祥说,河道存在上下游关系,跨区黑臭河道所涉各区政府互相协调不够,因此黑臭河道治理需要区跟区之间的联动。其次,区级政府部门和市排水公司的联动不足,尤其对市管泵站放江和主干管雨污混接管理,区级层面责任主体无法实施监管。

沈根祥表示,徐汇区跟其它中心城区一样,过去在黑臭河道治理过程中主要针对河道里的污染物进行治理,而对陆域方面的污染物治理不是很重视。“所以即使今天临时性地通过植物、微生物净化了,但是陆域上的污染不解决的话,黑臭河道的治理是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的。”

据沈根祥介绍,近年来,徐汇区建设了若干黑臭河道治理和生态修复试点和示范工程,但在工程验收后,这些工程的日常运行管理、监督和维护普遍流于形式,很难达到既定工程效益。究其原因,此类工程的建设和管理涉及部门众多,污染治理设施长效运行的责任管理机制尚未落实到位。

治理河道污染需追本溯源 陆域水域并举

结合黑臭河道的具体成因和现状,沈根祥提出了几个方面的建议。

首先,建议市政府科学制定考核办法,重点聚焦减排工作成效,有效提升河道水质。市政府因地制宜制定科学的考核办法,重点考核其推进工作达到的污染物减排量及其河道断面水质实际的改善效果,避免基层在治理黑臭河道过程中急功近利和做表面文章。可学习扶贫工作要求,“治理不力,不得提拔重用”,确保黑臭河道治理科学有序进行。

其次,理清泵站放江污染控制思路,系统推进城市排水工作。针对雨水泵站旱天放江污染,加大所属排水系统的雨污混接点改造,完善泵站截留设施和回笼水设施,降低泵站管道污水水位,建设截留污水输送专用干管,并在有条件的泵站开展污水就地处理;针对合流制泵站旱天放江和溢流放江,加快区域化调蓄池和深隧的建设,强化重点区域通沟底泥的清掏频率,并加快各区域污水输送管道、干线和污水处理厂的能力核算和规划建设。

第三,理清权限,设立污染防治协作工作组。针对市管泵站放江等涉及市级部门的职权,成立市级层面的水污染防治协作工作组,专门协调解决市、区两级部门的管理权限和职责问题。

第四,追本溯源,转变河道污染治理思路。原有的“稳定河道水质、修复河道生境”治理思路需转变为“陆域为主、水陆并举”思路,一河一策,统筹考虑河网水系的联通现状,对河道主要污染源进行溯源分析,尤其是泵站放江污染控制,需要开展“一泵站一方案”,找准问题,有的放矢,在陆域外源污染彻底截除的前提下,开展河道生境的恢复和重建。

第五,建管并举,落实治污设施长效监管。相关部门应建管并举,在工程措施完工后,有效落实运行维护的主体责任部门,建立有效的考核机制,确保所建设施的长效运行和治污效果。

治理河道需在消除黑臭目标下更要关注实际成效

据沈根祥介绍,迄今为止,徐汇区河道污染治理工作已经开展了三年,部分河道从源头包括河道本身的生态修复方面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七条河道里目前已经完成了五条,应该说治理效果不错,还有两条因为污染成因比较复杂,而且路域上面的泵站属市级层面,所以目前还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

沈根祥说,今年,徐汇区的黑臭河道治理,总体上要达到消除河道黑臭这样一个目标。“但是像个别河道,因为污染成因相当复杂,涉及到雨污水混接、市级层面,还有上下游的关系,消除黑臭目标可以达到,但要达到Ⅴ类水指标可能有一些难度,因此建议在黑臭河道治理过程中,应该要关注实际的成效、污染物的减排量,这是最关键的目标。”

(责编:唐小丽、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