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关键在于让制度重构秩序

2017年03月06日15:03  来源:人民网
 

2月28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中国分享经济发展迅猛,对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引领创新、扩大就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报告估算,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共有6亿人参与,比上年增加1亿人。

共享经济基于互联网创新、民众巨大的需求,行业发展时间并不长,但在我国呈井喷式高速增长。据预测,我国分享经济未来几年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甚至成为现代经济社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以共享单车、滴滴顺风车为代表的共享出行获得了巨大成功。滴滴在我国最终获得合法性身份,而共享单车也被交通运输部长李小鹏称赞为“它对于解决人民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特别见效”,并表示“我想我们应该是积极鼓励和支持的”。

不过,共享经济的问题和发展困境也不小。前不久,一篇题为《共享单车,真是一面很好的国民照妖镜》的文章在网上疯传,从国民素质的视角描述了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共享经济发展的种种“乱象”,其实法律等问题则更多。笔者认为,真正制约我国共享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并不是所谓“国民素质”的高低,而是共享经济以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法律关系,以“颠覆性创新”的姿态挑战和剧烈地冲击着现有的制度和秩序;自身发展也同样面临着“推倒旧秩序,却未建立一种新秩序”所带来的困扰。

因而,发展共享经济的关键,在于以“共享”的理念,让制度重新构建新的秩序。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共享”不只是指平台公司、用户,而包括传统行业等全社会的“共享”利益最大化。

共享经济,也称为“合作消费”或“协同消费”,整个行业发展的时间不长,但在短时间内已经快速地渗透到了很多行业和细分市场,正在成为最活跃的创新领域,并势不可当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例如旅行住宿共享、物流共享、交通共享、服务共享、闲置用品共享。2月28日,麦肯锡发布《中国共享经济消费者调研》认为,共享经济模式走入了普通大众的生活,并在更多行业中得到普及。

新的经济形式必然带来新问题。以共享单车为例,违规停车、被收缴,遭遇人为蓄意破坏,数以亿计的押金延期退回,并有可能带来平台公司卷款跑路等社会风险。与此同时,共享经济在安全、信用等方面存在较大的问题和隐患,引发了不少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侵犯了消费者等公共利益,也势必阻碍共享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说到底,共享经济带来的种种问题,实质上是其高开放、高流动、迅猛发展等特殊属性,特别是进入某些行业不受约束地在灰色地带“野蛮生长”,严重冲击着传统经济社会制度和秩序,例如滴滴出事故,如何厘清平台公司、车主、保险的赔偿责任,在现有的法律上是有争议的。大量的房东出租自己住房,就会对传统酒店的经营带来巨大冲击,也会给所在小区其他住户带来不便和滋扰,而究竟是“闲散资源利用”或是“以盈利为目的”往往边界模糊,监管难度较大。

显然,共享经济如何确保与传统行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如何保障共享经济各方参与者的人身、财产等合法权利;并使之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这都需要政府主动作为,建立新的监管规则体系及法律保障体系。也只有符合经济和社会秩序,受到法律等制度保障的商业模式,共享经济才是一种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客观地说,对共享经济直接封杀、套利式监管不可取;为了降低门槛而忽视消费者安全等利益保护,这样的监管同样是失败的。

共享经济不只是共享一辆汽车、单车、住房,更多是一种新的社会经济运行思维,这需要社会信用体系、规则、秩序等“公共品”来支撑。相比欧美,国内共享经济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建立一种新的“秩序”,而政府部门优化公共管理水平是最关键的一环;也只有真正重构起新秩序,共享经济才能更美好、更和谐。

(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责编:实习生、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